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港口狂犬的七日观察报告·上』【芥敦|日常向撒糖|短篇】

(ง ´͈౪`͈)ว全员助攻。

_(´ཀ`」 ∠)_含蓄表白。

"٩(๑ᵒ̴̶̷͈̀ ᗜ ᵒ̴̶̷͈́)و论浪漫不如芥川。

主敦视角。

很久没有写芥敦了,但是脑洞一大堆,都躺在本子上www期中考完了,咱们一个一个来。

—— —— ——

00.

咯哒。

白色瓷杯中的红茶映着头顶白炽灯的光泛出银沙。随着手主人优雅的动作晃荡散开。

咕噜。

负责客人茶水的谷崎直美忍不住抿抿薄唇,紧张的咽下口水,抱着盘子的手颤颤巍巍,背脊上的肌肉一抽一抽地发痛。躲藏在办公桌后面的谷崎润一郎突然如同陷阵烈士一般冲了过去一把扛起妹妹,然后又如同脱膛子弹冲回办公桌下,伸出半个脑袋呈吃瓜群众状。

国木田立于休息室前,一手执笔,一手紧捏理想之本,屏气凝神,双脚前后分开,上身微侧,表情森然,蓄势待发。

与谢野从医务室里兴兴然探出头来,一把锋芒毕露的柴刀在她的黑色手套中耍了个花。

太宰治懒懒地靠着中岛敦趴在距离休息室不到三米的大门旁观望,成为支柱的中岛敦则艰难地扒着门框保持平衡。

对面侧头窥探的泉镜花和服袖中一点银光闪出毒芒。

江户川乱步和宫泽贤治在办公室里比赛转椅子。

被无数双或警觉或敌视的目光戳刺的金发女人呷了一口红茶,靠坐在沙发上换了个舒适的坐姿,干练的西服外套随着动作碰撞出褶皱。察觉气氛的凝固,她忽然展颜一笑。

“莫非这就是武装侦探社的待客之道?”

“我们只待与侦探社毫无冲突,寻求帮助的人为客人。”

国木田单指撑起眼镜,反射出一道紧蹙的光。

“圈套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设下,没有猛兽会愚蠢到这种程度——

“樋口一叶小姐。”

樋口一叶嗅到对方话语之中的警告。她放下茶杯,端正了坐姿,叹了口气苦笑道:“请放心,这一次拜访,我并不是受到组织的命令,也没有带什么危险器械。”

“我只想向你们——武装侦探社的一个成员,为我解决一件事,报酬随便你们开。”

“哦呀~这位美丽的小姐,该不会又是什么粗劣的陷阱吧,顾客信任缺失可是很难办哦。”太宰治从门框外探出头来,语气轻快道。

樋口一叶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委托缓缓道来。

“我,希望委托侦探社社员中岛敦,为我调查一件事情。”

“嗯……嗯?!”中岛敦原本承受着太宰治九十厘米的体重,冷不丁被唤名脚下一个踉跄没有站稳——或许还有太宰先生突然往他的后腰顶了一把——从门框旁弹了出来,疑惑地对上了樋口一叶的复杂目光。

他站稳后,微妙地用手指挠挠脸,缓声道。

“武装侦探社中岛敦,请、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01.

【“呃……早上八点二十四分,发现目标,目标进入甜品店,买了两个红豆面包,一杯咖啡。”

“早上九点钟到达港口黑手党总部。……晚上六点钟离开。”

“回家了?”

“是的,和那个,叫银的……女孩。”】

周一的广场不及周末的人山人海,如潮水般的人流攒动地更快些,上班族手忙脚乱地啃着快餐,抱着公文包行色匆匆,无人会在意平淡琐碎的时间里多出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外。

中岛敦无疑是在庆幸这一点。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比起跟踪,他更宁愿去完成寻找走失猫狗,调解社会矛盾的任务。

此时的他嘴里叼着早晨镜花做的早饭,弯着腰猫在休闲广场的雕像下,握着一个上翻似的记录小册,另一只手惴惴地攥着一支笔,盯着百米开外的黑点,心如擂鼓。

黑点从甜品店里走出来,部分虎化后的听力还能清楚的听见挂在门把的铃铛与玻璃碰出清脆的一响。

急急忙忙地在小本上潦草地猛划几笔,中岛敦忙不迭跟上黑色风衣的脚步,一路走走停停,始终保持在两百米的距离内。

他可不想再起什么冲突挂在黑兽上当串烧——说真心话,这种任务给他一百万日元也不会接。哪知太宰先生说要好好训练他的异能,自作主张以老师的名义代替答应了还煞有介事地列出一张训练单,让他瞬间有一种辞职的冲动。

黑衣加快了脚步,往港黑总部而去。中岛敦踌躇片刻还是选择一处可以看得清港黑总部大门的高楼天台窝了上去,一双金晃晃的虎瞳直勾勾地盯着那个黑发青年一步步消失不见。

中岛敦低下头看了眼手表,九点整。

……再次看到则是晚上六点左右了。

他果然不该接这个毫无任何意义的任务,太宰先生值得被戳一戳小人。

敦苦着脸捶捶僵硬的肩膀,在此之前为了不让目标离开监控范围,午饭和早饭都是拜托镜花送来的。一个极其无聊的下午,还不如去寻找小猫小狗解决家庭纠纷替老奶奶拔萝卜……

昏昏欲睡的金色虎瞳忽然睁大,映出一抹不明晰的黑——是两个人。

目标旁边还有一个人?!那么快他就能完成任务了?

天台上的风在黄昏过后忽然有些凉,将晃神的敦激醒。

他最终将虎瞳缩了缩,调整焦距,才看清那人身旁用银面具遮了半张脸庞的暗杀者,不过中岛敦自从知道了她的真实外貌——呃,还是亲切地称呼为小银吧。

好吧,兄妹双双把家还。

中岛敦卸了口气,突然感觉垂在身体里每一根骨头上的重量,随着一口气徐徐吐出碎得七零八落,落在身旁。

持续使用能力的疲惫终于让他忍不住倒在天台上睡着了。

只是碎在身旁的那些重量的残块硌得中岛敦全身难受。

他闭上眼睛。



02.

【“早上的上班时间不变。”

“下午三点四十左右与黑蜥蜴在港口调货,五点回到总部。”

“然后下班了。”

“……前辈的工作事项我比你还要了如指掌,难道就没有别的了吗?”

“……面对芥川这样毫无生活乐趣的人,还是不要期待太多了,樋口小姐。”】

又是无聊的一天。最初的紧张已是烟消云散,只剩下重复的枯燥。

趴在集装箱半晌,中岛敦索性练起异能,开了虎眼在对方身形的棱角上打量细节。

中岛敦承认他的任务目标,上个星期才与他再次合作的搭档芥川龙之介安静时有那么一个小指节的赏心悦目——仅仅是安静时,独自立在海港的最高点敛目之中是黑色的波澜,时不时因为海风的微凉捂嘴轻咳,宛如一座古老的灯塔,海浪让锈迹爬满风衣的下摆,却又无心令他坚硬,生出扎人的锈刺;有的人被他孤傲的神秘吸引,却又被那锈刺害得遍体鳞伤,无辜可怜。

中岛敦无端叹了口气,觉着自己就有些可怜。

海风又大了一些,于是正沉浸于青春感伤的敦看见芥川的小洋裙随风飘荡。

……噗。

他发誓坚决不去偷偷翻太宰先生桌上的诗集了,似乎有点酸的倒牙。

然后他又发誓坚决不觉得芥川龙之介长得好看了,这件事太过惊悚,这种思想太过危险,上个星期对方戳在自己身上的那几个洞他还疼着呢——心理创伤。

芥川龙之介本来就应该是凶神恶煞的,明明每次看到他的时候那少的可怜的眉毛都会锁起来,锁成褶皱山脉,从黑泥里淌出来的面目可憎。

怎么会好看。

抬手看看手表,差不多五点整的样子,海港的货物被搬得七七八八。于是中岛敦起身跳下集装箱,准备在芥川必经之路等待,顺便买上自己的晚餐。


中岛敦对于白虎的平衡力向来掌握地很好,但作为白虎的敏锐度似乎还要差一些。

“那边是什么人!!”

……糟糕。

中岛敦只是来得及看一眼背后,发现自己的巡逻黑手党皱眉地朝自己冲来还准备拔枪时心中暗骂一声不妙,赶紧闪入一处缝隙化出虎臂扒住集装箱的铁皮,硬生生扣下一个窟窿当做着力点飞快地逃了。

呜哇。逃出海港的他羞愧捂脸,一身标志性的白衬衫背带裤没换,虎爪痕迹更是明晃晃地泄露罪魁祸首就是月下兽这样的事实,况且刚刚的声响太大——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或许向樋口一叶请辞才是最好的选择。

闯了祸的老虎垂头丧气地向侦探社的方向走去。



03.

【“今天如何?”

“我下午遇到芥川了……呃,偶然碰到。”

“……那,有收获吗?”

“我猜一定是芥川长得太凶了才会没有什么女孩子来找他搭话的……。”

“不,前辈的温柔,总是隐藏在尖刺之下。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中岛敦发现自己与那黑影的方向正好相向时,感觉刚刚吃的鳗鱼饭在胃里翻滚了一下。而对方的黑眼睛也注意到了自己,现在装作没有看到再偷偷跟踪未免太过奇怪,只好硬着头皮迎着目光上了。

走近了,中岛敦才发现芥川龙之介一身黑还是一身黑,但款式变成了高领休闲装,衬着那副修长的身体还算合适。

“呃,芥川,你换衣服了……?”

“今日无事,没有工作。”芥川瞥了对方一眼施舍了一段八字应答,将挂在领口的墨镜取下来戴上,绕过中岛敦往人流密集的方向走去。

中岛敦的手还在口袋里紧紧握着记录本,他忐忑的盯着那人有些单薄的背脊,最后还是迈步跟了上去。

一分钟后。

“……人虎,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谁跟着你了?我正好也要买点东西,不行吗?”

墨镜下的眼睛眯了眯,芥川就这么看着中岛敦话里带着一股子火药味,一边脚步生风快速地超过他向前走去。于是他甩头走往另一个方向,不到一分钟,熟悉的脚步声又在后方响起。

芥川面无表情地回头,黑色休闲装上缓缓浮现出红黑色的暗沉影子张开警告的獠牙。中岛敦顿时慌乱地拐了个弯,进了一家服装店装作自己是在挑挑捡捡的模样,实则怕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忽然发招而冷汗岑岑。

不过还好对方似乎也不想生出什么事端,几秒后就收起异能,往斜前方的一家居酒屋走去。这回中岛敦耐心等待着对方与自己的距离增长到应该不能察觉自己的脚步声时才从服装店门口溜出来,小跑向那家居酒屋。

还未踏上台阶,腰间便缠上了什么东西,一股强大而熟悉的力量将自己拉入了居酒屋旁的一处暗巷里。后背挨上潮湿冰冷的墙壁才让中岛敦茫然中惊醒,正巧对上那双近到可以数清眼睫毛的黑曜石。

没有墨镜的阻挡,这双眼睛似乎能够望到底,直勾勾地挤进他的视线,甚至可以把一个赤裸裸的中岛敦从肉里血里刨出来——敦赶紧低下头,余光落在垂于自己脸颊边泛白的鬓角。

“怎么,不是去买衣服的吗。”

鼻息呼在头顶发璇,好痒,敦缩缩脖子。

“……我只是逛一逛,最终目的是为了来这里给大家买酒酿丸子的,有什么问题吗?”

“你以为我会相信如此蹩脚的谎言?从一开始就鬼鬼祟祟,人虎,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这似乎跟芥川你没什么很大的关系吧,我已经说过了,顺路。”

不要慌,不要慌。就像你们平常战斗时的交流风格一般,字字句句中总要有那么一点锋利的东西 不戳在身上感不到疼还会觉得别扭一样,总要有个人落得鲜血淋漓才肯收场。

中岛敦这样想着抬起头,对峙般盯着他的黑瞳,这时候表现出的半点心虚都会被对方收入眼底。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将他激怒,身上的衬衫又要报废而已。

意外地是,敦似乎等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却迟迟没有被贯穿的感觉,腰上的黑影也仅仅是束着自己的腰而已。

唯一让他有些在意的,是黑色的眼眸中映着的自己,泛着淡淡波纹。似乎是暗巷中的一阵清风掠过,让这潭死水荡起了涟漪。

芥川龙之介凝视着绛紫泛金的眸子半晌,最后以一手捂住半张脸咳了一下,黑兽也迅速消失,也无任何言语。待中岛敦转头望去,对方已经出了小巷转身进居酒屋了。

于是他没有多想,赶忙后脚踏了进去,在距离对方三四个位子的地方坐下,点了一份酒酿丸子,然后翻出本子翘首以待。

等待什么呢?等待某个靓丽的倩影能够慰藉不远处的那个孤独的背影吗?

中岛敦咬着笔思绪混乱,忽然方才胡乱打消对方戒心的一点点愉悦都消失殆尽了。

可惜的是,直到芥川龙之介离开,他的身边也没有任何人。

嘛,果然还是芥川长得太凶,才会没有女孩子愿意搭讪他吧。

中岛敦坐在店中的木椅子上盯着记录本发了半天的呆,最终决定又多买了几碗酒酿丸子,准备带回去犒劳侦探社的大家。


TBC.



诶多,明明是甜文来着啊?为啥感觉文风变得那么虐呢……。

总之,大家在伏笔里慢慢找糖?

快夸我劳模!双更达成,上床睡觉。


评论(6)
热度(190)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