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三步台阶③』【中敦|校园梗|短篇|双向暗恋】

我们要少说废话多写文…



—— —— ——


4.





【法则四:不要担心在人群之中会遗漏那个人,因为,他可是你眼中唯一的发光体。】




星期四的篮球赛如期在学校的体育馆举行,除了中央篮球场地外,周围人声鼎沸,三个年级不同颜色的校服混合交织。


由于是高三年级学长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比赛,每个人都想要在这里留下属于自己的青春回忆而不禁热血沸腾。且校园祭将近,学校也就十分慷慨地放了一天假期,布置工作与比赛同步进行,功课压抑的校园逐渐地苏醒。


“敦君!这里这里!”敦的同班同学谷崎直美拉着哥哥谷崎润一郎的衣袖,朝不远处的白发少年招了招手。“怎么这么晚才来,第一场比赛要开始了!”

中岛敦护着手里用餐布包裹的饭盒,艰难地在汹涌的人群中行进,好不容易挤到谷崎兄妹的跟前才撑着膝盖喘了口气,摸摸被汗水濡湿的刘海无奈道。“对…对不起,因为要准备便当所以来晚了些…现在是哪两个班级比赛?”希望能赶上!


“唔…一号赛场好像是三年级二班和八班,”谷崎润一郎回想了一下方才听到的广播内容,看了看手表,“二号赛场是三年级一班和四班。都还有一分钟开始。”

“啊啊啊糟糕了!中也学长的比赛要开始了!”中岛敦听到一分钟时心中一紧,也许前辈已经在赛场上了!可是他现在还处于体育馆门口的位置,二号赛场离这里比一号赛场还要远一些!



哔————!



“啊,是比赛前的准备哨声。”直美眨眨眼。

哨声如同凯旋的战斗号角一般,将围观学生内心的激昂热情调动到最高,此起彼伏的加油声不绝于耳。中岛敦定了定神,眼前是比方才更加密集的人流,但一想到和中原中也的约定,似乎感觉急躁不安也渐渐消失了。


毕竟,中也学长还在等着他啊。


“谷崎同学,一会见!”中岛敦转身向两人友善地摆摆手,抱紧便当盒义无反顾地一头扎进了人群之中。


“抱歉,请让一让!”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中岛敦缓慢地用手拨开攒动不息的人流,每踏一步都感觉挤压在狭小缝隙里,呼吸一秒都觉得困难。他踮起脚尖眺望一号赛场上的情况,发现双方已然排好队形,就等中心站立的裁判扔出手中的篮球。焦急之中余光瞄到场地最外侧的白色界线,于是挤进里侧人群趁无人注意努力飞奔,终于畅通无阻地压着界线进入二号赛场的场地。



“呼——终于…”中岛敦抹了把额角的汗,查看了下怀中便当安好松了口气。虽然有些遗憾没看到开头令人热血沸腾的口号助威那一段,不过刚开场时双方互相压制也很精彩。

“…还是好好看比赛找找中也学长在不在吧……咦!?”


刚刚抬头,就看到一颗篮球直直地向他面门飞来,后面一群高三学长面色狰狞奋力追逐,让中岛敦不禁咽了咽口水,考虑自己是侧身躲开还是挥臂接下时,一只手飞速袭来改变了篮球的轨迹,似乎精巧计算了出手的时机,并没有误伤到围观的人,而且让误以为是界外球退回站位的对手措手不及。


但中岛敦没有注意到那么多,因为他已经被吸入一片湛蓝海湾里。


“中…中也学长…”他不禁低喃出声。


将球精准地传给队友的中原中也脚步似乎顿了顿,他抬眼瞥过中岛敦惊喜的模样,只是眉角一挑便扭头回到激烈的比赛中去。刚刚那招出其不意成功地进了个三分,对手开始疯狂反扑,他需要马上补齐站位。


刚刚那个表情…前辈应该没有生气自己的迟到吧?


总算见到中原中也,中岛敦如释重负地放松了一直紧绷的身体,专心观战。这时他才发现中原中也将平时散在左颈的橘发用皮筋扎了个小辫,前面的刘海也随意撩了上去,有一种律动的帅气。身上是班级统一的篮球服,纯黑的底色衬上花体的数字16,简约而华丽。此时微微躬腰,如鹰隼般锐利地紧盯对手一举一动的风纪委员长大人在中岛敦眼中皮卡皮卡地发散着不一样的光芒。




唯一不足的是……敦默默打量了一下学长的长度,有些担心与其他人差了半个头的海拔会不会在比赛中吃亏。



“唷敦君,你果然来了啊~”背上忽然一重,中岛敦不用回头就可以从轻佻的尾声里辨别出学生会会长的调笑意味。


他是在学生会选拔里认识太宰治这个奇特的领导者的,当时念完自荐稿还有些紧张地等待会长提问,结果一句“敦君你是单身吗?”炸得他脸颊憋得通红才在台上憋出一句没有。这还没完,跟结了孽缘似的,下了台人家还专门跑过来拦住他,说恭喜你敦君你被风纪委员会内定啦。中岛敦抽了抽嘴角,有气无力地说了声“哦,谢谢您”。



抛开这些惨淡的回忆不谈,敦无奈地站直承受对方一半的重力。“太宰前辈,请您不要趴在我身上…好重…”


“学生会会长太累了嘛。而且,”太宰治不情不愿地将前身立起来,单脚支撑着站在敦的旁边,“为什么敦君叫蛞蝓就是亲密的学长,叫我就是生疏的前辈啊,我好生气——”


“请不要说这种令人为难的话…”中岛敦对于这个奇葩会长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红了耳廓,将注意力转移到在赛场上双方僵持的局面。


“又不回答我…哦,原来是在看那只蛞蝓啊,让我猜猜,敦君是不是想着蛞蝓好矮啊在篮球比赛里会不会吃亏这种事?”


“咳咳咳…!”

中岛敦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


“哈哈哈…”太宰治笑眯眯地拍了拍敦的背缓解对方咳嗽,总算平了他逗弄对方的心。这种好玩的后辈怎么能白白送给那只鼻涕虫呢,想想都觉得不值。“不要担心啦敦君。小矮人即使是小矮人也是一个运动细胞发达非常厉害的小矮人哦。”


我听见您说了三次小矮人哦太宰前辈!!为什么还是用的夸耀语气啊?!


太宰治这才将视线投入比赛的中央,被两个人环环挡住的中原中也身上,鸢色眸子中划过遗憾。“如果仅仅是因为身高而轻敌就太愚蠢了啊三年级四班的同学们…唉,我还想看到蛞蝓打输了惨兮兮哭鼻子的场景呢…”


“咦?”自动过滤禁词听出一些端倪的中岛敦疑惑的回头望向对方,“您是说…中也学长,很强吗?”


太宰治亲昵地拍了拍敦的头,对于刹那间如同要穿破他手背的一道不善视线完全无视,甚至还挑衅一般把玩起敦右边留长的鬓角。“看着吧敦君,仅仅是两个人,小矮子可是绰绰有余哦。”



话音刚落,场上攻守替换的僵持似乎出现转机,三年级一班的12号窥机挡下对手想要投掷三分的意图,将篮球大力拍回场地中央。



此时正好处于左侧中线的中原中也耐心终于磨尽,突然暴起脚步虚晃,在防守者判断恍惚之时从中间大力用肩膀冲撞开看似坚硬的防守,飞身单手接球后没有等后方掩护便独自快攻上前,如同一条水中摇曳的游鱼轻巧敏捷地突破一道道防线,攻到对方篮下,似乎想以三步上篮完结战局。



篮下布置的防守者急忙用身体去阻挡,中原中也见状仍未减速,只是不屑地嗤笑一声,湛蓝眼眸中浮动锐芒。此时的他就是一柄攻无不克的战矛,任何铜墙铁壁都阻挡不了他的脚步。


两股力量即将发生激烈碰撞之时,橘色身影忽然像是按下暂停键般微微一晃,向前的脚步踩住刹车重心后移。整个人向后倾倒而去,手臂缓缓抬起——


嘭!



篮网还在不断摇摆,昭示着方才进球一瞬。二号场地静止几秒后疯狂涌动呐喊起来,将所有赞辞奉献给已经调整好身形稳稳落地的16号球员。



“好…好厉害!!”中岛敦也是半晌才在方才的精彩片段中回过神来,那个优美流畅的投篮姿势已然深深印入他的脑海之中。周围的热烈气氛也似乎感染了他,敦捏紧拳头忍不住呐喊出声。




“中也学长!你永远是最强的啊——!”





这声助威淹没在了如海浪汹涌的喝彩声里,但敦依旧满足。胸腔里发声的震荡还未平复下来,只见视野里唯一的那抹橙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缓缓转过头,朝中岛敦的方向比出手枪的手势,橘发张扬,蓝眸晶亮。




砰。中原中也的口型是这样的。




“…!!!”中岛敦的心脏刹那间像是被子弹击穿而过,停滞不动。随即又像濒临死亡线之前急促地跳动起来,剥夺了仅存的呼吸。


不用看,大概也知道自己的脸此刻是什么状况。



“学长…加油…”欲盖弥彰的鼓励最后还是被咽进肚里。



而身后的太宰治依旧笑着,只是笑容散发着些许黑气。呜哇!火大!好火大!明明只是一只鼻涕虫,竟然用这种方式残害他的眼睛还摆出那样猖狂的姿态!真是…!



… …呼,看来,这个后辈已经被吃得死死了啊。太宰治叹息的摇摇头,深感中岛敦命运不幸。而且面前白发少年头顶的蒸汽对他这个还多了一层绷带的人来说堪比七月天。太宰百无聊赖瞄了瞄逐渐拉开差距的记分牌,并不担心自己的班级不能得奖,决定再出去溜一圈,顺便勾搭几个美女新生。


“又是第一名吧,好无聊啊…哈——欠。那么敦君,我先走咯。”


“啊…好的!请慢走,太宰前辈!”终于走了!中岛敦摸摸还在发烫的脸,朝太宰挥挥手,将视线又锁定住赛场上奔跑的中原中也。





是那么的…耀眼。






5.




【法则五:你总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那个人,不幸的是,那个人总会在你出丑的时候出现。】





早上比赛两场后,中原中也带领着三年一班成功闯入半决赛。这个身材矮小的16号在发出后仰式跃投之后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成为了众矢之的,三名防守者将其团团围住,结果在剩下的时间里,中原中也放弃进攻转掩护,辅助被无视的队友得分。当对手恍然大悟重新排位时,又转为强攻,配合队友投掷三分球。


这个怪物。对上一班的四班和六班的学长吐血三尺,从没打过如此憋屈的篮球。



中岛敦则捶了捶站得有些酸痛的腿,见状不禁噗嗤笑出声。明明中也学长碰上太宰前辈就像吃了火药一样暴躁还智商狂掉,但是认真起来却拥有无人可以比拟的能力呢。


这样的学长,有点可爱。一个念头突然冒出。



“喂——小鬼。”中原中也终于从三圈女生防线里突破出来出了一身冷汗,只觉女生的战斗力太过可怕。身上的球衣还未换下,甚至脖子上还挂着毛巾,就朝中岛敦冲去,抓住对方手腕便开跑。


“那个…中也学长,我们去哪里?”



“废话,找地方吃饭啊?”中原中也不耐烦地扬了扬下巴,指向敦手中的便当盒,丢下队友径直出了体育馆,随便在教学楼后面找了棵树席地而坐。




“……咦?”中岛敦急切而期待地解开包布,但打开饭盒看清内部状况的那一刻,只觉得浑身渐渐冰凉。



“怎么了?”正用毛巾扇着风的中原中也看小鬼脸色不对,便凑过去看。但中岛敦却啪地关上饭盒,挤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尴尬提议。


“那个…中也学长,不然我还是去食堂给你买中饭吃吧…”


“哈?”




中原中也预料到什么,挑挑眉直接伸手去抢,却被中岛敦手忙脚乱地躲开。“总之…!我去买午饭,学长请在这稍等一会!…哇啊!”


脚腕上突如其来的力道打断他起身的动作,身形不稳倒回草坪,还未反应过来时掉落在旁边的饭盒被拿走,中岛敦蹭了一身草叶腾地支起身子想要拿回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就是因为这个吗,小鬼——”中原哭笑不得地望着手中饭盒里乱糟糟的模样,蛋卷还透着嫩黄淡香但摊开在张开小口的饭团上,腌菜和天妇罗洒落的到处都是,而海苔包着的肉丸子四散在角落里。什么啊,只是便当的排布散掉而已。




“中也学长,都乱成这样还是别吃了…”

“筷子呢。”伸手。



语气中是不容拒绝的坚定,中岛敦只好将饭盒最底层的餐具拿出来递给对方。中原中也早上打了两场比赛体力耗尽,又陪后辈闹了那么久早已饥肠辘辘,风卷残云般地将饭团和蛋卷解决掉。


吃到一半,中原发觉这样似乎有点不着边际,与他平时的风格严重不符,于是咽下一颗肉丸子抬眼对上敦期待的紫金眼眸,耳朵微红。



“…还算不赖。”


“太好了中也学长!”中岛敦总算如释重负,眼睛中像是落入星星一样闪烁,满是欣慰的光,“我还怕不合你的口味呢。”


“不要太过得意了,只是这样还差得远!”中原中也掩藏似的又塞了个肉丸。

“那么,以后我觉得自己做的有进步的便当,可以获得学长的评价吗?”



中原中也咀嚼的动作放慢了些,他抬头,注视着白发少年的眼底点缀的一颗颗光点,就仿佛放学后的晚霞与黑夜交界的那珀铺满繁星的深紫,仿佛低声倾诉着不知名的情愫。




是自己所熟悉的,也是所困扰的,一种感情。



“好啊。”他说。




之后短暂的沉默是两人默契的产物,似有赧意,似有无措,唯独没有尴尬。中岛敦从布包里取出自己的那份午餐,里面同样是惨不忍睹,但阴暗角落里的那点自我厌恶消极全然消失,只剩下涨满心脏的满足与温意。



“中也学长今天在赛场上非常帅气,所以再给你一个饭团。”中岛敦率先打破了沉默,用筷子将自己的饭团放进中原中也快要见底的盒里。



“喂喂你这小子…”中原中也不满地瞥他一眼,索性扒拉嘴里吃掉了。“今天每一个三年级学生都会努力吧,毕竟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场比赛。好快,还有一年就毕业了…”


“…不过一想到可以摆脱那条死不要脸的青花鱼兼天天神秘失踪的甩手会长倒是感觉每个毛孔都舒展了。”中原中也面色狰狞咔吧咬下一节天妇罗,仿佛那就是太宰治一样嚼的解气。




敦闻言微怔,就好像有一双透明的手簌地将他从这静谧的午间时光,身旁人暖色的发湛蓝的眼中逐渐脱离。




还有一年啊……筷子夹的蛋卷由于手上微抖而掉落回饭盒里,中岛敦愣愣地咬住筷子前端,撇过眼偷偷瞄着身旁的人,眼中光影明灭。



还有一年,就要和中也学长分别了吗?或者说…这次报答之后,自己也就没有什么理由来找他了吧。



而且高三的复习肯定辛苦非常,莫名其妙的来叨扰对方,也会绝对被厌烦的。




这么想着,口中的腌菜味同嚼蜡,甚至,中岛敦觉得有些酸涩过头了。




果然,还是换一种腌菜,重新做了自己吃吧。





“对了,”中原双手合十以示自己吃饱了,将饭盒放置在布包里,扭头望向发呆的敦,“周五下午要布置表演厅,这次是由学生会和风纪委员会负责,别忘记时间了小鬼。”



中原中也见他似乎神游,于是踌躇片刻,换了一个一直很想要说出口,却怕亲密值不足够而可能被拒绝的称呼。



“…敦?”




“啊…是!我会的!”中岛敦猛然回神,用力地点点头。见学长已经吃完,便三两下解决剩下的食物,将空饭盒利落地收拾好站起身,拍拍身上草叶准备离去。




“午饭时间我过得非常愉快,也请学长在下午的比赛中能够拿到冠军!”敦做了个鼓气的手势,笑眼弯弯。



“那是当然的吧?……啊。”走了。中原中也有些失落于中岛敦没有听到那声呼唤,还想再说些什么,少年却先一步转过身小跑着离开,似乎躲避这什么。他忽然嗅到一丝不同于方才的气氛,皱了皱眉。






是缱绻的温意冷却的滋味。






TBC.


最想写的部分没写到,写比赛写了辣么多…我依然已经是个废人了…

总之这章是想写出即使是一米六打篮球也比对手帅上一百六十米的中也学长!和!总算被一对还没在一起的恋爱笨蛋闪瞎苍天饶过谁的太宰先生!

要写完了!我要写完了!【哭着跑圈】

至于最后,你猜我会不会虐?【嘚瑟笑】

评论(12)
热度(149)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