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沉迷恋爱玄学无法自拔②』【主酒茨|博晴|校园paro|吐槽向】

我又来啦!!狗崽上线。

——   ——   —— 

6.

 

虽然每一届的妖怪学生都给安倍晴明带来十足的震撼,以及惊吓,在经过几个星期后的磨合期还是可以相处愉快的。但不知道这一届的学生为何不服管教,灯笼鬼天邪鬼之类的就算了,提醒几次还好,但禁不住一个跳脱货起哄,全班响应。

 

那个名为妖狐的狐狸妖怪开学便旷课去隔壁十班偷窥跳跳妹妹被神乐一伞拍出门名满全校,依仗一张俏脸吃香上课调戏妹子荼毒优等学生随随便便接老师话惹得全班哄笑,天天惦念命中注定无心学习还偏偏评价是SR,让老师无话可说,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真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虽然这锅汤是白菜煮豆腐,但安倍晴明相信自己的能力能煮出味增汤的味道。

 

 

背后的窃窃私语让晴明手中的白色粉笔立即断成两截,他施施然回头,笑容淡淡道:“妖狐同学,请回答刚刚老师的问题好吗?”

 

最后一排的白色脑袋竖起一对缀了紫的狐狸耳朵,忙停下了与旁边椒图姑娘的谈笑风生,抽身款款站起,一把折扇哗啦打开,将课文的大致内容,作者生平,写作手法,文章深意,相关链接一股脑地倾泻而出,老鼠屎一边接受着班里所有漂亮妹子的赞叹目光,男妖们嫉妒目光,一边把自己的鼻子翘上天。等待着这个被自己的才华折服的白发小白脸请自己坐下。

 

“看来这位同学闻多识广呢。”安倍晴明满意点头,“那么请你继续站着了。”

 

“?!”妖狐的鼻子翘过头差点向后滑到,怒声道:“凭什么!小生明明全部都答出来了!”

 

“萤草,老师刚刚的问题是什么?”

 

 “是‘这个词的词义是什么?’”全身着青翠的女孩举手乖乖道。

 

“安倍晴明你故意的!”妖狐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刚想发作却被晴明一个符咒定在了原地,开口不得也无法动弹,只能瞪着一双兽瞳在心里不断用风刃突突突突突突突着安倍晴明。

 

“萤草,借你的蒲公英一用。”晴明折了折蒲公英的茎,不错不错,柔韧度足够。然后面色温柔地朝妖狐走去。

 

臭小子,跟老师我玩你还早了一百年。当年老师叱咤全国妖怪高校评为最强阴阳教师时,你连毛都没长齐呢。各种地方的毛。

 

妖狐隐约看到安倍晴明背后透出的黑气不住颤抖,小心翼翼地咽了口唾沫。

 

 

……

 

开学一个月后,平安高校再次传出新闻,丰富学生老师们的课后谈资。

 

“诶,五班上体育课的时候,大天狗撞到了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从三班突然伸出来一只被蒲公英绑住的冰冻妖狐。”

 

 

 

 

 

7.

 

自从开学之后,大天狗就觉得自己诸事不顺。

 

比如一不小心和酒吞童子分到了一个班,而损友一不小心和他的女神红叶分到了不同的班级,一不小心另一个损友没有和他的挚友分到一个班。在种种不确定因素的综合结果下,沉默寡言的大天狗成为了两个发小最好的树洞。一上课红头发的那个便雄赳赳气昂昂不管不顾源老师的愤怒眼神把椅子挪到了他旁边开始红叶红叶茨木红叶红叶,一下课白头发的那个便风风火火从楼上的十五班跑下来将自己一把揪出来,摇着自己的肩十句嘱咐照护好吾友九句带上吾友那么强大他肯定自己能行的后缀。

 

……沉默寡言不等于他是智障,没有思想。所以在大天狗忍不住想要一个龙卷把这两个祸害扔出去时还是考虑了一下校园钢筋水泥的承受力,然后无比失望地放弃了。

 

酒吞童子一天到晚像个小媳妇似的逼逼这个逼逼那个,说到底不就是萎了不敢上吗,茨木一来就往男厕所跑,有种你去女厕所躲啊。呵。

 

茨木童子别以为他戴着面具就看到不到你往班里面瞄的小眼神了,明明几次都暗示男厕所了,还信誓旦旦地说吾友怎么会一直去那种地方呢,他身体定然强壮非常!呵。

 

 

进了五班发现班主任源博雅与自己志同道合倒是安慰了不少。但接踵而来的杂事令他更为烦心,忙趁着体育活动舒展了一下翅膀,沿着教学楼飞了一圈。正当他心情舒适了一些后准备降落,从三班窗口伸出来的不明生物忽然令他措手不及,翅膀倒是停下了,可惜冲力不停,直直奔着那个闪亮亮的不明物体撞了上去。

 

火星撞地球,金星满天飞。

 

随后他便感觉自己脸上的面具噼里啪啦地碎了,那个不明物体也噼里啪啦地碎了,两只妖一起掉了下去。

 

等等……两只?

 

待大天狗晕头转向地从迷糊中挣脱时,感觉到自己的一半翅膀被压着,四周散落着冰块和飞舞的蒲公英种子,才忽然回想起刚刚似乎撞上了一个大型冰雕……为什么校园里会突然出现冰雕啊?!好心情被意外一洗而空,大天狗想要用翅膀扇开那个障碍物出气,却正巧捕捉到一双尾端泛着焯紫的狐耳,正随着主人的眩晕不知所错的扑棱着。

 

“呜哇啊......小生,小生这是在哪里......”妖狐揉了揉被震痛的头,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雪白种子在黑色羽毛上形成噪点,模糊不清。他下意识地抬头,猛然跌进一湾湖蓝之中,沉溺于瞳孔深湛的海,白金发丝泛着柔柔的光线,舍给浅海里的他唯一的一方清晰世界。

 

 

让妖狐不忍心呼吸,怕惊扰这静谧的湾,无波的蓝。

 

 

但最后他还是非常不矜持地握住命中注定的手,激动到无法自拔。

 

 

“终于找到了!我的命定之人!请告诉小生芳名唔噗噗噗噗!!!”

 

 

 

忍无可忍的大天狗,终于挥动了翅膀。

 

 

狂风暴雨过后,世界清静。

 

 

 

 

8.

 

中午教师食堂,八百比丘尼看着一排无精打采的同事,笑问有何不顺。

 

晴明叹了口气,笑得无奈:“原本想教训妖狐不要太过趾高气扬,却不想被大天狗给撞上了。不过被风卷过一次大概也长记性了吧。”但是最后的医药费还是他出。

 

源博雅压了压鼻梁,烦闷道:“大天狗面具被撞坏之后,天天有女妖怪围我们班门口瞧,都没办法好好上课了。大天狗这几天气压低,威压震得其他几个学生都吓晕了,还得处理这些事。”

“没办法,谁能想到那如此丑陋的面具下竟藏美玉呢。威压倒是没法,三大妖怪氏族可不是说说好玩的。”晴明啜了口茶,缓缓道,“门前的女妖怪被吸引走了,也可以让我消停会。”

 

“喂喂晴明你,这种自夸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神乐将嘴里的三喜丸子咽下,皱皱鼻子。“学生,听话。只是,还未认清。”

 

八百比丘尼扬了扬眉毛,“一个月了,小神乐还没认清吗?妖怪不似人类,有特征倒是非常好认的。”

 

神乐回忆着迷茫眨眼:“桃花妖,樱花妖,都是粉色的,打扮相似,实在不好认。”

 

源博雅坐到妹妹身旁,献计道:“你只记得樱花娴静,桃花活泼就行了,不过安静时……你看谁比较喜欢穿高跷?”

 

安倍晴明失笑道:“那是高一点的木屐啊,小心桃花又气你。”

 

曾经在人家桃花学生面前说漏嘴被高跷踢的源博雅顿时哑火。

 

八百比丘尼换了个舒适点的坐姿,吃完了手里的章鱼丸子。“有阎魔当班长,我没什么事可操心的,荒川嘛,养养鱼逗逗鸟什么的依了他就行了,青行灯还可以与我唠唠嗑。只是一个茨木童子,一下课就往楼下跑,有趣的很,还想去博雅你的班上呢。”

 

“敬谢不敏。”源博雅翻了个白眼,一个酒吞童子就够他受得了,再来一个全年级公认的痴汉,他迟早少年白。

 

 

TBC.

评论(2)
热度(151)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