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心想事成』【中敦|阴阳师paro】


 (  ・᷄д・᷅ )很久很久没有更文野的枔楽来啦。 

 
(゚⊿゚)ツ因为宁生生想看我就写啦w @杜鹃 

 
( ´﹀` ) 两个都是玩家的中敦。 

 
(。・`ω´・)开始咯。 
 

—— —— —— 
 

 
1. 

 
 
中岛敦第一次见到如此美好之物。 
 

 
仿若被阳光渲染的碎发随风轻荡,宛如寒潭般深邃幽曳的蓝眼微阖。身后本属于死神的纯黑羽翼散落纷纷扬扬的黑色羽毛,随着手中团扇起落扬起微风恍过他的脸侧,旋转升腾逐渐形成暴风狂澜,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击向不远处狂暴的八岐大蛇。 
 

 
—9000暴击,—8500暴击,—9500暴击,—9000暴击! 

 
 
“主人!”身后的雪女忙撑起坚冰壁垒,挡住了那恐怖一击的余威,中岛敦这才反应过来,余光瞥过化为青烟的八岐大蛇。连忙又回头去看空中那犹如神明的妖物。 

 

因激动而微缩的绛紫泛金的瞳孔中印下那明晰轮廓。 

 
 
“吾大天狗,”那妖怪薄唇轻启。“尊吾主之名,守吾大义无霾,特此来助。” 
 

吾主之名……? 

 

 
微风又起,逆光中好像有什么更深的色彩流过,中岛敦越过眼前落下的黑羽想要看清,却只能看到一个人影背过身的轮廓。




以及那扬起的红绯色发尾。 

 
 

 
2. 
 
 

咕噜。 
 

 
中岛敦一脸紧张的盯着神社正中央的蓝色符咒咽下唾沫,在巫女的吟唱下正泛着柔和的莹蓝色光芒。 
 

他抬起手腕举起沾有金色颜料的毛笔,小心翼翼地在上面一笔画成一双翅膀——他依旧对某个有着黑色羽翅,针女加持就可以日天日地日空气的金发大妖念念不忘。只可惜天生一身霉气难以去除,顺带也影响了运气,自从太宰前辈安利自己玩这款手游后就成了R级式神常住户,他家寮里兔子乌鸦养了一窝不说,水池里也快撑不下了,河童不好意思同鲤鱼精和椒图抢位置,差点在太阳下晒成河童干。 
 

没有办法,只好在里面挑了几个星级低的送去给妖琴师雪女和妖狐当狗粮。 
 

……中岛敦一点也不贪心,他真的,只要,只要能给他一个SSR就可以了! 

 
今天好不容易做完每日任务得了一张蓝符,中岛敦挨到午夜十二点,玄学上说SSR最为懈怠的黄金时间赶进游戏里抽符咒,现在万事俱备,只希望八百比丘尼姐姐此时通灵能力能够更强一点—— 
 

 
“急急如律令!”



【R:鸦天狗】 
 

…….更强一点。 
 
 

“哎呀呀,真是可惜。”八百比丘尼倾过身带着遗憾的笑容伸手揉了揉少年柔软的白色头发,眼见蜷缩成一团伤心模样的中岛敦哭丧着脸只好轻声安慰。“这个要看运气的,下次寻个更好的时机来吧,敦。” 
 
 

 
中岛敦只好把鸦天狗带回了阴阳寮,闷闷不乐地丢给了妖狐当狗粮。 
 
 


 
3. 


自己手气太差抽不到大天狗,但自从那一回御魂五层翻车之前有一个满勾玉的大天狗来帮忙后,中岛敦便常常提留上自己的四勾玉妖狐和一众R级式神去蹭经验和御魂,时不时还会带着一起去刷觉醒材料。 
 

只是这个大天狗无论如何都未提过自己的主人只字片语,每天都重复着拿着团扇摆手,扇翅膀,起风的动作,分分钟对面被清洁一空。中岛敦难得清闲下来,只是时不时让座敷童子递个鬼火,让山兔加个速之类。 
 

然后他看到大天狗偷偷打了个哈欠。


…….啊,嘛。毕竟让一个满级大天狗来打御魂五层什么的还是有些暴殄天物了…真不知道他的主人是谁,舍得让这种应该供起来的式神带他这个菜鸟。 
 

“那个,大天狗,”中岛敦凑到大妖怪身边,斟酌着用词开口道,“你不用回去帮你的主人吗?其实不必非要留下来帮我的,总觉得很……过意不过去啊。” 

“不必。吾主自然有人守护。”大妖怪湛蓝色的眼瞳下移,目光落在白发少年的紫金眸子后又默默移开。 

 
“那……”中岛敦曲起食指挠挠脸庞,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你的主人叫什么名字?我想——” 
 


铮铮———— 


 
“主人!小心!”身后响起惊呼,中岛敦只能堪堪扭过头,看见那骨女阴冷的刀刃冲着自己的身体而来。 

 

要变成纸片人了!中岛敦满心惶恐地闭上双眼等待刀刃的到来——


"诶……?"


三秒之后预想中的疼痛迟迟没有来临,中岛敦犹疑不定地睁开一只眼,只见有道风环绕在自己身旁形成屏障阻碍了绝大部分的伤害值,自己的血条只掉了一小部分。而骨女早已被回过神来的大天狗的风袭打退。


出现在不远处的一目连微笑着朝自己颔首。


但中岛敦更为在意的是站在一目连身前的男人。身着阴阳师的玄色狩衣,红绯的发丝从海蓝眼眸旁流连到脖颈之间。


"中原中也。"


"诶,啊?"中岛敦还未回过神来,瞪圆的琥珀眸子好似受惊的小兽。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名字么?"


大天狗的主人嘴角敛着淡淡的笑意。



"记住了,小鬼。"



"我叫中原中也。"





4.


中原中也是个欧皇。


毋庸置疑。中岛敦加了好友后曾偷偷跑到对方结界里,结果看到里面两只满级茨木童子,一只针女御魂全满五勾玉姑获鸟和妖刀姬,一只四勾玉的花鸟卷以及一只刚刚召唤出来的辉夜姬,整个人都沉默了,被SSR散发的光芒迷的睁不开眼。


再想想那只被勒令来给自己打下手的大天狗,中岛敦终于品尝到羡慕嫉妒恨的滋味。


"怎么,你喜欢?"


"唔啊啊啊中原先生!"中岛敦被神出鬼没的阴阳师惊到大叫,喘了口气无奈道:"为什么您走路没有声音?"


"明明是你太过专注了。"中原中也听到称呼挑了挑眉,"不是说好了叫名字的么?"


"呃,一时半会我改不过来啊中原,中也先生。"


中岛敦望向对方的眼神躲闪,半阖偏移的目光复杂。那日总算知晓大天狗主人姓名,他向中原中也道谢后算是有了些交集,每天过来帮忙的式神也是清一色的SSR。


也不知为何,这一寮的式神都有个奇怪的问好方式——送花。


昨天来的小鹿男送了他一把来自森林深处的蓝色小野花,前天来的青行灯在他头上别了枝夜樱花,大前天来的阎魔索性丢给他一个大花篮,里面满是来自地府的曼陀朱华。


寮里已经快装不下这些花花草草了……


而且中原中也对他太过照顾,饶是中岛敦也察觉出些不对劲来。


别的五十多级的大神都忙着打斗技刷麒麟,怎么就这一个爱好奇特愿意来带他这个二十多级的菜鸟呢?


"先陪你去刷觉醒材料,怎么说也要把妖狐先觉醒了。之后再打套属性好一点的攻击御魂…………小鬼?"


"……好的!"中岛敦如梦初醒,看见对方蹙起的眉头缩缩肩膀,快到喉头的话又咽了下去。


他总有种对方的蓝眼比那只金发大妖怪的气势还要强一些的错觉。


"想说什么?"


"呃……就是感觉,中也先生并不忙呀。跟我遇到的五十级大神相比很不一样呢。"


"哦?"中原中也踏出结界的脚步顿了一下,"哪里不一样?"


"……来带我这样二十级菜鸟的不一样……"小声。




"你是这样想的?"




红绯的发尖在空中漫晃,随着阴阳师的转身划出一弧。中岛敦原本跟在对方身后,却因中原中也突如其来的停止而手足无措,差点没刹住车撞到对方怀里。


但随着对方的唇齿间几个字的蹦出,他还是惊诧到无以复加,没站住脚往前扑去。



"我这是在讨好你。"



中原中也伸手扶住冒失的白发阴阳师,却在下一刻将搀扶的动作改为了暧昧的拥抱。


他低下头将两人原本的距离压缩到所剩无几,连同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




晚霞融入大海。





"……我们见面吧,敦。"






5.

【R:三尾狐】

【R:跳跳妹妹】

【R:青蛙瓷器】

【R:鸦天狗】

【R:雨女】

……

"啊——怎么又是R!"沙发上的白发少年痛心疾首地抱着手机无力地打了个滚,五连抽全R的结果让他感觉到全世界的恶意。

滚着滚着,从沙发的一边滚到另一边,少年白色的柔软头毛抵上一只正翻着书页的修长手指,那只手顿了顿,改为搭上白发少年的肩膀,一把将人搂入怀里。

"还是抽不到?"中原中也凑过去把下巴枕在中岛敦的颈窝,看着手机屏幕上楚楚可怜的雨女笑出声。

"即使是运气差也请不要嘲笑我!"

"笑了又怎么样,都说了我帮你抽,是你自己拒绝的。"

"是中也先生提的要求太过分啦!"

"抽到一次亲一口哪里过分了。"

拒绝和邪恶欧皇势力讲话!实际上是无话可反驳的中岛敦支支吾吾瘪着嘴把头扭到一边,却被对方抓住时机抽走了手里的手机。

中原中也点开一张蓝符随便在上面划拉几笔放在中岛敦眼前。

八百比丘尼的吟唱之后金色符文闪烁,一只金发碧眼的大妖怪扑扇着黑羽从符咒中飞来。


【SSR:大天狗】


"…………"


"喏。"

中原中也心安理得地把脸凑过去,反派的得逞微笑挂在嘴角。


中岛敦吸了吸鼻子,只好捧着对方的脸在上面狠狠地啃了一口。

机会主义者中原中也趁机按住对方的脖颈,捋顺柔软的白发,从背脊下移到腰身,将人放到在沙发上。


手机里中岛敦心心念念好久好久的大天狗默默将团扇挡在眼前。



哦,辣眼睛。


不知道这个新主人明天还能不能给自己打针女御魂。



真是十分捉急。




6.


中岛敦依旧抽不到大天狗。



但结界里已经养了三只大天狗,和结界里的其他SSR聚众打牌唠嗑顺带守护一下自寮主人的结界。



好吧好吧,虽然依旧霉气加身,不过中岛敦得到了一个能够抽到SSR的男朋友。






也算是,心想事成?





END.




许久不写文野,我觉得已经ooc到姥姥家了……。


阴阳师我很久没碰了,如果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也请忽视……qwqqq


希望宁生生不要嫌弃?

评论(14)
热度(130)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