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相看两厌』【白芳|架空校园paro】

(o´罒`o)我知道这坑是真冷。但我,就忍不住,无法阻止自己的麒麟臂。

 

(°ー°〃)但脑洞开都开了,也不能不写,是这理吧?

 

╮( •́ω•̀ )╭至于,邦良?邦信良?……等我月考完再商量。

 

❀有些许《月刊少女》的借梗。

 

—— —— ——

 

1.

 

学校的后墙外,正值芳菲四月。

 

围墙之上,棕发的男孩坐在墙头,柔软的发丝耷拉在他温柔的眉间,恰好轻轻推开了想要亲吻他蓝色眼睛的一米灿烂。

 

男孩笑容之中透着一丝无奈,像是在无奈地包容着不讲理的调皮恋人,但弯起的嘴角又含着半分势在必得,仿若对方任何的无理取闹,都是可爱的象征。

 

在他专注的目光所到之处,围墙之下抱臂而立的鼠耳少年正睨着那双琥珀色的精致圆眼,满溢着羞恼的意味,微淡的粉从他看似稚嫩的脸颊一直蔓延到高高耸立的耳尖。

 

 

微风迭涌,恰好卷起细碎花瓣的粉色重影落于眼瞳中对方的倒影里,犹如一片轻羽落入清潭,荡出微妙的涟漪。

 

 

就此岁月静好,他们的瞳孔之中,只倒映着对方所在。

 

 

 

这时棕发男孩动了,他放开攀住墙头的双手,如飞鸟般抬起双臂,从围墙之上一跃而下,义无反顾地冲向牢牢攒住他所有注意的地方。

 

 

鼠耳少年脸上闪过细微惊讶,下意识地上前一步似是担心对方的安危,于是他放下交叉的双手——

 

 

 

 

 

双脚并用向后敏捷地快跳一步。让那棕发男孩摔了个狗吃屎。

 

 

 

 

 

 

“嘿,”李元芳得意地扯扯手臂上代表学生会值日的袖章,拿着只笔戳戳地上的尸体,侃道:“怎么,李白同学,刚刚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这点高度难不倒你么?这就熄火啦,啊?”

 

以面锥地的李白颤巍巍地将他那被鼻血沾满,惨不忍睹的俊脸抬起,狠狠地朝李元芳竖了个坚定不移的中指。

 

…… ……

 

这画风托马斯三百六十度大回旋转变的太美有点不忍再看。好吧,让我们把时间线提到一个小时之前——

 

 

再次翘课逃学的李白麻利地翻上学校后门一处略破败的围墙,娴熟地如同惯犯。正当他脑内循环着排位战的完美五杀时,围墙下那对抖动的鼠耳朵犹如闷棍给了他当头一棒,李白忙不迭地低头再看,心都凉了半截。

 


艹,御用垫脚砖块被这只老鼠踢散了!

 


“别来无恙,李白同学。”蹲点成功的李元芳打开自己的绝密小本本,咬开笔帽在大写的李白名下又给“旷课逃学”处打了个勾。“这周你迟到三次,旷课加上这次是第四次,还有两次没穿校服被姜主任抓了,所以恭喜你,累计扣九个学分。”

 

“我说李副部长,学校里那么多违章违规的不抓,非要屈尊课都不上,专程来堵我?”李白哼笑一声,眉间一挑,一根手指挠挠下巴,“莫非……啧啧,副部长,您的动机不纯呀。”

 

“……哪里不纯?”

 

“将我这张脸摆在这一瞧,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您对我另有所图。”

 

噗——李元芳差点按断了笔芯。

 

“……李太白,你的脸呢。”李元芳的嘴角随着鼠耳一同抽动。

 

“在地上,劳烦帮忙捡一下哈。”李白用下巴指了指地上散落的砖块。

 

李元芳抱手而立,淡淡回应道:“嘴皮子不是耍得挺溜么,这么点高度,李白同学一定能自己解决的。”

 

咕噜。李白偷偷咽了口口水,不是吧,来真的?虽然心下暗喊不妙,但面上依旧滴水不漏,还时不时用顽劣话继续作死,看得李元芳牙根痒痒,脸气得微红。

 

 

 

 

然后,便有了上面的那一幕。

 

 

 

 

2.

 

话说李白和李元芳,真真担得上冤家两字,如假包换。

 

同年级同班不说,一个除语文每每年纪第一,其他科目烂到爆炸,上课睡觉,下课撩妹,晚自习时常见不到踪影,老师每次谈及都要哀叹孺子不可教也;一个成绩紧跟自家部长狄仁杰的脚步名列前茅,还有个学生会纪律部副部长的头衔,红臂章配写字板,除去代表魔种血统的鼠耳妥妥学校赢家。

 

其相反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众人惊叹命运的奇迹,连李白损友韩重言都拍着兄弟肩膀摇头道,冤家路窄,命中桃哦不克星,兄弟好自为之。

 

而看似刚正不阿一身正气的纪律部部长狄怀英则捧着李白那惨不忍睹的逃课记录,沉吟片刻将副部长招来让他全权负责,唯恐天下不乱。

 

“元芳,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失足的学生,这是学生会的责任。”

 

说的真是冠冕堂皇正气凛然,连失足少年李白都忍不住说句多大仇,不就是在他们班班长女皇大人的桌上开玩笑刻了个字吗,有必要记仇记到现在??

 

悔不当初的李元芳想了想,当时自己怎么回答来着?

 

“是!狄大人,元芳保证完成任务!”还附赠激动的抖耳。

 


 

……悔得真是肠子也要青了。

 

 

 

“诶,副部长大人,您这咬牙切齿的样子,我有点怕你会把我给吞喽。”李白从围墙跳下来时崴到脚,这时正死皮赖脸地挂在比自己小了一个半头的小老鼠身上单脚艰难地前行。

 

李元芳忍住想把人丢出去的欲望,双手撑着对方的重量,弱小的身板颤颤巍巍,好不可怜。

 

“辛苦了辛苦了,”可不能把人给逼炸毛了,李白赶紧顺着毛摸,”我这身伤呢都是副部长大人您害的,那么这几天就请多多指教了啊。”

 

“……啥?李白你再说一遍?到底是谁先逃的?这不是你活该吗?”

 

“哼哼,”李白突地扯出一丝坏笑,挨近那双硕大的鼠耳轻轻说道,“由于学生会魔种成员的苛政,让学生意外受伤……最近学校里那些反魔种的势力呼声很大啊,是吧——”

 

 

他朝着鼠耳内雪白的绒毛呼出灼热的鼻息。

 

 

“元,芳?”

 

 

“……!”李元芳腾出一只手捂住耳朵,心有不甘地瞪了一眼好整以暇的人,磨了磨牙,“……卑鄙。”

 

 

“谢谢夸奖,毕竟我们可是命中注定的冤家呀,对吧。”李白一副老狐狸的狡黠精明。

 

 

 

“……对。”

 

 

李元芳对着李白突然露出可爱的笑靥,然后伸出一只脚狠狠地踹在老狐狸的伤脚的膝盖上。

 

 

 

“相看两厌的那种!”

 

 

 

 

3.

 

在李白养伤的两个星期内,众人发现冤家不路窄,走的还是阳光大道。

 

平常狄仁杰身后的小尾巴竟变成李白的生活秘书,不仅包揽食堂打饭厕所陪上,甚至还在李白假嚎着手疼之后,还帮忙赶起了作业。

 

吓得连庄周都睡不着觉了,抱着鲲型枕头一脸疑惑是否还在睡梦中。

 

貂蝉啧啧称奇,用手指戳戳身旁吕布。“诶我说,你和子龙哥也有这资本,要不学着发展发展?”

 

“……”吕布抽抽嘴角,“婵儿,你少跟隔壁班的乔家姐妹看什么奇奇怪怪的本子。”

 

貂蝉吐吐舌头。

 

众人是何种态度暂且按下不谈,但当李元芳被人喊出来去一趟教导主任办公室时,他便知道事儿坏了。

 

教导主任姜子牙,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魔种。当初学校扩招,更是严厉否决魔种血统的学生入校,最后少不胜多没能否决议案,还跟校长老夫子闹翻了脸。如今勉强睁只眼闭只眼,但每次魔种学生闯祸,他处理都是最积极的。

 

 

李元芳闭了闭眼,看来李太白真的是讨厌他,这下如他所愿,没有学生会的成员死死盯着他了,想必会自在许多吧。

 

 

进了门,姜子牙凌厉的眼光便朝他刺来,与老夫子同样是白须飘飘,前者是不怒自威,罡气淋漓,后者却是优哉游哉,仙气缭绕。这个可是有名的黑面神,惹到他后果如何自然是不必多说。

 

李元芳的余光恰好扫过姜子牙身旁站着的两个人类学生,似乎都是学校里反魔势力的人。

 

看来倒霉确实是连锁反应啊。

 

“听说,身为纪律部副部长的你,”姜子牙敲敲桌面,风雨欲来道,“因为办事不严而害得一名人类学生受伤?真是胡闹!”

 

“……元芳知错。”

 

“知错?哼,早就说不应该让魔种进学生会,若再出此类事件,后果更加严重——你应该为你的谨慎和识趣而感到庆幸。”

 

 

“……”话中处处带刺,刺得耳朵疼。

 

 

“不用老夫再说了吧,自己给会长递交辞呈,将你那讨厌的耳朵收起来——还有,扣除十个学分。”

 

……十个学分,若再多出两个,就会有停课处分。不仅仅是失去了自己喜爱的工作,甚至,连自己苦心努力了这么久所换来的肯定与支持也要被一并剥夺……

 

 

然后,再次成为那只街巷里人人喊打的小耗子。

 

 

咔。

 

 

李元芳感觉胸口深处,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破碎。他无力地张了张嘴,正准备答应下来——

 

 

教导处的门突然打开。

 

 

“哎哟,真热闹。”李白一瘸一拐地从门后走出,两个星期的修养脚伤好了不少,只是还是需要静养。紧随其后的是狄仁杰,待两人都进屋后,反身将门合上。

 

“你们……”李元芳强忍住眼中酸涩,不解地看着这他们相继走到了自己身边。

 

 

狄大人有可能是来解围的,但李白来干什么?看他笑话的么?

 

 

“基本的礼仪呢?”姜子牙不悦道,“进门前不知道敲门吗?”

 

 

“哦,这个待会再补。先说正事。”李白笑得风轻云淡,“请姜主任收回刚刚的处罚。”

 

 

咦?诶?啊?李元芳低着头,琥珀色的瞳孔紧缩,有些不敢相信听到了什么。

 

“怎么,惩罚一个犯错的学生,有什么错吗?”

 

“那倒不是。是因为这件事根本就是莫须有,李元芳没错,又何谈处罚呢?”李白将伤脚上的绑带亮给对方看,“我就是那个受伤的学生,但这伤不是副部长害的,是我自己摔的。”

 

 

“哦?”姜子牙沉静如水,看不出喜怒。他抬眼瞥了眼身旁的学生,见其惊疑不定地点了下头,面露不耐。

 

 

“话说还是我逃课在先,副部长反而是爱岗敬业来特意蹲点。我一时情急摔下了围墙,这才崴了脚,反倒是副部长不计前嫌,不仅送我回教室,还主动照护我——哎,学生会有这么优秀的成员,真是令我太感动了。”

 

李元芳此时的内心毫无波动,还有点想笑。身旁狄仁杰的表情虽然未变,但按照他对狄大人的了解,面瘫后的脸必定是忍无可忍的模样。

 

“仅凭一面之词,老夫就能信过你的话?”

 

“我和副部长可是众所周知的阶级敌人,想必主任也知道,我可没那么好心帮自己的敌人。况且——”李白慵懒的蓝目忽然如钢剑锋利逼人,冰蓝色的厉光逼得姜子牙身后的两个人类学生不敢直视他,目光躲闪。“……您不也是听信了一面之词,才下达了错误的处罚么?”

 


姜子牙眯了眯眼,顿时,屋内气压顿时跌破零线。一瞬间,李元芳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李白却微微歪了歪身子,原本是比对方多了半步的位置,从而转成挡在他前面,承受了所有的威压。

 


 

李元芳抬起头,望着眼前少年过长的棕色发丝,有一小簇正巧落在了后脖颈的校服衣领之上。

 

 

 

“……笨蛋。”

 

 

 

不知道为什么,混乱的脑袋里最先浮现出的就是这两个字。

 

 

 


4.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起来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倒完的。

 

放学后,李元芳站在教学楼的大门,呆滞地盯着户外的倾盆大雨出神。

 

“那么,我就先走了。”狄仁杰从书包里掏出雨伞,对两人点点头,带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优越感走入雨帘中。

 

不过走之前,他还是停下来对自家副部长再次叮嘱了一回。“虽然主任这回放过了你,但学校里闹事的多的是,下一次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元芳,你的身份特殊,做事时一定要记得更加谨慎点。”

 

“特别是——遇到某些爱惹事儿的,直接把分扣了,处分我来就好,明白?”

 

李元芳只觉得狄仁杰瞪视的目光穿过了自己鼠耳的间隙,狠狠揍在身后那个依旧嬉皮笑脸的人脸上。

 

“元芳知道。”

 

“部长大人慢走哦。”

 

送走了狄仁杰,两个没有带伞的人并排站在台阶前满脸无奈,但原本见面就斗嘴的两人此时此刻都选择沉默。

 

“……唉,看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也只能这样了。”

 

“……呃?怎样?”对方冷不丁的开口打得他措手不及。

 

李白将自己的校服外套脱下搭在头上,然后双手将下摆撑开,对李元芳发出邀请,笑得暧昧。“当然是委屈一下我自己咯。就这样跑回去如何?”

 

“……你认真的?”李元芳无语地看着他,脚伤还没好全又开始闹腾。

 

“对啊,这样拖下去我们都回不了家。”李白那张俊脸上忽然绽放一个温暖的微笑,这次连李元芳都有些招架不住。

 

 

“……而且,对比一下咱俩的身高,就只好委屈一下我自己了。”

 


 

……把刚刚属于处男的青涩心动还给我啊你这个混蛋冤家!

 

 


被嘲个矮的李元芳又在对方的膝盖上踹了一脚,然后听着惨叫声才满意的转身站在对方撑起的屏障下。

 

 

“……诶副部长,你把耳朵往里收收,绒毛搔的我鼻子痒。”

 

 

真多事儿。李元芳撇撇嘴,将耳朵往两边耷拉下去。李白自上而下将他头顶可爱的发璇看的一清二楚,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咳……这回行了。看前面啊,我喊一二一,迈同一只脚,明白不?”

 

“就你话多!雨下小了,快跑。”

 

于是,一对奇妙的组合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踏入倾盆大雨之中。

 

 

 

5.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个人冲进大雨,完全忘记要喊口号。

 

 

轰隆——一声雷鸣再起,倾盆大雨在瞬间升级成滂沱大雨,李白的校服压根支撑不住,才堪堪跑到校门口就已经湿透了,两人又往回跑。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次还是忘记喊口号。

 

 

“呼……呼……都是,你出的好主意……混蛋……”李元芳用湿漉漉的袖子糊着湿漉漉的脸。

 

“…呼…雨突然下大,能怪我咯。”李白耸耸肩,他肩膀的衣料和一半的裤腿都湿透了。

 

两人目光在空气中交锋片刻同时错开,相看两厌,不如不看。

 

“哟,这个组合还真新奇。”

 

扭头一看,竟是貂蝉和大乔,笑吟吟望着狼狈的两人,满是调笑意味。

 

“忘记带伞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李白挠挠湿透的头发,随意地用手往上一梳,露出一小块光洁的额头。李元芳默默将脸扭过去,扭过去,坚决不承认方才被帅了一脸的事实。“哎两位美女,有多余的伞吗,下次我请吃零食。”

 

“唔,这个好,我要双皮奶,红豆的哦。”貂蝉欣然应下,从书包里掏出一把小花伞,“别弄坏了,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把。”

 

“谢谢美女。走了,副部长。”李白道谢后扯扯李元芳的衣袖,在对方惊诧的眼神下不容拒绝的捁着对方脑袋打开伞走出大门。

 

貂蝉戳戳身旁一直保持着优雅微笑的大乔,向这个有名的淑女校花低声问了句:“怎么样,有梗了吗?”

 

“唔……R18囚禁梗,也许还能带点精神调教——”校花沉吟着,脑洞飞速旋转,“日常向的话,腹黑的老狐狸给炸毛的小老鼠下套,也是不错的。”

 

貂蝉兴奋地打了个响指,“就这个!待会把婉儿喊来,又可以开个新策划了。”

 

李白和李元芳并排行走在街道上,不知为何双双有些毛骨悚然。

 

 

 

6.

 

伞外雨声淅淅沥沥,伞内与世隔绝一般的沉默,这对于两个斗嘴成性的冤家来说太过不平常,简直是有违冤家称号。

 

 

冤家? 

 

 

李元芳顺着天蓝色的伞沿放空视线望向因为下雨而变得昏蒙蒙的天空。原来他们也能有这样平平淡淡相安无事的时候,并不是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一遇上就是天雷勾地火。也许是属性正好相反,也许是狄大人正巧安排了任务,于是同学这么说,老师也这么以为,久而久之连自己也这么认定了——哦,是的,冤家,我们是冤家,需要争锋,需要吵闹,相看两厌的那种……

 

 

 

……命中注定的那种。

 

 

 

 

“那个,”李元芳在打着腹稿,心脏在胸口活蹦乱跳,忐忑不安地开了话题。“……谢谢。”

 

“……呃,你说什么?”李白如梦初醒般转过头,清澈无痕的蓝眼让李元芳找不到任何恶意逗弄的证据出来,“刚刚看到烧烤了,有点想吃,没听到你在说什么。”

 

“我说——谢!谢!”咬牙切齿的语气根本不像是道谢,反而像是是寻仇,“…我还以为是你打的小报告。”

 

“哼哼,怎么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打小报告这种事情我才不屑去做呢。而且,”李白偷偷拿余光揉了揉老鼠的耳朵尖,转了转自己的伞柄,“…我觉得魔种和人类没什么区别,不就多了几个零部件而已。”

 

 

“……谢谢。”这一回,李元芳听清楚对方话语中少有的安慰,但心情依旧有些萎靡。正当他准备结束话题,却突然感觉头顶一阵凉意,惊诧地偏头一看——李白那个混蛋竟然把伞面倾倒,雨水都顺着流到他头上了!!!

 

 

再看罪魁祸首,歪着伞把子,已经憋笑憋得脸色发青。

 

 

“——李!太!白!!!!”小耗子终于究极进化哦不炸毛,不顾倾盆大雨会将他淋成落汤鼠的后果,抡起书包犹如发射飞轮朝李白无情打去。

 

 

“诶哟!疼!小祖宗诶这可是貂蝉美女的伞!坏了我可赔不起!”李白笑盈盈地将伞细心收好,抱着伞就是灵巧地转身躲避,李元芳腿短追不上,他便停下来嘲笑对方,恨得人牙根痒痒。

 

 

两个湿透的少年在街头打闹,引来众多路人侧目围观。

 




他们看到,那个有着一对鼠耳的少年明明是气急,脸憋得涨红,嘴角却不可抑制地弯着。



放晴了。

 

 

 

7.

 

经历并不浪漫的雨中奔跑后,李白的脚伤成功加重。校医扁鹊对他是无可奈何,警告他若下次再看见必定给他肿的像包子的脚踝抹一圈风油精,让他知道什么叫校医的愤怒。

 

恐吓显然是很成功的,李白和李元芳抱着枕头忙不迭地一起点头,再点头。

 

之后同学们惊诧地发现,这对冤家走的不是阳光大道,反而是歪到某些微妙的乡间小路上去了,满路都是花儿呀,花开朵朵。

 


桃花。

 


若说上次照护李白是被逼无奈,这回李元芳却是完全自愿,将工作中尽心尽力的那一套用到照护人身上还真不是吹的,貂蝉目测李白这次期间至少胖了三斤。

 


但,作业没商量,反而还被李元芳逼着写了。


 

“……求副部长大大放过……我真的不会算。”李白欲哭无泪地瘫在课桌上,翘着一只包得像粽子的脚,全身都透露着滑稽两字。

 

“没商量!做完这十道题才能休息!”李元芳竖眉抱胸而立,纪律部副部长的威严震得身旁人都不敢为李白说好话(其实是看戏)。

 

“那,求个中场休息可以吗?”李白撑着脸扯扯李元芳的袖子,笑得是一脸不怀好意。后者一凝,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歪过头把大耳朵送到人眼前任人蹂躏。

 


一个揉的身心舒爽,一个被揉到面红耳赤。周围人默默地捂住眼,嘴里念叨着非礼勿视,却一个二个手指间隔张开三厘米。

 


待小耗子被戳到耳朵的敏感点炸毛跑开,貂蝉才凑上去,似笑非笑地盯着李白写满愉悦的脸。

 


“哦呀,李白大大,你们这对阶级敌人到底怎么回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没什么啊,”李白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露出势在必得的欠揍表情。

 

 

 


 

“化敌为‘友’而已。”

 




END.


评论(2)
热度(44)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