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Still Falling for You』【all敦|圣诞贺文|段子合集】

Ψ´・●・`Ψ Merry X'mas!!yoooooo!

(ㅅ´ ˘ `)♡很多个自己脑洞的世界观,有关圣诞节的小段子。

╮(‵▽′)╭2016年就要过去了,希望大家都不要后悔虚度这一年光阴。

—— —— ——

『吸血鬼并不适合在平安夜喝酒』

平安夜里,横滨市恰到好处地落了雪花。纷纷扬扬的白色精灵在空气中旋转飞舞,亲吻着街道上斑斓冶艳的霓虹,敲打着在睡梦中期待圣诞老人的孩子的屋窗。

也曾听说过,雪花是已逝去的亲人向人间挂念的人捎的信,它们会在那些人的眼前融化,提醒他们,往天上看看。

中岛敦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悄悄关上自己房间的窗缝,掸下肩头鬓角上恰巧费落进来的雪花。他伸了个懒腰,待屋内充足的暖气将方才吹僵的脸颊从新焐热了,才重新踏上通向客厅的走廊。

“太宰先生,你们还要再吃点什么……呃。”

客厅里三个大活人都不见踪影。

他只看见充斥着圣诞树彩灯光芒的客厅里瘫着三只醉醺醺的蝙蝠,较大的那只趴在一个空酒瓶上当做圆筒摇来晃去,一边进行着请勿模仿一边呵呵打着酒嗝哼着不成调的魔鬼乐符。较小的那只更加神志不清,漆黑的翅膀胡乱拍打着散落于茶几上用来装饰圣诞树的铃铛球,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类似于“再来一杯”“老子没醉”之类与事实不符的话语。中等的那只则是迷迷糊糊的呆愣在沙发靠背上,头顶无意识地冒着五彩的酒泡泡,一声不响地打着闷嗝。


……中岛敦苦恼地揉揉头发。

都怪太宰先生说血族要过什么圣诞节,美其名曰圣诞晚会,中也先生应景地从自家城堡里搬回来两米多高的圣诞树,他和芥川辛辛苦苦地装饰完后,太宰治还偷偷摸摸地拿出两瓶不知是从中原中也哪个酒窖里顺来的红酒,以及芥川默默从冰箱和柜子里翻出来的啤酒零食。两种不同类型的酒精在体内混合后充分爆炸,将三只吸血鬼统统炸回了原型。唯一没成年嘬着橙汁的中岛敦反倒成了最为清醒的那一个,也成为了肩负将三只醉鬼领回屋子的任务的一个。

“什么嘛……说好的要high到凌晨的呢?”中岛敦认命上前将各种零食袋子,空啤酒瓶塞入了垃圾桶。然后一手一只,拎起了还在酒瓶上玩的不亦乐乎的太宰治和沙发上变成一滩的芥川龙之介,分别丢入到对应的房间里去,最后意思意思还是给盖了被子。

待他回到客厅小心翼翼地将中原中也捧起准备将其送进房间时,蝙蝠懒洋洋地掀开湛蓝色的眼睛瞥了他一眼,小小的尖牙随着三个发音若隐若现。

“敦……?”

“是我,中也先生。”蝙蝠虽然是生活在黑暗中,,嘈杂得曾经令中岛敦莫名惧怕的物种,但眼前的这只不仅可以捧在手心里,而且养得油光水亮的皮毛蹭在皮肤上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敦有些心痒,忍不住放缓了脚步。

听到回应后中原中也竟然扑扇着翅膀飞了起来,摇摇晃晃如同失去雷达的飞机在空中拐了几个惊心动魄的弯,最终直接撞上了中岛敦的正面,爪子扯着白色无规则的刘海依依不舍。

“呜啊啊啊中也先生快放手我看不到了路了!会撞墙啊!”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蝙蝠哼哼一声,调整着身体的位置慢慢下移。“小鬼,头再抬高一点。”

“您喝醉了,赶紧下来不要闹了!”中岛敦总算捉住在自己脸上扭来扭去糊了自己一脸酒味儿的罪魁祸首。对方却依旧负隅顽抗,像是不达到什么目的坚决不罢休的样子。最终中岛敦因为看不清路仰面摔倒在了中原中也的床上,蝙蝠趁机扑腾翅膀,让自己的尖牙如愿以偿地触碰到少年柔软的唇瓣。

“唔……?!”紫金色的瞳孔微微收缩。

中原中也翻了个身,从中岛敦的脸上滚了下去,落在了床铺上,嘴中依旧喃喃有词,只是喝醉的状态下完全没有任何逻辑性,却依旧让白发少年心中一暖。

“小鬼的苦瓜脸摆一天是为了给谁看啊……看得真让人不爽……”

“可恶的太宰,比我先提出来开圣诞晚会这件事情……”

“……芥川那小子竟然帮青花鱼偷我的酒…嗝…”

“圣诞节有我陪你……有什么好伤心的……”

“能得到本大爷我的吻的人……就该高兴起来啊……”

怪不得。

怪不得会出现这样突如其来的计划,只因为他自己在节日的到来时不免想起已故的养父母,而感到一丝寂寞的神情。

原来他们都看在眼里。

“噗。”中岛敦捂住嘴,尽力地避免太过于高兴的笑声从指缝间遗漏出来。他轻轻的为中原中也盖上了被子。“只用蝙蝠的形态,不能算吻啊,中也先生。”




待明日圣诞节的第一片雪花融化于我眼前的时候,请再来一次吧。






『挂星星可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

“还……还差一点……”

洒满金粉的金属球被死死攥在手心,顶部延伸出来的挂绳随着中岛敦踮起的脚尖上下不稳地晃动着,迟迟挨不到近在咫尺的树枝。

一只手忽然伸过他的头顶,将那根树枝压了下来,金属球便顺利地挂了上去。

“啊,谢……。”中岛敦转过头去,对上那双波澜不惊的黑瞳,缓缓闭了嘴巴。但最后还是不情愿地吐出后一个音节,“谢。”

芥川龙之介没有再给予过他任何一个眼神交流,只是弯下腰将中岛敦脚旁装满圣诞装饰品抱起来,伸出黑色翅膀缓缓朝空中飞去。

中岛敦杵在原地呆愣了一瞬后皱起眉头。“……这算什么啊。”

新年将至,中岛神社中来往的人与妖怪渐渐多了起来,人类的祈愿实现与妖怪的拜访让神社的继承人,唯一一个见习法师中岛敦忙得焦头烂额。心性自由无束的酒吞童子有时会来帮忙,但大多时候处于神隐外出寻找自杀地点或者殉情对象的状态里。而九尾狐不喜繁多杂事,顶多在有妖怪闹事抢夺神社福泽时会勉强拿出几根尾巴应付一下,其他时间都跑出去找大妖怪打架去了。

幸好身为阴阳师的泉镜花送给他一对座敷童子作为帮手,要不然在新年到来之前他就累垮了也说不定。

至于芥川。上个星期忘记佩戴由他的羽毛制成的守护符而在学校里被堕神偷袭差点死于非命,幸好感觉到中岛敦身上结界破碎的太宰治叫来芥川搭救,他才得以逃脱。但之后又和芥川围绕着“为何不戴守护符”吵了一架,新仇旧怨像个滚线球被猫爪缠绕在一起。

即使对方是三大妖族之一的大天狗,中岛敦也不会轻易屈服于芥川龙之介强硬的束缚。

今日是西方的平安夜,中岛敦便借此在新年到来之前让自己休息一下,发动中岛神社里的式神和他一起装饰神社后院的那棵大神树。但是由于身高的限制问题,中岛敦只好羡慕地看着鬼火,座敷童子他们轻松地飘到了树的中部,抑或是中原中也伸缩自如的尾巴在树的四周荡来荡去。

至于趴在酒葫芦上偷懒的太宰治,敦并不想再过多做无谓的动员了。

“啊,还有一颗最顶端的星星。”中岛敦弯腰拾起靠在角落的巨大的金属星,抬起头预测了一下从地面到树顶的距离,不免有些挫败。

“要帮忙吗,中岛大人?”糯糯地声线从旁边响起。

“呃,鬼火酱,你不能随便接触人类的物体哦,会燃烧的。”

“哈?需要那么麻烦么,直接甩上去不就好了!”中原中也罪恶的尾巴朝着中岛敦手中的星星嗖地卷了过去,敦赶紧将星星护在怀里跑开,朝后方匆匆喊叫。

“会摔碎的中也先生!请温柔一些!……呜哇!”最后还是被追上来的狐狸尾巴轻轻地敲了头。中岛敦瘪着嘴摸摸脑袋,小声自语。


我想要自己挂啊。


“要挂上去?”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低音,余光还能窥见一点黑羽的边沿。中岛敦扭过身,发现对方怀里的一大箱装饰物都消失地无影无踪。他有些不想直视那双时刻都是静止的眼睛,于是回过头准备把星星放下。

“不了,待会让座敷童子代劳吧。”

“明明说自己想挂的,人类都是这么反复无常的生物么。”

妖怪的视线缓缓上移,四周点起的石灯昏黄光线将神树拂上磨砂般神秘的朦胧,树顶不甚明晰。他忽视被听见心声的中岛敦慌张地自圆其说,直接了当地揽住对方的背,弯腰捉住腿弯将人打横抱了起来,黑色翅膀同时扇动,打乱周围的气流悠悠地朝神树飞去。

“哇啊……!”高空中的凛冽冷风迷了中岛敦的眼,离开地面的他依旧不适应,依靠人类的本能死死抱住芥川的脖颈。

“放手……”芥川龙之介的脸色发白,飞到一半停了下来。“掐住脖子了……。”


“对不起!”中岛敦赶紧给人松开。


木屐如蜻蜓点水般轻盈落于神树树顶的枝头,芥川龙之介借着相同的姿势蹲下身,朝怀里死死闭眼缩成绒球模样的中岛敦投去嫌弃的一乜。

“喂,要挂就快点挂。”

“啊,到,到了么?”中岛敦颤颤巍巍眯开一条缝,一再提醒自己不要朝下看。在确定已经到达树顶后带着油然而生的兴奋与满足将怀里的星星郑重地紧紧系在了最高处的枝丫上。

“好了!”中岛敦心满意足地拍拍手,“我们下去吧。”

没有回应。

他疑惑地抬眼望去,却发觉一点白色落在鼻尖沁着凉意。紫金色的眼瞳因为惊讶而微微睁大,雪花正巧融于眼角,融成一片黄昏海。

“哇,竟然……竟然下雪了。”

“啊。”

芥川龙之介也微微扬起头,鬓角的尾端雪白的颜色与背景溶成一处,被吐息之间消散即逝的灰所熏染模糊了锋利的棱角,竟生出一丝少见的温韵来。


中岛敦忽然移不开眼,甚至在祈祷神明,在这一刻不要让他回过头来。

仅仅只要这一刻。

“回去了。”

“等,等一下!”胸口处黑色的羽织被人类少年攥到发烫。中岛敦下意识所抬高声音的拒绝,却在后面的几个字渐渐落了气势,最后支吾着消散于冰冷的空气中。

“……就这样,就这样再待一会儿。”

“……。”

“拜托了……”

神明还是没能听到少年的祈祷,放任那只强大而美丽的妖怪一点一点地,回过头来。

漆黑羽翼以缓慢的姿态包合住怀里的白发少年,一如妖怪深藏心底从未道出的守护,让他免受了蚀骨寒风的侵犯,不会就此与雪融为一体,从他的身旁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


他点点头。




END.



本来还想再加一个太敦的qwqq但是时间不够了非常抱歉!!也许下个星期还会再补充设定的!

依旧是手机更文,能赶上圣诞节真是的太好了(痛哭流涕)用了血族paro和妖怪paro的世界观,希望大家能喜欢wwww!




评论(7)
热度(224)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