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反面教材·下』【芥敦|校园paro|500fo点梗】

让小银带我们走进这段奸情的始终。【不】

年龄操作有。

再次 @屋檐

—— —— ——

【银】


“哥。”


放学回家后我把书包放下,气势汹汹直奔书房搬了把椅子坐在正批改作业的哥哥面前,神情肃穆道。

“你和中岛老师谈恋爱了。”陈述句语气。

哗啦哗啦打上几个大大的红叉,哥哥闭上作业本将眼镜取下捏捏鼻梁,神色有些疲惫地回答。


“嗯,怎么了。”陈述句语气。


居然就这样坦然地应了!?这下轮到我脸上祖传于芥川家的淡定挂不住了。我深吸一口气,趴着桌子悄悄凑上前。


“那你知道,班上已经开始传这件事了吗?”潜台词就是要你们收敛一点啊笨蛋哥哥大人!

“老师谈恋爱,跟你们有关吗?”哥哥总算对上我诚恳的眼睛,黑曜石般的瞳孔中划过一丝冷意,激得我怯怯一颤。

好吧,好吧,举手投降。我扁了扁嘴无话可说。如果再逼问下去,大概就不是一发冷冻光线那么简单了。哥哥见我举起双手放缓了表情,拍拍我的头起身去厨房。

“先去做作业,一会有人要过来,到时候再做饭。”

哦,棒读。一瞬间从冰封的西伯利亚来到热情的亚马逊,只感春风拂面的我忽然听出了巨大的信息量,转身正经地抱住他的手臂,眨巴眨巴星星眼,满怀期待地问:“是……中岛老师吗?”


哥哥眯起眼默默盯了我脸上八卦两个大字半晌,最后弹了我的额头无奈回应:“是。”


得到准确消息的我矜持地放开了哥哥大人的手,把书包抱起直奔自己的卧室,将校服换下,穿上得体的家居服,挽起及腰黑发,开始在床上激动地打滚。


虽然在学校里我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甚至被同学调侃过冰美人的称号,但继承了芥川家的闷骚基因和人前自动面瘫症,作为一名十七岁的高中生,我还是拥有一颗萌动的少女心的。


对于哥哥与中岛老师的故事,从他们认识开始我就在留心注意。到了这一步仔细想想那些微妙的细节还真不意外,比起班里一惊一乍的同学,我反而感觉松了口气。 他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最后再到同一个工作单位,会让人感觉即使没有在一起也会是比较要好的朋友吧。但这两人,天生相性不合,三观相冲,认识的开端就狠狠打了一架,哥哥脸上的伤还是我帮忙抹的药。


当时哥哥的眼神还是第一次见到,愤怒中混杂着不甘,沸腾着熊熊斗志,融化了十多年来封印着他的冰层。好像从那时开始,年幼的我才隐隐感觉哥哥的心脏正蓬勃跳跃着。


而中岛老师,待人温和,与人友善,甚至还有一点点自卑,拥有璀璨的眼睛和柔软的白发,是一个令我感觉舒服的人。可偏偏遇见哥哥,就像滴水入了沸油,噼里啪啦全部爆炸了出来,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哥哥毒舌,他常常斗不过嘴,就只能用打架解决问题。家长没少请,老师也没少管,时间一久,两人依旧,见没有闹出什么大事故也就懒得管了,任这两个笨蛋互相祸害去吧。

可惜的是,他们入了大学参加了工作那段感情发酵的时间我没能见证,直接跳跃到我升入高中,恰巧进了中岛敦老师的班里…和哥哥的管辖范围中。

回忆到这里我不禁捂住脸。作为一名学生而不是妹妹的角度来看,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也太过肆无忌惮了吧!

比如说,当中岛老师授课太过活跃镇不住场的时候,门口总会突然飘过哥哥的黑色衬衫,或者感觉背后像是有人在用冰冷的视线刺你的脊背一样。这时全班便万籁俱寂,中岛老师干笑几声继续。


比如说,数学课时哥哥忘记带三角板之类的教具,他便让学生先预习,出去打了个电话让人送来。我偷偷瞄向门口,即使只是出现了一只手但有时不小心会露出一撮白毛。脑中快速飞过国木田老师是金绿的头发太宰老师是深棕色头发与谢野老师是黑色头发中原中也老师身高不够……于是锁定是中岛老师没跑了。


再比如说,上学期的运动会落幕是老师们展开的接力比赛,哥哥由于锻炼比较少,在传棒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最先冲过来的就是中岛老师,一脸焦急地扛起人就往与谢野老师那里跑,时速比接力比赛时还快一倍,完全没有顾忌到其他人或惊奇或调侃的目光……听说后来被哥哥单方面狠狠揍了。不过中岛老师依旧在哥哥恢复期间承担着上下班接送的工作,我非常识趣地没有搭顺风车。

……如果要继续比如说的话,大概直到中岛老师来我也回忆不完了。总之由于他们谈个恋爱完全没有注意自己是老师的身份,已经有同学撞见了一些端倪。


真是,明明校规三十六条明令禁止谈恋爱,两个老师还带头违反校规随意放闪光弹这种事情,我完全不想管啊,任这两个笨蛋互相祸害去吧——


外面传来清脆的门铃声,我穿好拖鞋飞速冲出房间,系着围裙的哥哥已经走过去打开了门。


一身白衬衫的中岛老师站在门外提了一袋子的水果,朝我们歪头微笑着,白色柔软的发丝轻触着他的脸颊,绛紫泛金的眸子一如窗外流逝的晚霞。

“晚上好,小银…哇,芥川你这身很不错哦,有种贤妻良母的感觉。”


“穿在你身上也是同样的效果。”哥哥倚着门框淡淡回应道,但从微翘的眼角来看,他此时的心情很好。我非常乖巧地说句老师好,帮忙拎过水果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而哥哥与老师站在门口无声地深情对视着几秒后,终于伸手忍不住把人拉了进来。

“如果你想在门外过夜,我也不阻止。”

“呜哇,这是对客人该说的话吗芥川——!”

站在客厅的我即使不需要照镜子也能知道,自己的脸上写了“单身狗的愤怒”这几个大字,黑体加粗加大,如果他们有时间转过头来看我一眼的话。

“诶——芥川你居然在做饭?”中岛老师惊奇地皱皱鼻子,嗅到米饭的香味脸上浮动着感动。然后在下一秒换上一副狡黠的表情凑近在哥哥跟前。“…要不要我帮你啊——厨房毁灭者?”

“不用,你在客厅等着就好。”哥哥冷着脸直接一巴掌推开了中岛老师,无情地丢下人自己走进厨房。我在背后抽搐着嘴角,等等哥哥你确定不要和老师一起独处吗我只会在客厅附近活动哦非常难得的厨房play——咳咳……恋爱谈成这样还没分真是世界一大奇迹…

突然打定主意的我朝神情有些落寞的中岛老师抱歉地点点头进了厨房,站在哥哥旁边帮忙洗菜,偷偷瞄了几眼他的表情后开门见山道。

“哥,你本垒打了吗。”

正在切菜的哥哥一个手抖差点切到手指。他扭过头冷冽地瞪了我一眼,不知是不是在纠结回答这样的问题会不会影响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而沉默着。


但最后我还是听到一个咬牙切齿的回答,甚至染满了已经出现实体的浓浓杀气。



“没、有。”


…你这样谈恋爱能本垒打那才奇怪吧哥哥。


“呼——也许我这样说会有些多余,但是哥哥你真的没有一点点,在恋爱的自觉?”

哥哥皱起少得可怜的眉毛,平时暗藏锋芒的黑瞳此时透出一点点迷茫。


“……所以,哥哥认为的恋爱是什么?”我已经有一些崩溃了。


“一起上下班,吃饭,回家,牵手,接吻。”


……这是什么国小式恋爱啊!?


我深吸一口气,双手激动地拍上哥哥的肩膀,在他的黑色家居服上糊了满手辣椒籽。

“哥哥,作为你的妹妹,我会为了你的终生幸福而努力奋斗的——请今晚一定要把中岛老师留下来过夜!”

“……”哥哥恢复到了面无表情的状态,但他欣慰地摸了摸我的头,我是这么觉得的。


直到开饭时间,中岛老师一进厨房便惊讶地问我手艺怎么这么好……请,请对您以后的妹妹宽容点啊中岛老师!!这些都是我哥哥做的您没看到他的脸已经黑掉了吗!完全黑掉了啊!

“这些都是哥哥做的哦。”我无奈地笑着给中岛老师盛了一碗米饭。明明是知道自己的恋人苦练厨艺才从一个厨房毁灭者成长到做出像样饭菜的男人,却偏偏嘴硬不肯挤出半分称赞来。

不管怎么看,中岛老师与哥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很相像啊。两个倔强得可爱的人。

“哦。”中岛老师并不意外,自顾自地双手合十说了我开动了,便埋头赶饭。时不时问我学校里的生活,语气关切,笑容款款。

……救命我的后背要出汗了啦哥哥你别瞪我了问题出在你自己身上好吗!

在我快要瞪出眼珠子的暗示下,哥哥终于黑着脸给老师夹了一筷子紫菜蛋卷。中岛老师只是顿了一下,便低下头将蛋卷塞进嘴里细细品味,白色斜长的刘海遮住了他大半表情,看不真切。


总有种老师在暗爽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


“咳咳,”咀嚼完嘴里的腌菜,咳嗽几声算是给我的计划做了开场白,“中岛老师,吃完饭也那么晚了,不然今天就住在这里?”

“…啊,诶?住在这里?…啊不不不不用了小银,这样太麻烦了,我只是过来吃个饭就走而已。”

“晚上一个人太危险了啊老师,而且我看了天气预报——”我眯起眼睛压低声线,“今天晚上,有大暴雨。”

“真…真的吗?!”中岛老师苦恼地咬了咬下唇,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这可难办了,会很危险啊。”

“没关系,我们家有很多空余的房间!”书房厕所浴室电脑房厨房客厅确实有很多房间,客房嘛,早就被我当成杂物间了哟?

“可是……”

“摇摆不定还真是你的风格,中岛敦。”对面的哥哥突然发话了,吃完饭后他拿出手巾优雅地擦拭了嘴角的油渍。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盯着中岛老师,眼中晦暗不明,“在黑夜暴雨里冒着危险艰难行进也不愿意麻烦他人住在这里……”

“那就麻烦小银帮我安排一下了,多谢款待。”中岛老师也擦了擦嘴,簌地起身对上哥哥的眼,丝毫不肯让步,最后四个字铿锵有力仿佛是在助长自己的气势。

空气中噼里啪啦的眼神对杀激得我头皮发麻。

……好的,我收回前言。这两人,确实是国小的小学生。

… …

临近睡觉时分,中岛老师十分嫌弃地拿着哥哥的睡衣进了浴室——果然还是在生气啊。而哥哥沉默着一直在书房里批改作业——我真的好想把他揍一顿哦,如果他不是我哥。

听到淅淅沥沥的水声,哥哥总算从书房走出进了自己的卧室,从衣橱里又拿出一个新枕头,把床上的黑色枕头挪了挪,让新枕头躺在了旁边。然后再床头柜一阵摸索,摸索出两个我看不清楚但包装花里胡哨的小盒子。

他又从橱柜里找出一套洗漱用品,站在浴室门口敲了敲门,然后毫不犹豫地闯了进去——

“……哇啊啊啊啊!!芥芥芥川你你你为什么突然……!”

“你难道想用我们的洗漱用品?”哥哥嘲讽完后便正直地放下杯子退了出来,没有多余的动作。


我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然后头上就被弹了。


“回卧室,写作业。”他一脸小孩子不要多管闲事我知道你想看什么的淡漠,将看戏的我翻了个面推向卧室。由于面部肌肉不发达,我只能在心里偷偷给他做了个鬼脸。

于是我听话地走回卧室,关上门,然后犹如职业狗仔般迅速拿来一个水杯扣在门上弯着腰仔细窥听着,生怕遗漏了一丝细节。


水声渐停,开门的声音,拖鞋摩擦木地板的声音,在脚步声经过我门前几秒后,终于有对话声音传来。

“等一下,芥川,不是说好……客房吗?”

“都一样。”

“呼——算了,我去睡沙发……——哇啊!芥芥芥川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啧,不要乱动……真重…”

“知道重你还……!!总,总之先放我下来啊啊!”扑腾腿的衣料摩擦声。

“唔……!”混乱的步伐声。

随后我听到两个巨大物体撞击地面的闷响,和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我应景地打开门装作只听见后面两个声音,揣着一副看起来担心极了的表情沿着走廊走向哥哥的房间。咦,似乎还没有爬起来的样子,中岛老师打横压在哥哥的身上,犹见方才事故的惨烈模样。

“哥哥,中岛老师你们没事——噗……对不起打扰了!!”

……你你你们两个笨蛋大人可以先把门关了再亲吗!!至少不要在房间门口那么肆无忌惮啊啊啊啊!!

“呜……哈……小…小银在叫我们…”

“…嗯…不用管她……。”


又是一阵令人口干舌燥的水渍声传来,我保持着刚才出门的姿势按下刹车停驻在走廊一半的距离,机械一般咔咔咔转身,蹑手蹑脚僵硬地摸回房间,关门,睡觉。



虽然哥哥说出足以让我们解除兄妹关系的话来,但目前隐隐有本垒打的趋势想了想还是决定放过他。




啊,明天的早餐就定为红豆饭吧。



我欣慰地笑了。








【铃木】

所以说,这是,什么情况。

“今天的数学课由我代教,芥川老师今天请假。”国木田老师站在讲台上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闪出一道锐利光芒,一米八多的身高足以勘察到班上所有学生的微小动作。随即他没有理会班上的骚动,自顾自地打开课本,在黑板上画出几何体。

很奇怪,我将信将疑地把文具分门别类地摆放在课桌上,大脑开始自动运转,整合信息,最后过滤出几条有用的细节漂浮在大脑神经中枢里。

从来没有缺过勤甚至带病也要坚持上课的芥川老师破天荒请假了。

原本早晨会来监督晨读的班主任也没看见踪影。

国木田老师运用的是请假一词,从他的耿直程度来看,没有说明其他原因,那么排除芥川老师出差或者开会可能性。

……嗯,似乎还差一点点判断理由就可以推测到结果了。

因为比常人会更加注意一些细节以及运用五感收集有效信息,所以我是年级里消息最为灵通的人之一……并不是八卦之心在作祟,并不是。班上最近的传言我也早已猜测出来了,两位老师也没有故意隐瞒的样子,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一些端倪,只要是有常识的人基本上都可以读清空气中飘散的粉红色泡泡吧。

下节课就是国文课,我相信最后的判断理由就在那里。


令人期待的上课铃响起,一抹亮丽橙的闯入给单调的教室染上活力与生机。


我眼皮一跳,来了。


“Hello,everyone.”中原中也老师踏着动感的步伐媲美男模走上讲台,一直引领着班上时尚方向的英语老师今天穿着也十分低调帅气。底下英语老师的迷妹们开始低声尖叫。


他萤蓝色眼睛扫视一圈学生或震惊或早有预料的表情,有些无奈地抓抓头发,解释道:“你们的班主任今天请假,国文课由我来带。好了,小鬼们,打开你们的英语课本,翻到……”


然后我听到左前方山田以头撞课桌的声音。


我听到右前方羽崎抱着一本不知名漫画又哭又笑的声音。


有点不想归纳出一种最有可能的结果。我默然不语,转向我的女神,同时也是我的同桌芥川银解惑。

但今天冷艳高贵的女神似乎有些不舒服的样子,眼下还泛着淡淡的青色,捂着嘴像是反胃的症状。

“怎么了?”我关切询问,“要不要喝水?”

她虚弱地摆摆手,和平时的无口不同,竟然回应了我的关心。

“只是…呜…感觉早上红豆饭太过甜腻了而已…”

“哦,原来如——?!!”


整个人猛地一怔,接受到什么不得了的信息的我沉默半晌,翻课本时的动作僵硬了不少。


啊…哈哈哈……没想到比起我推断出来的结果还要厉害一些呢……


总之,先祝贺两位老师迈进最为重要的一步。我内心的小人啪啪啪开始鼓掌。



似乎有点期待明天的到来了。




准备好接受学生们狂风骤雨般的问责和熊熊燃烧的火把吧,芥川老师,中岛老师。





END.





啊终于写完了真不容易……手指好疼呜呜呜……



中岛老师芥川老师,你们看为了你们好好谈个恋爱你们的学生容易吗。【面无表情指】


评论(18)
热度(207)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