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三步台阶⑤』【中敦|校园梗|双向暗恋|伪完结】

完结啦。

 

7.

 

 

【法则七:有时,只需要伸出手,只需要一点点勇敢。】

 


在全身的疼痛之中,敦的眼睛挣扎着眯开一条缝。

 


映目是莫名熟悉的雪白天花板,他疑惑地眨眨眼,好像是……医务室?中也学长曾经带他来过。

 


思维空白了几秒后右脚踝处的强烈钝痛令他重新组合零零碎碎的记忆。中岛敦才突然想起,布置大厅时,脚下的梯子突然不堪重负散架,自己也重重摔在了地上,摔晕了。

 

现在看来,只要动动某个部位就会牵扯身上淤青的这种情况,恐怕一时半会恢复不了了……敦挣扎着探头去看感觉上最严重的右脚踝,果不其然,此时已经裹成了一个可观的粽子,被较硬枕头垫着放置在高处。他尝试动了动脚趾,却牵扯到肌肉肿痛处,骨头和筋同时咔咔作响完全不是个好体验,敦的脸顿时白了一半,痛呼出声。

 


“唔……”

 


身旁突然传来一声将醒未醒的低语,似乎是因为他被吵醒的,浑浊不清的鼻音似乎还有一种浓浓的不耐烦。中岛敦吓了一跳,也许是摔了一跤有点迟钝,反射弧摔断了半截,这才发现床旁还趴了一个人。循声望去,刺眼白色之中唯一的暖色,只是一眼就充斥了胸口。

 

在这段昏迷的时间里,中也学长一直守着他吗……?这似乎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已经不仅仅是普通朋友范围了吧。

 

但这依旧令他欢喜不已,连中原中也清醒后唤他的名字也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一个劲地望着学长难得的睡眼惺忪傻笑着。

 

中原中也原本的起床气被睁眼后的这个傻兮兮的笑消磨了大半,但中岛敦脸上的那些细细小小的伤口以及粽子般的脚再次唤醒几个小时前那个惊慌失措的自己,顿时生出一股无名火黑了脸,说出的话从原本关心意味染上了火药味,滋滋地冒着火星,让中岛敦有一种一点就炸的错觉。

 

“笑什么笑!受了一身伤很好玩吗?!知道那把梯子破旧了不能用了还上去逞能干什么?!”话刚刚出口中原中也就有些后悔,但中岛敦从散架的梯子上跌落下来的一瞬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心还隐隐作痛。嘴边想要放软的语气又强硬起来,他认为中岛敦需要记住这一次教训,有关安全与生命的事情不是闹着玩的。

 


即使那双湿漉漉的紫金眸子此时满满地盛下了所有的他。

 


“……以后长点记性!没有把握的事情就不要做!还有第一次被混混堵住的时候,也不要像个傻瓜似的徒手反抗!”

 

“可是……”中岛敦原本被训得越来越低的头在这句话的话音刚落后猛地抬起,忽然认真的神情为他的眼睛添上从未有过的色彩,“……有中也学长在不是吗?因,因为是这样想的,就没有考虑太多。”

 

“……”中原中也突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只觉得热量全部汇聚在了脸上。他装作不屑地哼出一个鼻音来,恰到好处地掩饰过一瞬间的怔愣,“…从哪里来的自信啊你这家伙。”

 


“可是每一次麻烦找上我的时候,总会有中也学长陪在我身边。”

 


中原中也已经快要败给这个天然的家伙了。总是用这张无辜的脸说出一些令人误会的话,惹得别人寝食难安自己却毫不知觉,已经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脱口而出。

 


但最为强烈的一次,是亲眼目睹着自己可能会失去这个小鬼的那一幕。灰白色不规则的鬓角无助的在半空中飘落绝望的弧度,他丢下手中的笔记本拼尽全力朝那个方向奔去,却依旧与那个如同落叶一般的身影擦肩而过。肉体与金属碎块同地板碰撞的声音犹如沉闷的雷震得他大脑发空,周围或诧异或惊讶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只剩下胸腔里,还未发出就以戛然而止的呼唤。

 



他望着中岛敦这张贴满大大小小创可贴的脸,原本是滑稽得有些可爱的模样却令他的心越发的下沉。中也缓缓伸出手去点了点对方眼角的一处擦伤,凝视着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僵硬,淡淡开口。


 

“那这一次呢。”手指的动作变成了轻抚,“你还是受伤了,甚至差一点被梯子的倒塌部分戳中。”

 


“我不可能一直像这样陪在你身边,敦。”

 


这是中岛敦第一次清楚地听到中原中也唤了他的名字,那双宛若蔚蓝海湾的眸子里是他不曾读懂也不敢读懂的浪花。带着些许暖意的手指还在摩挲着自己的脸颊的伤口,他想要后撤,这不该是朋友该有距离。中岛敦这样想着,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依赖指尖上的微暖。

 


“……朋友也不会一直相伴的,中也学长。”敦突然笑了起来,露出白色的牙尖,似乎想要用轻松的语调驱除此时医务室的奇怪气氛,“你说的太严重啦,除了右脚出了点小意外,我觉得没什么大碍,不用再担心了。”

 

“只是有些抱歉,又麻烦了学长一次。”

 

“喂,什么叫麻烦……”中原中也皱起眉。

 

“待会恐怕还要麻烦中也学长送我回家了。不过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学长帮忙了,还是好好复习吧,已经快要毕业了不是吗?”中岛敦立刻打断了他,然后不好意思地搔搔头,一边不留痕迹地偏头躲过对方的手,小心翼翼地抬着右腿想要移向床边。“我昏了应该很长时间了吧,不知道还有没有到家的车。”

 

中原中也紧紧盯着中岛敦与平常无异的表情数秒,最后放弃一般松了口气。随即他忽然抓住对方的手腕,禁止中岛敦继续往床边挪动,然后默默地将他的鞋踢到远处,一个起身毫不留情地坐到了床上挡住中岛敦唯一的下床位置。中岛敦被中原中也无耻的行径震惊了,瞪大一双紫金眸子不知所措,忐忑地等待下文。

 

“我说的那么明显都听不出来吗?真不知道你这小鬼脑袋里都装的是什么,茶泡饭?”中原中也敏锐地察觉到中岛敦的视线飘忽,一把捧住对方的脸防止他别过头,还觉得不泄愤地掐了脸上软肉朝两边拉开。“所以跟我闹脾气闹了这么久就是因为这个破理由?‘学长马上就要毕业我不能打扰他’?”

 


“唔并木有梗学长闹噗气…好同…”敦感觉脸被掐得生疼,连连告饶。

 


“嘁,不要转移话题。”中原中也恨恨放手,对这个人他总是狠不下心来,最后只得把一肚子火再往里咽,再不发泄出来迟早爆发。“原本想在毕业典礼上跟你告白的,看来现在不得不提前了。”

 


正揉着脸的中岛敦闻言僵直在了原地。

 


……刚刚中也学长说了什么?

 


报告?抱歉?公布?

 


他仔细想了想发音,却悲伤地发现自己没能听错,“告白”的每一个音节都清清楚楚刻在他的脑海里,想要抹擦都不行,越是抹擦,越是清晰。

 


“想要一步步慢慢来,却发现你这小子迟钝的要死,还时不时消失十天半个月看不到人影,如果不是谷崎我还不知道你在烦恼这些幼稚的玩意。”

 



直美同学,你在我昏迷的时候背着我偷偷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啊……

 



“并不是在烦恼,是认认真真地考虑过了。”中岛敦呼了口气,索性也将话说开,有种抛弃一切的决然,“中也学长已经高三了,肯定是学业更重要吧,而且也不一定会同意跟我交……诶!”

 



中岛敦忽然发出短暂的气音,充斥着惊讶。

 



一个吻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地印在他的额头,蜜糖色发丝轻柔地抚过他的面颊,抚过他微微颤抖的睫毛。


 

只不过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吻而已,把他做了将近大半个月的心理防线不费吹灰之力地全盘击溃,所有的借口与说辞不过废纸一张。这实在太不划算,中岛敦刚想在心中唾弃一下意志不坚定的自己,却因为下一秒出现在眼前的萤蓝眸子而完全丢盔弃甲,无处可逃。

 

 

“我想谈恋爱,和学业有什么关系?”

 

 

“……”

 

 

唇犹豫翕动着显露些纯白的齿贝,绛紫泛金的眼睛和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如出一辙的清澈,中原中也很想就这样吻下去,甚至乘人之危把人压在床褥上吻个够。

 


但他更希望,初吻是一次两情相悦的见证。

 


“给你一个星期时间考虑,到时候不给答案我就天天去你教室门口堵你。”中原中也依旧是不给人一丝余地的自信,仿佛只要他亲自出手就可以轻易手到擒来的,可恨的自信。他揉了把敦的白发笑得满意,下床将校医专门为中岛敦准备的一根拐杖拿来给人架上,然后一手提着鞋一手扶着对方的臂膀让他慢慢适应拐杖的用法。

 

中岛敦这一摔足足昏了有三个小时,手忙脚乱送他来医务室的同学早已回家,夜幕也将学校的四周包围。中原中也将走廊上的灯一个一个打开,然后又回到敦的身边看着他慢吞吞地行走如同蜗牛。中岛敦的脸经过那一番比起告白更像是告知的洗礼后完全不敢将视线放在中也身上超过三秒。

 

与对方风轻云淡的态度相比,中岛敦还是觉得自己的脸皮太薄,道行太少。或者说想起在对方眼中连沙都算不上的烦恼自己却像个傻瓜一样纠结了大半个月,甚至想要将那个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停下脚步,朝他的方向一步步走来的人亲手推远。

 


或许他脑袋里真的是装满了茶泡饭也说不定。中岛敦懊恼地谴责自己。

 


“喂,前面就是楼梯你还直挺挺地往前走什么?”臂弯被人急忙扯了一下,中岛敦总算回过神来,在楼梯口站稳了脚步。中原中也发现敦的心不在焉,配上一身伤还有种可怜兮兮的感觉。他一边怀疑是不是这一剂药太猛让小鬼懵了一边嘱咐对方待在这里不要动,便返回去关走廊的灯。

 

中岛敦回头目送中原中也的背影,随即自己学起单脚下楼梯的技能了。每一步他都完成地十分困难,负荷了所有体重的左手与左腿的关节肌肉都在叫嚣着酸疼,不过堪堪三步台阶而已,却已经让他额角冒出冷汗。

 


“敦!…啧不是叫你在那里不要动吗,楼梯的灯我还没有开!”

 


中原中也远远便看到中岛敦艰难地向下挪步子的模样顿时有些莫名生气,以及他未察觉的焦急。他快步赶过去,正准备下楼时却被叫停。

 


“……中也学长,可以站在那里不要动吗?”


 

见中原中也疑惑地站在原地手握栏杆,却依旧担心着他会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而前倾着,随时准备冲到他的面前的样子,中岛敦忽然涌起一阵冲动,或者一种勇气。

 



足足攒了十六年的勇气,他想也许会在今天花光,但他不介意继续投透支。

 



所以在狭窄的第三节楼梯上中岛敦艰难地转过身,面对已经忍不住一只脚迈向他的中原中也,放开了右手的拐杖转为搂住了对方的脖颈压向自己,然后仰起头轻轻碰上他的唇。

 



这一次轮到中原中也被全盘击溃。



 

最近的那盏灯只能给予楼梯口少量的光线,中岛敦眯起的眼只能从昏暗之中辨别清学长橙色的发丝,他震惊过后微微合上的眸子,以及按在他后脑勺轻柔抚弄的右手。

 



他也想要尝试着,向着中也学长迈出一步。

 



一吻毕,他们之间沉默地拉开一丝缝隙,在暗色之中凝视对方。中原中也嗤笑着第一个打破,热热的鼻息还能够被敦捕捉到。“真是令人出乎意料啊,一不留神初吻就被你这个小鬼夺走了。”



 

“诶?!是,是初吻吗?!”中岛敦被这个意外收获震惊了。

 


“……你先放开再说,一直保持这个动作腰好疼。”两个人隔了有三个台阶,即使中原中也一只脚踏下来也要弯着腰,刚刚被搂下来时他还有些吃惊,却不想无意伤到这个病号于是顺了力气乖乖弯下,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惊喜。


 

“呜哇啊,抱歉!”中岛敦此时才觉得有些脸热,就这么突兀的在学校楼梯口接吻,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肆无忌惮。“我我我我方才只是有点……”

 


“我可以理解为你考虑好了。”

 


“……其,其实我也喜欢你很久了!是你第一次救我的时候。”中岛敦干脆一闭眼一抬头,将这不成调的告白说了出来,其实比较起来两人都半斤八两。中原中也心情愉悦地走下台阶将倒在一旁的拐杖捡起,将楼梯口的灯打开,转过身又在对方的唇上吻了一下,笑得像偷腥的猫。

 


“我不介意到我家后再慢慢听你讲。”

 


“啊?”

 


“你这一身坚持到家恐怕已经快十二点了,今晚先去我家。”

 


“……好,好吧。”对方说得确实在理,中岛敦不知如何拒绝。

 


“拐杖太麻烦,你试着抓着我的手直接跳下去。”

 


“好。”


 

“你走的太慢了,不然我背你下去吧。”

 


“好……只有这个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中岛敦差一点被对方绕进去,无奈地看了中原中也一眼,有时他觉得学长与太宰前辈有异曲同工的恶趣味并不是空穴来风。

 


中原中也坦然受之,觉得作为中岛敦的男朋友这并没有什么不对,他只是感受着中岛敦将手放在他的手心,全身心地依靠着他一步步向下挪动。

 


然后张开手,十指紧紧相扣。




【伪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完结了!!!当初我以为能一发入魂的文如今却拖了那么久真是对不起....土下座】

伪的意思是后面还有一小段校庆没能写出来,不过没有很大关系啦只是做个完美的结束语而已。【等我慢慢补

其实写这个的初衷就是两个人隔了三步台阶的接吻,当初少女心了很久但今天写出来就感觉妈的什么玩意,还没有整篇文的十分之一....。但又不敢删,一删又不知道何年何月能更......。

总之就想写一次高中的青涩恋爱吧,中心思想就是【我想谈恋爱,跟学习有半毛钱关系?!】,套入了一些我所处的环境和年龄的一些事件和小烦恼,但中间断的时间太长我不知道有没有很好地传达给大家,如果感觉哪一处的描写或者情感表达有问题请务必提出来,深夜写文更觉脑袋浑浑噩噩的....。

.....已经想删文了,真是全程OOC,沉迷手游太久,已经认不清中也是霸道总裁还是纯情小处男了呜呜呜呜呜

总之各种纠结各种神助攻之后中敦终于在一起了昂!


【啊终于完结一坑,让我数数还有多少坑等着我继续坑

评论(15)
热度(135)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