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今天的贤者大人也是如此帅气』【酒鱼|我流游戏世界观】


(°ー°〃)大家好这里是又失踪了一个月的枔楽。

(°ー°〃)手机被收,心情悲伤而沉重。不过还好有写梗的小本本陪我。

(°ー°〃)最后打个商量,能只放梗不写文卟?

—— —— ——


1.


稷下学院,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乱世之中的世外桃源,抑或少有的人魔和平共处之地。

还在于每一届稷下学院的学员对三贤者近乎狂热甚至达到非稷下人完全无法理解的痴迷——


学员A:啊啊啊啊我看到老夫子先生飘过去了!

学员B:墨子!大大!对我!打招呼了!还帮我救了树上的猫咪!呜呜呜这辈子我都不给它洗澡了……

学员C:今天的道德讲堂呜呜呜……老夫子先生依旧是如此的风姿潇洒惊为天人!一举一动都透着人性和至理的柔和,每一根胡须都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即使是眯缝眼也能窥探这世间最为深刻的真理!

学员D:墨子先生才是英俊潇洒低调沉稳!快看他黄金比例的身材!肌理分明,线条优美,每一处都是几何机械与人体美至高无上的融合!每一处都透露着男……机器人的帅气!

孙膑:你们懂什么!庄周大人才是真正的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你们以为庄周大人在睡觉吗,哼,肤浅,无知,幼稚!那是在沉思沧海桑田的尽头,那是在构想稷下学院美好的未来!

学员A:诶诶,快看快看!是庄周大人!

学员B:今天庄周大人带了紫色的围脖!

孙膑:太帅气了!我们一点也不嫉妒!


——……仿若嗑药一般,不不不,或许是更加严重的,邪教组织之气扑面而来。


正坐在鲲上打着瞌睡,摇摇欲坠的庄周忽然惊醒,低下头一瞧,原是“紫色围脖”睡得眯了,从自己的肩膀上滑落下来,在自己臂弯里摔了个大马趴。

“……嗷呜?”“紫色围脖”一脸迷茫。

“噗……走吧,该吃饭了。”庄周忍着笑揉揉它毛茸茸的尾巴,骑着鲲向自己的住所飘去。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第二天将会来临一场轰轰烈烈“紫色围巾百搭”风潮。



引领者——庄周。




——总之,稷下学院欢迎你。:)




2.

庄周捡到一只受伤的小狐狸,冒冒失失闯进了自己的梦境结界不说,还因为虚弱被梦境所困。幸好鲲及时将他从睡梦中摇醒,否则这只狐狸没准小命不保。

庄周微垂着眼,细细端详着刚被扁鹊包扎好,窝在软褥里的毛团子,越发觉着新奇。与普通的狐狸不同,这一只竟是通体绛紫,四肢踏雪,毛发柔顺蓬松。扁鹊不消一眼就开口打击老友。

“长得这么好,这只狐狸应该有主人。”

被说破心思的庄周也不恼,伸出一根手指点点正酣睡着的小家伙的额头,淡然回应道:“若有主,便不会放任它被捕兽夹伤到,也不会这般狼狈了。”

“……”眼睁睁地看着老友鎏金色的眼瞳停留在狐狸尾巴上,流露出的兴味逐渐上升到狂热——扁鹊便猛然想起每次晨会,庄周都会离老夫子很近,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里偷偷捏着对方胡须玩。

……突然间感觉自己发现了真相,顿觉心情复杂的扁鹊面无表情地再次抬头,却看见庄周直接提起装软褥的竹篮,手脚并用艰难地往鲲上爬。



“……庄周,把竹篮给我放下!那是我家老母鸡的窝!”




一番折腾之后,扁鹊总算将这尊看似人畜无害,实则极不好打发的睡神送走了。


歪歪僵硬的脖子,绿瞳的余光忽然停留在桌上换下的染血绷带上,嘴角弯起微弱的弧度。




满是不怀好意。




“那蠢狐狸身上的伤可不是什么捕兽夹造成的啊……”




5.

狐狸养久了,庄周总算察觉这只不仅是毛色奇异,个性也奇异。

一举一动中仿佛透着一股通人的灵气,待伤口好的七七八八之后则更甚。每当那双罗兰色的狐瞳定定地向他望来时,总会觉着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它都清楚明白。

而且也不似普通家养宠物那般亲近主人,紫狐狸周身总有种让人不可贸然靠近的疏离感,衬着慢条斯理的举动倒越发透出尊贵者的高傲。

但不管如何,都无法打消庄周大人对毛茸茸的不可抗力。

即使睡觉,怀里也一定要抱着狐狸才行。



又一次浓烈的睡意袭来,庄周的指尖还依恋地停留在尾巴尖的落雪之上。

狐狸早已习惯了他的突然沉睡,往常只是找了处温暖的地儿窝起来,但这一次,它抬起头,如琉璃似的瞳孔映出贤者安详的睡脸。随即狐狸利落地用爪子勾住庄周衣袖上的蝴蝶,利落地跳上他的肩膀。


罗兰色的眼中首次出现了纠结的情绪。


不远处就是庄周屋舍的木窗,只需拔开木拴便可通往外面的世界。这对于即将痊愈的它来说绰绰有余。

而身旁,是青绿色发丝,宛如新抽的莲叶枝条沾染晨露,散发沁人心脾的淡香。而发丝映衬下的白皙脸庞更如初夏莲子般,柔和恬静的轮廓令人心安。

“嗷呜。”

紫狐狸不消片刻便做出了决定。它耸了耸鼻子,轻车熟路地盘在庄周的脖颈间。


伸出粉嫩的舌头,轻轻舔了下贤者的嘴角。




4.

孙膑非常不满,极度不满,每天身体周围散发的怨气简直要冲破时空。甚至有几个同窗,差点被其无意间撕裂的时空裂缝给传送出去。

由于对学院秩序不利,庄周在墨子百般请求甚至将几年前斗地主的债拿来说话之下,终于肯放下怀中的毛茸茸,从吸狐中毒症中短暂清醒,将孙膑叫了出来,想要劝说几句。

但这孩子一见他就眼泪汪汪,顶着一张正太脸哭得梨花带雨,很是可怜,于是庄周又把嘴边的话默默咽了下去。

“呜呜呜……明明一个星期贤者大人有三节讲堂,现在是一节都没有了……而且平常也看不见贤者大人……呜呜呜,贤者大人是不是要走了……”

“诶,从哪里听到我要走的?那都是瞎说,别哭别哭。”庄周不擅长应付这种情况,只能无奈笑着轻声劝慰,拿出手绢替人细细抹干眼泪。

“呜哇哇……贤者大人不要我了……”

只是苦了他脖子上的紫狐狸,大白天被高声贝扰了清梦,正呲着牙闷闷不乐着。正当时,它看到方才还哭到打嗝的孙膑,在庄周低下头叠手绢的空隙瞬间变了脸,以胜利者的姿态朝它做了个满是鼻涕眼泪的鬼脸。




“……?!!”紫狐狸的毛炸了一身。




谁说这是稷下学院吉祥物担当,明明是颗刷了层白浆的皮蛋!



它突然发觉,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不行不行,它必须要化被动为主动!




5.

紫狐狸最近对庄周不是一般地亲密,倒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特别是孙膑来拜访他时更是一个劲地往他怀里钻,嗷嗷叫的欢,没事还用尾巴勾住他的手腕来回轻扫。

暂且不谈孙膑是何等羡慕嫉妒恨,庄周倒是很受用,心情愉悦地对紫狐狸上下其手,耳朵尾巴还有肚皮都没有放过。

可惜可惜,没过多久孙膑就被钟无艳拉走时空旅行做任务去了,紫狐狸见劲敌消失,便开始矜持地维持自己渣都不剩的高冷形象了。

只不过它没有料到,离开了一个孙膑,还有千千万万个孙膑在每星期的大讲堂等着他。

由于孙膑的撒娇,庄周只好将课程又提多了些。学院的贤者迷弟迷妹们自是欢呼雀跃不提,但结果就是周末庄周房舍门庭若市,有勇气上前搭话的不少,偷偷躲在四处等贤者出门的也不少,这让想要等庄周睡着偷偷做些什么的紫狐狸很是烦恼。

眼珠子咕溜溜地转,它见庄周又送走了一个学生,靠在鲲身旁疲惫地打了个哈欠便觉着时机来临,蹑手蹑脚地窝在对方手边,感受着贤者手心的温热。

直到平稳的呼吸声从头顶传来,狐狸眼中才闪过一丝狡黠,一跃而起落在地面上。

顿时,异象陡生。狐狸的弱小身躯泛起淡紫微光,从其中衍生出无数光点最终慢慢合并成一个人形。微光渐褪,头顶狐耳,深紫长发,容貌俊俏的男子从中走出,轻缓踱步来到熟睡的庄周身旁。

他悄悄地俯下身,柔顺的发丝从肩膀滑落,正巧落在庄周的脸颊旁,引得熟睡的人轻蹙眉头,。此时那双罗兰色的眼眸里盈满青翠欲滴,再也无法装下任何色彩。


“子休……”



刻意低沉的声音染上沙哑,终究掩不过尾音无意流露的满心缱绻。




6.

学员A:噢噢噢门开了门开了!

学员B:哇!贤者要出来了!

学员C:第,第一次见到生活中的贤者,感觉有点小激动!

学员A:好好好现在我们看到了一只靴子踏了出来!……咦?不是鲲吗?

学员B:……话说贤者有穿过鞋吗。

学员C:等等,我看见贤者啦!但是……咦?咦咦咦?!

学员A:噢噢噢是贤者!如此耀眼夺目的青绿色短……等一下这个狐耳男人是谁啊!为什么抱着贤者!?

学员B:我看到他嘴角的笑了!可恶,为什么感觉到一股嘲讽,莫名其妙的就好气啊!长得帅了不起吗,长得帅就能抱着贤者吗!

学员A:……不好,狐耳男人抱着贤者跑啦!

学员B:什么?!他奶奶的,光天化日之下抢人吗!快上!贤者被抢走啦!

学员C:快来人呐贤者被拐跑啦!



……



三个星期时空旅行归来的孙膑和钟无艳,面对的是稷下学院里铺天盖地的通缉令——以及失踪的三贤者之一庄周的寻人启事。

孙膑:……?一弧一世界??

钟无艳饶有兴趣地捞了张通缉令来看,读完不禁吹了个口哨。“哈,我说庄周养的那只狐狸那么眼熟呢,原来是青丘之主那家伙啊。”

“青丘之主??那什么劳什子李白?”

“嗯,半年前失踪了,说是被人围攻了,整个青丘族都在找他呢。”钟无艳一把揽过气势汹汹看起来要跟人干一架的未成年小孩儿,笑着揉乱了那柔软的栗发,“行了行了,大人的事儿小孩就别瞎掺和了。这是庄周的姻缘,外人干涉也没什么用,还不如陪我去和廉颇打一架,嗯?”

孙膑扁了扁嘴,除了迷弟的“我家偶像只能我自己跪舔别人不能动一根毫毛”护崽心理作用,他只不过是有点不甘心——



输给一只臭狐狸的不甘心。




但他也知道,这并不是爱情。






嘛嘛,算了。每天庄周大人都帅气无比,作为忠实迷弟,他要相信,即使是被莫名拐走贤者大大也能完美解决的!





7.

庄周:……其实并不。无论是帅气方面,还是解决方面……。





8.

“呐,子休,你看我作为狐形被你上下其手了那么久,是不是……也该让我讨回来点了?”

“……那你摸鲲吧。”

“……子休,耍赖可不好。不仅我的耳朵和尾巴被你揉捏过,这里——”手指顺着水蓝色布料滑下,停驻在对方小腹处轻轻摩挲,时不时延伸到略显纤细的腰侧捏一把软肉。

“唔……!”

“还有这里——”

“停!……李太白,你唔……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都将你带到青丘一族了,还有什么更过分的事情呢?”


李白低下头,用鼻尖蹭了蹭庄周微红的脸颊,雪白的狐尾亲昵地勾住庄周的手腕,一下一下地抚弄着,那里细腻的皮肤令他爱不释手。


“好不容易才将你从那群贤者脑残粉的手中抢回来,喏,帅气无比的贤者大人,好歹尊重一下我的劳动成果吧?”

“……下不为例。”



庄周见李白头顶耸立的狐耳顿时耷拉下来,还委屈地颤了颤,只好无可奈何接道。




“……下次拐走我之前,记得跟老夫子先生和墨子先生说一声。”



“得令。”





END.

这篇也可以叫做《青丘之主鏖战稷下学院数百名迷弟迷妹最终抱得贤者归》



【小彩蛋】

Q:请问您在稷下学院学习时是三贤者谁的迷弟or迷妹?

小乔:当然是庄周大人啦,人又好又温柔,我记得我还做过一个庄周大人的等身立牌哦。

周瑜:……有那么夸张么?

小乔:周瑜大人之前也是稷下学院的学生吧,您喜欢哪位贤者呢?

周瑜:呿,当时的心思都在年纪第一上了,哪里会去考虑这些……

诸葛亮(突然冒出):他是墨子派的,宿舍里铺天盖地都是墨子老师作品的翻版模型,哦对了,还有各种各样的海报——

周瑜(恼羞成怒):闭嘴啊诸葛孔明,你这个老夫子派的也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当年稷下学院哪个不知道你苦心收集了老夫子老师的全套魔道手稿!还放在……


小乔:…咳咳,现在看起来,我才是最不夸张的那一个吧。



评论(13)
热度(185)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