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白虎完全饲育手册3.0版』【all敦|幼年化注意】

…(⊙_⊙;)…没有电脑在跟前,点文根本写不出来啊……让我数数还有三个梗……啊我死了……

(இωஇ )三步台阶等我缓缓……相信我不会坑的……

(°ー°〃)总之先来发小萌文调整一下心情嗦。

—— —— ——

【小孩子摄入太多糖分会变成软绵绵的棉花糖哦】


泉镜花带着小小敦在横滨的街头四处溜达。身后跟了一个全身黑色的人影,如影随形,寸步不离。

泉镜花面无表情:为什么会跟你分在一组……


芥川龙之介不屑冷哼。


为了防止党内成员为了争夺幼年中岛敦的抚养时间而大打出手,破坏党内和谐,特别是针对某个拥有能够只身摧毁侦探社战力的干部独占鳌头。由尾崎红叶拟定,森欧外盖上首领印章并签字的人虎一周抚养权轮换名单新鲜出炉。


很不巧,私人恩怨一大堆的夜叉白雪与罗生门对上了头。


泉镜花因为女生的身份夺得先机,在芥川还没起床的时候便从红叶姐姐那里抱起还未睡醒挂着鼻涕泡的敦跑上街头,一人一个可丽饼充当了早餐。


可惜头脑里还未拟定新的出游地图,自己的和服后摆就被循味而来黑兽咬了一口。回头一看便是气喘吁吁的芥川,连帅气的立领都因为太过匆忙而掖在衣服里面没能及时取出。


小老虎看到黑黑的罗生门啪的一下鼻涕泡破了,觉也醒了,兴奋地在泉镜花的怀里坐起,咿咿呀呀地伸手要抱抱。


于是花姑娘罗生门又扭扭捏捏地变幻出双手在路人惊恐的眼神中托着小白团子举高高。底下的芥川仰头望向敦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浅浅地勾起嘴角,黑瞳中溢满柔波。低头习惯性地咳嗽时,则是抬眼淡淡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泉镜花。


泉镜花咬牙:……输了。


芥川龙之介挑眉:赢了。


正神游着,披散的辫子忽然被一只小手扯了扯。泉镜花忙回神应了一声,对上那双绛紫泛金的眸子,此时正水汪汪的看着自己。


敦揉了揉瘪瘪的肚皮,无比委屈地嘟起小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一边软绵绵地说着什么,一边不断低着头,话还没说完泉镜花就只能看到银白色的发旋。


小小敦扁嘴:敦敦肚子饿了……可不可以吃东西呀……


泉镜花的呆毛瞬间挺直:当…当然没问题!


于是他们来到一家汤豆腐馆。后面跟着一个大钱包,无所顾忌地吃吧敦!泉镜花宽袖霸气一挥,几种不同种类和口味的汤豆腐盛装在华丽的印花碗中被端到了一间和式房屋内。


芥川忍着青筋打开钱布:……啧。


泉镜花喂敦一口汤豆腐:……呵。


又到晚饭时间,没有任务的日子里总是格外清闲。不管镜花是有多不情愿,吃完了汤豆腐,敦这个小叛徒还是投入了黑色大怪兽的怀抱中。最近一段时间尾崎红叶把敦喂胖了不少,即使芥川抱的手臂酸疼也不肯轻易放下,毕竟圆圆软软一团的手感实在……太好了。


芥川盯着敦鼓起来的脸蛋,上面还掺了些粉嫩,又抹了点红润,看起来口感甚好。



有点……想咬一口……绝对是红豆馅的。



鬓角传来一阵被掌握的生疼,芥川低头,只看见两只小手把红豆馅的脸蛋遮了个干净。


芥川疑惑皱眉:人虎,你为什么要遮住脸…?


话音刚落,怀里的白团子突然松开手,露出里面皱成包子模样的白嫩脸庞,嘴里发出砰砰砰的奇怪声响,似乎想要模仿枪炮的声音却太过劣质。这个怪异的表情持续了三秒后,敦舒展小脸笑弯了眼,在芥川的臂弯里微弱扭动着,紫金色的瞳孔映着午后金色的光斑,快要溢出水来。


自以为恶作剧成功的敦咯咯笑着:有没有吓一跳呀芥川葛格?




芥川:…………



似乎没什么可以说的了————私奔吧。




被面无表情实则内心唱起天堂圣歌哈利路亚的芥川龙之介紧盯半晌,敦的脸越来越红,连耳垂也红成一片,像是要哭出来的模样羞涩地躲避那双黑瞳,最后直接埋进芥川领口的白领巾里不肯抬头。



芥川轻拍敦的脊背:人虎……敦?


小孩闷在领巾里摇摇头:……唔嗯。



不出来。


好吧。芥川用鼻尖轻柔地蹭过毛茸茸的脑袋表示妥协,抱着他进了一家甜品店。



围观完全程黑着脸的镜花踩着弑神的步伐一步两步跟着进了店内。


她的存在,就是妨碍任何人染指小小敦!!


三份小豆汤,依旧是芥川请客。


第一次亲自喂小孩子,芥川谨慎地拿着小勺,舀了些红豆却有些微抖。啊呜。但小小敦很配合地一口咬了上去,虎牙敲在瓷勺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敦哭丧着脸,甜甜的好好吃哦,可是牙牙麻掉了……



镜花摸了摸白色的发,小声嘱咐道:敦,不能用牙齿咬。要用嘴含,就像这样——


她做了一次简单的示范,敦非懂似懂地点头,在芥川喂下一次时模仿着做了一遍。因为小豆汤里没有什么硬质的食物,于是最后让敦自己拿着勺子进食。


镜花敲敲他剩了底的碗:敦,不能浪费粮食哦。


小老虎很听话,抱着碗舔完了。无聊等待两个大人吃完时,澄澈的大眼睛咕溜溜地转,注意到芥川吃完后嘴角粘着半颗甜腻的红豆,于是扯了扯他的袖子。


芥川:…?


敦故作神秘地摆摆手,让他低下头,芥川弯下腰愣然着照做了。



随即他感觉到嘴角滑过一小片湿软的触感,微小的刺痛,带有小豆汤黏腻的滋味以及小孩身上独有的奶香——敦捧着他的下巴,凑上去用小舌缓缓舔下那半颗红豆,露出的牙尖恰好磕上芥川嘴角敏感的皮肤。




芥川的瞳孔微不可察地收缩一瞬。




撤开后敦满意地吧唧吧唧嘴,像是完成了一项光荣的任务,一脸求表扬自豪道:不能浪费粮食哦芥川葛格,敦是不是很棒!



轰——————!



理智崩溃的声音在大脑回荡,芥川龙之介的世界只剩下方才嘴角软软糯糯的触感。



唱响吧,哈利路亚。我的罪恶已经全然被洗净了即使是深陷于如此浑浊的血色和黑暗之中那一抹圣洁的白依旧是指引我摸索前进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



镜花的呆毛变成受到惊吓的闪电状。


敦刚才…


等等敦刚才…!?




完全不能接受事实,泉镜花身边杀气汹涌,夜叉白雪应声而出:芥…川…龙…之…介…!!决斗吧你这个夺走敦初吻的大混蛋!!!




哄!噼里啪啦哄哄————!



… …



【今天晚上六点十五分左右,疑似港口黑手党的两名异能者在XX街旁的一家甜品店大打出手,目前原因不明,所幸没有人员伤亡——biu】



尾崎红叶关上电视。笑莹莹地望向端直地跪在地板中央的两人。



红叶拍拍手里的伞:带敦出去玩,拆了一家店……嗯?



满身挂彩的镜花和芥川:……(;一_一)










【小孩子脆弱的牙齿要像拭擦爱枪那样悉心维护哟】


幼年的中岛敦,迎来了自己第一次换牙——咬下苹果的第一口爆发出的凄厉哭声把所有港口黑手党的高层引来,然后众人看着敦满嘴鲜血,从苹果上扣出自己的小牙,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且最近敦被投喂太多,糖分超标,导致了龋齿症状。于是森欧外勒令两个情节最为严重——一个不停喂养小豆汤的芥川龙之介,一个不停喂养各色小蛋糕的中原中也,带着敦去看牙医。



横滨医院牙科外的座位上,身着低调的便服,面带口罩和墨镜的两个大男人抱着一只白团子的诡异景象被投以众多关注的目光,甚至有人踌躇着要不要打电话报警拐卖儿童。


耳力极好的中原中也抽搐嘴角,愤然地拉下口罩一把摔在地上,自暴自弃地压压头顶休闲帽的帽檐:为什么不请组织里的医生来看?那些杂鱼都是吃闲饭的吗!?


习惯了这一身装束的芥川龙之介淡淡回答:今天他们都正好休假。而且中原先生,人虎在您怀里,还是不要再说些什么了吧。


抱着小老虎的中原中也掩饰性咳嗽两声,忽然间什么怨言也没有了,专心致志开始逗弄怀里几天不见的敦。


中也无奈扒他的手:小鬼——不要把嘴巴遮住,又不是不能看。


两只小手问声紧紧捂住抿成一条线的嘴,敦警惕地望着他,摇摇头躲开他的手,发出拒绝的闷声:唔————


芥川龙之介抱胸在一旁饶有兴趣地围观。


中原中也挑起眉毛,在口袋里摸索出一枚硬币试图吸引敦的注意力:仔细看着,小鬼。



原本安静躺在手心的硬币忽然缓缓漂浮起来,变换着翻转的姿态在中也修长的手指间自由穿梭,像一只粼粼银鱼摇曳短尾,沉浮于空气之海。


敦的视线顿时黏在硬币的轨迹之上,看起来的确被吸引了注意力。中原中也故意让硬币旋转于他触手可及的地方,敦情不自禁伸手去够,但硬币像是与他玩捉迷藏一样上下摇动,眼看着快要触碰到时又往后飘了截距离。



芥川无语地看着玩得津津有味的前辈:……您开心就好。


敦完全被激发了兴趣,专心致志去扑打硬币,嘴巴失去坚固防线,很轻易便露出了一直隐藏不愿意被别人看到的小秘密。





牙门缺了颗,漏风。




中原中也赶紧把帽檐压的更低:……噗嗤。


芥川带着口罩,但颤抖的肩膀已经显露出他的心情。


敦在中也晃神之余迅猛地伸出虎爪打击了目标物,成功将会飞的硬币攥在手中。但还没高兴多久,他便发现两个大人露出了早晨樋口姐姐和银姐姐一样奇怪的表情。知道自己被骗了的小老虎扁起嘴,转了个身以屁股对人,陷入了低迷状态。




嘴漏风的敦不开心:都四大发蛋……敦不理泥萌了……



直到敦躺上病床,牙医开始检查他的牙齿,不管两个人怎么逗弄,都坚决不走漏半个字。



牙医用口镜撑开敦的嘴查看了一下,小孩第一次接受牙齿检查不免有些害怕,喉咙里不停地冒出哼哼唧唧的声音。于是牙医感觉一股凉意爬上背脊。


然后牙医找出镊子动了动那几颗有龋齿症状的牙齿,让敦发出了幼兽呜咽的声音。


敦皱了皱眉,好冰啊:……唔呀……


…牙医背后的凉意升级为撕裂的杀气,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只感觉背后有两束视线犹如锋利的刀剑不断刺穿着自己,让他顿时有种想要辞职的冲动。


短暂的检查时间对于牙医来说有一个年度那么长。他将头顶的灯光关闭,颤巍巍转身面对后边坐着等待的两个似乎是家长的人。



一个黑色的风衣后摆显出虚无的缥缈状态,不断凝成实体的黑兽狰狞着血瞳,对着他摩擦着锋利的牙,墨镜背后犹如野兽凌厉的眼。另一个看似没有任何动作,但身下的椅子和脚下的地面已经隐隐崩裂出细纹,无形的威压敲击着他的背脊,帽檐之下的萤蓝暗藏阴云。



……竟然还是异能者院长这工作太危险了我不干了!!!


于是牙医做了一个深呼吸。



紧接着牙医怒发冲冠:你们两个大人怎么当家长的!啊!?



芥川和中也被吼地一懵,异能全部收了回去。



牙医继续燃烧生命:小孩在换牙期怎么能给他喂那么多甜食!三颗龋齿还好不深不然连饭都吃不了觉也睡不好你们担得起吗!!啊!?



芥川和中也无辜地眨眨眼。



牙医失望地摇摇头,刷刷写下检查证明:现在的年轻人啊…连个孩子都养不好。以后坚持早晚刷牙,零食糖果之类的少吃。在换牙之前抑制在表层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了,如果加重了就要拔牙。下一个!


赶紧走赶紧走直走右转永远不要回头妈惹我的腿软了快要坚持不住了!!


敦坐在床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个懵懵的大人,露出缺了颗牙的笑容啪啪啪拍起了手。



最后被医生一顿劈头盖脸的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抱着小孩愣愣的走出医院,两两相看无言。





两个黑手党的干部经历了腥风血雨刀光剑影在横滨街头守护交通要道在白鲸上展开生死厮杀揍得了章鱼打得了土豪,结果被一名医生狠狠地教训了一遍,顿觉心情复杂。





只是可怜的小敦敦,要忌口啦。




END.

评论(32)
热度(437)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