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Marry Me』【中敦|给琉夜夜的贺礼|短篇】

√答应琉夜夜痊愈后的中敦婚后梗www @流光殘夜 

 

√其实大部分都是结婚情节233333但是中敦不管何时都是在热恋蜜月期好吗!

 

√别名:《所以说我的婚礼为什么跟别人不一样》

 

 

 

1.

 

长岛川医生第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场景。

 

作为一名毫无道德责任感的外科医生,在黑市中混迹多年,给无数大佬接过骨治过病听过手枪在自己耳边上膛,自认受过人生历练,从此看破红尘。直到上个月受港口黑手党的邀请成为这里的常驻医生,才发现这个世界真大无奇不有。

 

比如说,自己的任职同事和直属上司与听说是敌对组织的武装侦探社一起坐在急救室外的长条椅上,分割成两大阵地大眼瞪小眼,甚至有几把犀利的眼刀误伤了自己——他们身上礼服西装和精致妆容乱七八糟,狼狈不已,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甘畅淋漓的战斗。

 

不不不,也许应该用进行时,硝烟味真是苦了他将犯的鼻炎。长岛川医生从口袋掏出手绢擦擦额角的汗滴,极不情愿地举起手中的医疗单,急切地想要把家属签名后的狗爬字辨认清楚。

 

“咳咳,那什么。中原中也先生的家属——中,中原小姐?”真是,赶紧给我去国小深造个六年再来写字啊!害他又在这个地方多呆了两秒!

 

长岛川医生强忍着没有拔腿跑回急救室的冲动接受着聚焦在他身上的各色眼神三秒,却发现无人应答。

 

“中原小姐?”

 

还是没有人应答。

 

他索性叫了全名,人在困境中是可以爆发出无限潜力的,所以这一句他喊的是荡气回肠,余音缭绕。

 

“——请问中原中也先生的家属中原敦小姐在吗!!”

 

“在在在!!……对不起我没意识到是在叫我!”

 

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白发少年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举起手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仿佛初次被老师点名的小学生般懵懂无措,紫金瞳孔中却隐隐带着些期待的微光。少年身上的白西装比其他人看起来更破烂,袖口裤头都撕裂成了布条,染了一身飞灰血迹,白发滑稽地结块翘起,仿佛像是从煤堆里捞起来的一样灰不溜秋。

 

但他的脸上洋溢的笑容抹着羞涩。

 

如同他举起的左手无名指上的金属指环一样耀眼。

 

 

 

2.

 

中岛敦过去对于结婚的定义只停留在小时候在孤儿院的小书柜里翻出来的童话书。

 

他记得穿着西装豹子先生温柔地执起穿着婚纱兔子小姐的左手套上指环,在青青草地上一齐伫立于猫头鹰先生的面前。猫头鹰先生的翅膀捧着一本标了十字的圣经宣布他们正式成为夫妻时,豹子先生激动地与兔子小姐亲吻,几声彩花爆响,在森林里所有动物的祝福中留下了幸福的泪水。

 

暂且不说肉食动物是怎么与草食动物通婚的,动物肉垫的大小指环套上去又有多别扭——但敦在昏暗房间里借着不甚明晰的月光如同珍宝地捧着童话书的时候,他只知道结婚大概是很快乐很快乐的事情。至少会快乐到流眼泪,眼泪还是甜的。

 

直到他在阴差阳错之下进入侦探社,阴差阳错地遇到中原中也,阴差阳错地与他相知相恋相爱,这些过程完全没有任何人给他提供恋爱宝典之类的东西,以至于当对方借着酒意在深夜时分的大街上向他求婚的时候,他也借着一头热,或者是更深层次的——比如想尝尝甜的眼泪——抱着中原先生吼出了那句我愿意。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在小矮人的炫耀中被手机短信吵得一夜未眠的太宰治瞪着一双熊猫眼恨铁不成钢地摇着中岛敦的肩膀,痛心疾首地告诉他。

 

敦君!!我的敦君啊!!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现在已经将一只脚踏入了棺材知道吗!外面的世界多么姹紫嫣红春光明媚,你却给自己织了茧子,愚昧无知地蒙住了双眼。

 

敦君!!我的敦君啊!!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即使要躺棺材也要选一个大一点的啊——更何况还是那只蛞蝓小矮人的棺材!踏进去还不知道挤不挤得进去!

 

中岛敦被他摇的晕头转向,第一次意识到结婚是那么麻烦的事情。

 

于是他认真地请教,所以结婚的时候,还要和中原中也先生躺棺材才能算完成仪式吗?

 

太宰治哭得更加哀恸。

 

中岛敦疑惑地面对侦探社一干憋笑的表情,却不知道更加可怕的东西在后面。

 

 

 

 

3.

步入黄昏前的红霞蔓延天际,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拖着支离破碎的后备箱在横滨的海岸公路上极速狂奔。

 

“小鬼,低头!”

 

那只没有戴皮质手套的手带着熟悉的体温一把摁下他的脑袋,中岛敦顿时感觉到子弹在空气中碰擦出火花,仿佛烧着了他的发梢。

 

他在呼啸风声中艰难地侧过头去,急速中的无形风刃一刀刀切割着视网膜,后方不远处的几辆同样加速的黑色轿车就这么撞进了他的眼睛,撞得有些金属质感的干涩。

 

“中也先生,就这么让他们追击我们,真的不要紧吗?!”中岛敦忙缩回座位免得被当靶子,他扯了扯衬衣的衣领吐出一口浊气,心鼓咚咚咚的震耳欲聋。

 

从去往婚礼教堂的路上被突然袭击开始,他的心跳大概就没有缓慢过,但无法预测的恐惧在中原中也出现并把刚刚解除虎化的他拉上车之后便已消散一空。

 

短暂地解释过后,中岛敦才知道是港口黑手党过去消灭的对手,由中原中也亲手带人镇压的家族残部不知从哪个探子手中买到了情报,选择中原中也最为懈怠的时间伺机报仇。作为婚礼另一个当事人的中岛敦自然而然地成了对方的目标——也许那些残部做的打算是将看起来更人畜无害的他绑去威胁仇人,却不知道这个温润的白发少年就是侦探社的守护白虎。

 

现在中岛敦总算相信太宰先生说的那句名言:“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了。如果不是他虎化及时,大概冲着他脑袋来的几颗子弹真的会让他带着对中也先生的爱情进坟墓。

 

比起婚礼,大概保命才是最重要的选择……中岛敦失落地叹了口气。

 

从刚才便握着手机不知在等待着什么的中原中也终于在一声提示音过后将其放入了口袋,微微一瞟后视镜中黑色轿车车顶冒出的金属机械,嘴角溢出不屑冷笑。

 

“敦,安全带系好了吗?”

 

“是,是的,中原先生。”

 

“抓紧。”

 

话音刚落,中岛敦甚至还在咀嚼中原先生沉稳的发音,对方便行云流水地拉起手刹猛踩油门,干净利落地把方向盘打了个转。红色猛兽在冲向海蚀悬崖旁的护栏时如同按下禁止般急停下,紧接一个漂亮的甩尾爆发出尖锐咆哮,闪现般滑入左向的拐角。

 

 

车轮与柏油地极度摩擦时还伴有导弹冲出炮筒的狂啸,虎化后的听力令中岛敦立刻辨认出对方使用了小型导弹炮,却被中原中也熟练的漂移避过。为首的几辆甚至没能及时踩下刹车,直直地冲出护栏消失在了汹涌海浪中。

 

余下几辆虽然慢下仍然不甘放弃,死咬在红色猛兽的尾端不依不饶。

 

 

“刚刚那个是漂移吗!中也先生好厉害!”

 

“哼,小子,现在说的话为时过早了。”中原中也得意地笑着活动颈部,似乎对中岛敦的崇拜目光十分适用,成就感爆棚。于是他单手掌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把小老虎拽过来在他的发顶亲了一口。“我不介意你把这句话放在婚礼后慢慢说给我听。”

 

 

被亲了!猝不及防被流氓会心一击的敦脸熟耳热地捂着头顶的那簇头发支支吾吾应了声。

 

 

“我们现在逃到这里,太宰先生他们,还有芥川他们没有我们的消息会不会很着急啊……”中岛敦突然想起被当做宾客邀请的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一众恐怕还候在教堂,才发现自己感觉忘了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大概也被袭击了吧,这次报仇的目标是整个黑手党。我才不管死青鱼那个家伙——不过要纠正一点,我们可不是在逃,老子才没这个闲情雅致浪费终身大事的时间和这些虫子耗。”

 

 

“——是请君入瓮啊,小鬼。”

 

 

中岛敦忽然明白了。“所以刚刚是在……?”

 

 

“啊啊,首领下达命令了。这样终究是养痈遗患,还不如把背后那个人揪出来连根拔干净了。就是不能现在直接出手,啧。”中原中也想起森鸥外给他发来的带有各种各样的颜表情短信落款还要赞美一下穿礼服的爱丽丝有多可爱,再次觉得前途阴暗。不过为了说服他配合计划,森鸥外倒是提出了一个比八二年的干红更令他心动的条件。

 

 

一个月的带薪蜜月假期。

 

 

简直戳到中原中也心坎上了。

 

 

温存时刻还未持续多久,几只死缠烂打的跟屁虫又进入了手枪射程,兵兵乓乓响个没完。这样下去还没到圈套点这辆车就要报废。中岛敦刚想请示需不需要他变身去做一些适当骚扰时,就见中原中也用重力挡住下一波子弹后撩开黑色西服后摆,从后腰处掏出一把半自动手枪递给他。

 

“会开车吧?”

 

中岛敦似乎察觉到对方的意图,顿时觉得躺在自己手心的手枪烫了不少,急忙道:“会,会的!但但但是中也先生我不会用枪,打掩护的话会很勉强的!”他是个近攻,不是远程!

 

中原中也将顶盖打开,利落翻身到了后座站起身来。冲他飞速而来的子弹如同臣服于无法触及的威慑颤抖着停驻,然后纷纷如断翼之鸟掉在地上。

 

 

那抹及肩的枫糖颜色在空中被风挽出一个弧度之前,中岛敦看见那男人侧过头,宛如海湾的眸静静睨着他。

 

 

“谁叫你打掩护了?”

 

“没用过就拿着好好玩。”顺便欣赏一下本干部潇洒的战姿。

 

 

在那一个瞬间,中岛敦怀疑过自己的心脏会不会在下一秒因为运作过渡而爆炸。

 

 

 

4.

 

“所以中也你因为沉溺于耍帅撩敦君,一个不小心玩脱了进入圈套之前忘记回到你那辆红色小可爱上,差点和黑色轿车一起——”

 

“不要把我说得跟智障一样啊混蛋!”右腿处缠绕着石膏绷带的中原中也坐在轮椅上被长岛川医生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还没和中岛敦打个招呼就让太宰治煞风景地插了话,令中也的心情顿时下降到历史最低点,挣扎着想起身揍人,被敦奋力按下。而长岛川医生由于念错了性别原因处理本职工作后立刻消失无影了。“你这家伙明明知道得很清楚。”

 

太宰治耸耸肩不置可否,中岛敦则是见到中原中也没有大碍松了口气,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回想之前依旧吓了一身冷汗。

 

知晓港口黑手党最强带有何种可怕的战斗力,对方明显也下了两败俱伤甚至拉人陪葬的决心。当中原中也在敌方车上破坏了火药战力后见时机成熟准备回车时,才发觉有异能者定住了他的行动,落入炸弹陷阱时竭尽全力挣开束缚跳出车才没有被爆炸波及,但也因为脱力摔在了路旁石壁上断了一条腿。

 

中岛敦见事有变故急忙半虎化一同跳出了车,在陷阱爆炸前将人带离了危险区,落在了海岸公路旁的海礁上等待救援。

 

他还记得中原中也由于疼痛,表情都有些扭曲,全身的血迹斑斑与他一样狼狈。

 

他还记得因为对方的体温由于失血而下降时恐惧感如同潮水般铺天盖地地朝他涌来。

 

他还记得中原中也昏迷之前挣扎着把保护得完好无损的小盒子塞进了自己手里,轻声呢喃道。

 

 

“婚还没结成……我怎么可能会死呢…”

 

“….先把戒指给我戴上,这样就没有时间给你后悔了….”

 

 

他还记得自己硬生生把眼泪逼了回去,拥住陷入昏迷的中原中也,忍着颤音笑。

 

 

远处,日落之前的霞与星辰在中岛敦的眼中汇聚成一片澄澈海。

 

 

“好的,中也先生。”

 

 

 

 

5.

 

“我要拆了这所该死的医院!”

 

还没有半天,新负伤的港口黑手党干部大人就已坐不住,强烈抗议需要出院,现在待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面都是在消耗他辛辛苦苦争取来的蜜月期啊!怎么可以浪费在这种小伤小病上呢!他可是连旅游蜜月的行程都安排妥当了!

 

换了身衣服的中岛敦无奈地从病房的洗手间走出来,他刚刚才与黑手党和侦探社的宾客道了抱歉,把大家一一送走。走之前泉镜花转过头拉住他还问会不会再办婚礼。

 

他想了想有些委屈,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什么神圣的宣誓,缤纷的彩花,幸福的泪水。到他这里就变成了疯狂的追杀,爆炸的火花,头破血流的惨状。最重要的是中也先生还受了伤——即使是他雀跃了一个星期的婚礼,却害中原中也受伤的话,他宁可永远不办。

 

中原中也闻言,橙色的卷发都快要炸起来。“那怎么可以!不办婚礼怎么能让其他人知道小鬼你全身上下都盖上了我的戳!”

 

……从某些方面来看,中也先生真是幼稚的不得了。

 

“先要把伤养好才能出院啊,请不要任性,中也先生。”中岛敦把切好的水果摆放于白瓷盘上,用牙签戳起一块递到他的嘴边,“等您的腿痊愈了,我跟您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都没有问题。”

 

 

中原中也挑起一边眉毛,促狭地笑——把嘴角歪成暧昧的弧度,湛蓝的眸子懒懒地眯着中岛敦,一只手握住对方抵在他嘴边的那只手的手腕,用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内侧的小块皮肤。

 

“……任何事?那先把婚礼晚上的事情做了如何?”

 

“…... ……呃。”

 

中原中也满意地看着对方脸上的酡红一直蔓延到耳根,却在下一秒惊讶于小鬼抬起头后忽然坚定的目光,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膝盖合拢双手放平地端坐着。

 

“……好的!如,如果中原先生想的话我没问题!”

 

“噗嗤……!哈哈哈...”

 

“请不要笑啊!我有很认真考虑过的!啊啊,中也先生真是的!”

 

中岛敦被笑得有些窘迫,刚刚建立好的勇气再次被打消。恼羞成怒地准备抽开手,却被捉地更紧。

 

随即,一个吻落在了他左手无名指的铂金戒指上,伴随着轻飘飘垂下的橙色发丝,搔得手背微痒。

 

“医疗单上的名字让我很开心,敦。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给你一个婚礼,你的每一个期待我都想要实现。”

 

 

 

 

 

无论是过去的遗憾,现在的期望,未来的展望,我都想要陪在你的身边,亲手与你一同将它们都变成难忘回忆。

 

 

 

所以,我们结婚吧。

 

 

 

 

 

“Would you marry me?”

 

“好的中也先生!”

 

“…这种时候要说yes啊笨蛋。”

 

“那,那就yes!”

 

 

 

—END—

 




看了看凌晨三点,我又超字数了,顺便还烂尾了QAAAAQ!!!!


等我明天有时间再改改.....望吃得开心~

评论(27)
热度(217)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