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三步台阶①』【中敦|校园梗|短篇|双向暗恋】

∑( ̄□ ̄;)这里是失踪了很久很久的阠楽,好久不见!


♥(ノ´∀`)前几天一直沉迷于画画所以写文比较少,长篇的话稍微停一下下吧,写点小短篇调剂一下——



十八岁中原中也X十六岁中岛敦注意!两个笨蛋的恋爱故事!



开始啦。



—— —— ——

1.

【法则一:如果第一眼忽略了整个世界,那,便是恋爱了。】


新生入学会,中原中也总算记起,正好是在三月樱花开放的季节。



细小的花瓣是令他最为头疼的东西,夹杂在略长的橙色发丝里,总要费些工夫弄下来。轻微的花粉过敏,使他不得不对多年被评为“校园十大浪漫之地榜首”的樱花街道敬而远之。


新生入学会与樱花花期撞在一起,更是让身为风纪委员长的他烦恼不已,棘手指数直逼强迫学生会会长太宰治签完一日文件程度。



除了组织好开学典礼后台布置以外,典礼后的社团招新摊位排布,风纪维持等等都让中原中也焦头烂额不已,而常年失踪人员太宰治时不时还会以发现新生美女为由给他甩下一堆烂摊子跑路,有时连学生会的杂事都丢给他处理。



就比如说中原中也高三开始的那场新生入学会,太宰治私自将学生风纪会招新地点定在令人匪夷所思的学校天台,然而刚刚在开学典礼上发完言布置好后续工作气喘吁吁掐着点一路跑上六楼天台的中原中也却发现除了一张简陋的桌子和可怜巴巴几个苦命干部在那里任劳任怨地整理资料外,某只青花鱼再次玩起失踪戏码。



风纪委员长沉默半晌,很淡然,很淡然地将被汗湿的外套甩到一边,卷起两腕袖子,将刘海利落向后一撩——




“放手!妈的都不许拦我!!放我下去找死青花鱼!我要揍死他丫的!!!”




干部们见怪不怪但却要装作一脸惶恐地抱住委员长大人的双腿双手阻止其暴走。然对方的怪力太猛,三下两下甩开累赘,冲动磨没了但杀气还在,气不过的中原中也扒在天台栏杆上咆哮着。




“太宰治你给我记住!!这学期别让我再碰到你!!”



喊完一嗓子似乎还有些不过瘾,扯开衬衫的上两粒纽扣准备再来一次时,腰上突然多出两只手臂,差点没让他咬到舌头。




两只手臂一边奋力将他远离栏杆,手臂主人一边用清脆好听的少年音苦口婆心地劝导他:“虽然是开学第一天但学长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哦说的也是毕竟只是一条任人宰割的青花鱼而已没有那个能耐让自己想不开没必要为一个大脑都尚未发育完……谁想不开了!?


跆拳道黑带技能在身,中原中也很轻易地便卸下腰间的力量,将背后的人像转陀螺似的绕了圈按地上了,这才看清所谓学弟的面貌。



苍白的怪异发色不说,还剪了个左低右高的斜刘海,左边一缭鬓角垂至耳畔——呿,奇怪的人做奇怪的事,多管闲事的闲杂人等,中原中也腹诽着把人像烤肉一样翻过来,对上那抹昳丽的金紫,才忘记了片刻呼吸。



这是他每晚放学后习惯性地望向窗外,绛紫的晚霞伴随落日余晖消散时的景色,此刻全数落入这个少年的眼中,还夹杂着尴尬与赔礼的意味。



轰——整个大脑都在沸腾。



当这双眼睛里倒映着他时,中原中也的世界只剩下这抹落霞。



感性比理性更早做出反应,道声抱歉将少年拉起解释方才的意外,保持着不远也不近的距离悉心询问对方的信息,面带合理微笑,平时管理风纪的犀利和面对太宰的暴躁无影无踪。待到理性哼哧哼哧地追赶上来,中原中也才发觉自己已经差不多知晓了少年所有底细。


中岛敦,十六岁,高一新生,看到学生会发的宣传单便想上来一试,但差点被栏杆上摇摇欲坠的委员长大人吓到吐魂,勇敢又机智地出手将其救了下来。


中原中也闻言,理性要求他不留痕迹地捡起地上的外套披在身上,整齐扣好衬衣纽扣,抚平身上因剧烈动作而出现的褶皱,眯起萤蓝色的双眼,问道:“那么小鬼,你想参选什么职位?”


风纪委员会风纪委员会风纪委员会风纪委员会风纪委员会…!



“虽然我知道几率很小啦…”中岛敦不好意思地挠挠脸,似是下定很大决定地说,“我想尝试一下参选学生会副会长的职务。”



……妈的太宰。



很好,这又给他了一个殴打青花鱼的理由。




中原中也沉思着将人拐到风纪委员会的几率有多高。




2.


【法则二:当脑中不断循环播放与他相处的记忆时,那么恭喜,你的暗恋开始了。】



中岛敦自从离开孤儿院后就很少有过害怕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在努力谋生,贯彻自己活下去的理想。


对于他来说,好好活着就相当于打工完毕后店长送给他剩下的芝士蛋糕,或者月余考完月考后拿到工资奢侈地买上一些爱吃的肉菜打打牙祭 更幸福的大概莫过于放学后的一碗茶泡饭。


但对于现在被一群混混堵在巷子里的状况来说,好好活着大概更应该是乖乖奉献上自己的钱包,即使里面还有这个月的生活费。


不知道店长同不同意他提前结算…中岛敦颤抖地缩在阴影处,惶恐地打量着身边一圈凶神恶煞的脸,时不时从眼前晃过的带着钉子的木棒更是让他胆战心惊。



但,就这样屈服,就像每一次面对院长辱骂懦弱的自己那样屈服。到头来离开了孤儿院却依旧没有从阴影里走出,这样还算是好好活着吗…?



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啊…



眼前晃着的木棍似乎已经不耐烦了,粗糙的表面带着警告意味摩擦着少年的脸。中岛敦攥着包带的手指关节紧绷到发白,最后一咬牙终于将手里的钱包狠狠地砸在了混混头子那张令人生厌的脸上,像是每一个热血漫画里的主角一般扔下书包准备畅快淋漓地大干一场——



“疼疼疼!!”


“呜哇…对…对不起!”


“好疼…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扔的!”




——然后被单方面殴打。



又是一笔医药费。拳头如雨点般向他涌来砸在背脊臂膀上,中岛敦却只能勉强护住自己的头畏畏缩缩躲在墙角,与过去黑暗的童年重合起来,窒息的痛苦似乎要将他淹没。



我果然…弱得不堪一击…还想充当什么英雄,真是可笑极了…


不如…就这样,中岛敦颓然地闭上眼,像个垃圾一样,就这样死在无人而知的角落里吧……



… …



“喂,我说。”


身上的击打暂停了,中岛敦从臂弯里惊诧地抬起头,模模糊糊地看到一抹逆光的橙,在紫赤的霞云衬托下闪烁着点点流光。



“给我住手。一群渣渣,在你们被打成猪头之前。”




混混被激怒,仇恨转移,举着大棒砖头朝那个出言不逊的人叫嚣而去。中岛敦则是满心忐忑,生怕无用的自己又害得什么无辜的人遭殃。


但巷口的青年一如鬼魅在纷乱的攻击中轻松穿梭,手中书包装着字典一把拍上混混头子的脸敲松了几颗牙,娴熟的格斗技巧三两下便放倒几人,悠然来到中岛敦的面前,笑道:“怎么样,小鬼,还站的起来吗?”


中岛敦这才看清了青年的相貌,那双澄澈的莹蓝眸子,亮眼而张扬的橙发,以及小鬼的亲昵称呼——似乎有些眼熟。他愣愣地点头。


随后,熟悉的黑色校服带着体温轻柔地盖在中岛敦的头上,一只手隔着布料揉了揉他的发。头顶醇厚的声音再次传来,透着隐隐坚定。



“那就呆在这休息一会儿,我活动活动筋骨就帮你把钱包拿回来。”



耳边不停传来肉体碰撞的闷响和惨叫声与叫骂声的混合,但中岛敦却依旧留恋着方才那只手给予他的温度,以及勇气。



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他默默将校服拉下来抱在怀中朝不远处的混乱望去,青年正灵敏地避开了棍棒攻击,刁钻地踩上对方的膝盖猛然抬腿踢歪了对方的下巴。犀利的攻击方式使得被他击倒的人基本无力再爬起。不出十分钟,所有的混混都如愿以偿地成为了青年口中的猪头,在阴暗潮湿的水泥地上吃痛呻吟。



“中原学长…”中岛敦总算想起正向他走来的人的名字,正是两个星期前加入的风纪委员会的委员长中原中也,自己似乎还在对方面前做了一件蠢事,顿时有些窘迫地不敢对上他的视线,无措地盯着手里的校服,即使如此,那人逐渐接近的脚步还是一下一下踩在自己心跳的节拍上。



中原中也也受了些轻伤,但对于常年训练跆拳道的他根本不值一提。拉起缩在角落里的小鬼,用钱包轻轻敲了敲对方的头。


“给,下次不要一个人这么晚走小路。”


“只是今天,唔,今天值日有些晚了,想要早点去打工而已。”中岛敦摸了摸被敲的地方,耳朵微红接过钱包。



“啧,就这幅模样还想去打工?”中原中也嫌弃地上下扫视全身灰朴朴的中岛敦,清秀的脸上多了几块淤青,看起来狼狈不已。


“总之,非常感谢中原学长!可,可以给我联系方式吗?我一定要报答学长!”中岛敦十分诚恳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除了一半回报帮助还有一半则是期待着还能再见到这个人。



闻言,上方传来一声轻笑,该死的低沉好听。



“三年级一班,小鬼,如果你想报答的话。”中原中也拎起方才干架丢在一旁的背包随意挂在身上,一边朝出口走去一边背对着对方挥了挥手。“赶紧去请假吧。还有,叫我中也也没问题。”



呜哇…


…叫…叫我中也也没问题…



脑中不断重复播放着那个人临走前留下的话,中岛敦捧着一颗不知为何悸动的心浑浑噩噩出了小巷,朝家的方向迷迷糊糊地走去。手心的温度,战斗中的利落干脆,和自己交谈时的亲昵让中岛敦每一次回想,都好似踩上白白软软的云朵,飘飘乎柔软得找不到落脚点。



糟糕,中原…中也学长有些帅气过头,自己已经忘不掉了。




抱着对方的校服,中岛敦甜蜜又苦恼地想着。



…等等。


校服?



中岛敦僵硬地将视线转移到左臂弯,偏小的校服还留有学长的气息。



…不得不报答的理由,似乎,找到了?




TBC.



以为能一发完结的我,实在太天真了…【。】

评论(7)
热度(190)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