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黑与粉之间就差一个作字①』【芥敦|明星黑粉梗|欢脱向】

ε=٩(●❛ö❛)۶第…第二篇芥敦,结果我还是开了长篇!但是一直很想写写这个梗,今天还为了取材看了个有关黑粉的电影233333不过后面会和电影很大出入,一不小心圆不回来了就糟糕了【跑走】


٩(●˙ε˙●)明星芥川X经纪人敦,也许会因为是娱乐圈原因每个角色的性格或多或少有OOC敬请见谅哦! 而且里面的电视剧电影剧情都是编造的哦不要真的去搜了233


(o´오`o)最后,我对日本明星日常和各种特推网站不是非常了解昂,如果有不对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 —— ——


1.


凌晨三点,被窗框装裱的街道零零星星几点灯火,偶尔会有不明飙车族呼啸而过,打破黑夜沉睡后的缄默。


巨大的漂移声令街道旁单人公寓中对着电脑的白发少年手一抖按错了一个字母,他烦躁地拎过手边的薯片袋子,清脆的薯片破碎声硬是被他嚼出了一股深仇雪恨牙根直痒的滋味。几下删除方才打出的乱码,他想了想白天前辈的建议,于是又添油加醋地加上了几句。


电脑荧荧的光映出了黑暗中一双绛紫的眼,沉淀星星点点的金闪烁是快要大功告成的喜悦与熊熊斗志。咔擦咔擦几下塞完所有薯片,白发少年倒完袋里的碎末,不经意的目光扫过包装上身穿白衬衫的代言明星眼神空离地咬着薯片,胸前的黑色领带末端随意地搭在左边肩膀,与鬓角渐变的雪白形成的光影衬得皮肤透明苍白。




一个好看的男人。




“…..”白发少年机械地嚼着薯片残屑,只是眼中的斗志消失了一瞬,他盯着包装袋上深邃的黑眸失神了一秒,接着就顺着视线看到电脑旁几乎是支离破碎的手机,于是扁着嘴厌恶地用手吧唧吧唧揉成团向后一丢。



“……骗子。”



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按下了页面上的“发送”键。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昂爽朗的笑声给早晨没有睡醒的武装sleuth事务所带来起床早铃,总策划国木田独步由于旗下艺人宫泽贤治的汽车代言权通告被恶意抢占而忙得焦头烂额,直接被笑声引爆的他在隔壁的办公室里骂道。



"太宰你个麻烦制造机给我闭嘴!给我好好工作不要到处游荡!有时间给新人镜花接戏!"



"哦呀哦呀生气会长皱纹的哦国木田桑!"太宰治优哉游哉地靠坐在沙发椅中喊了回去,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于办公桌上巧妙避开了"知名经纪人"的桌牌,随意的线条显得优雅闲适。因大笑而逼出的眼泪蒙糊鸢色的眼,却依旧掩饰不住眼底的锋利。



他迫使自己将视线从笔记本电脑移向站在办公室中央那个稍显局促的白发少年。憋着笑指着电脑界面说道:"……真不愧是敦君,让我大吃一惊了呢。"



页面上是夸张的红色大字标题和一幅幅图文并茂的文章,上面写的有《揭露!明星芥川龙之介不为人知的阴暗面!》《芥川龙之介的人渣本性!》《糜烂!知名影星芥川一月携多名女伴进出夜店!》《知情人士透露:芥川龙之介那么久不谈恋爱是有隐疾……》《芥川龙之介曾做眉毛植入手术!》




"呜哇,还有芥川君是个性冷淡这种事敦君你是从哪里听说的?……噗嗤!"太宰治快要抽搐了。



中岛敦单手捂脸不敢直视,尴尬地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算了,略带求饶的颤抖声线从指缝里传出。"……明明是太宰先生说多编造一些啊……越离谱越好不是您的原话吗……"




"……不得不说敦君确实很有毅力,社交网站差不多都发了个遍,不过呢,反响不太好哦?"太宰治笑眯眯地将页面下拉至评论界面,负面新闻反而激起了粉丝的护犊情节,纷纷在底下抗议。



【卧槽这哪里来的anti,编造情节也太明显了吧?】【呜呜呜芥川sama好可怜……但双重性格的属性似乎更萌了诶!】【即使男神有缺陷,也依旧是男神!黑粉滚出去!】【这是哪个黑在这里嗷嗷乱叫,敢黑芥川sama是不想活了吗!?】



……中岛敦索性双手捂脸不看,只感心累。




脑残粉真可怕。



"所以说作为记者的我完全写不出一篇令人信服的报道啊,所以才会被之前的杂志社炒鱿鱼……"中岛敦苦恼地低下头,深深的自卑令语气也透着深深的不自信。武装sleuth事务所旗下艺人都是当前人气最高的偶像,公司声誉和实力都是日本顶尖,待遇比他之前所呆的小八卦杂志社好的太多,实在想不明白太宰治为何会选他这个简陋的墙角挖。"……太宰先生,您挖我来这里简直是个错误……"




太宰治闻言啪得关上电脑,两步跨到失落的少年面前一把揽过对方脖子,亲昵地揉乱了少年白色柔软的发。笑道:"敦君要相信我的眼光哦?你对娱乐圈的敏感度并不是用在写一篇小小的报道上的,那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呐,下午我陪小镜花去试镜,你也一起来吧?"




"好……好的!"中岛敦只是因为对方的一两句话便打起了精神,重新振作的双目闪燃烧着属于少年的澎湃。太宰治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他去给镜花打电话让她做好准备。



见白发少年右鬓角在空中划过一条曲线消失于拐角处,太宰治转身将桌上的一叠试镜资料翻过封面,盯着【男主角】下列候选人名单中的一个熟悉的名字,慵懒的眼中终于出现一丝烁烁。



"……这就有趣多了呢。"





3.


一个人不会平白无故地污蔑一个人,也不会平白无故地讨厌一个人。


一如中岛敦对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不愿意回想他活了二十岁以来最为黑暗的时光。



以横滨为举办地的大型电影节,众多明星纷纭而来,是八卦和新闻的集中地。就像一块香软可口的蜂蜜蛋糕,引来各种各样觊觎的昆虫希望能够咬上一口。



那时中岛敦由于时常出现报道失误差点让杂志社赔上一笔不菲的道歉款,社长已经对他忍无可忍差不多要将他扫地出门的时候,敦主动提出在横滨电影节一定会爆出第一手猛料新闻,才堪堪保住了最后一个机会。



其实他提出参加电影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能亲眼看到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记得被芥川圈粉的原因是他的成名作也是处女作的惊悚电影《罗生门》,当时他还刚刚从孤儿院里出来,正沮丧地寻找工作中,在一个小小的饭馆里的一个小小的电视上看到了芥川龙之介所饰角色的演绎。



混沌寂静的黑夜,到处布满污浊和人类的断肢,幸存下来的芥川身上沾染血污混合着淤泥,将精致的脸庞遮掩,却越发衬得那双空洞的眼睛失去灵魂,仿佛那只是两个黑色的窟窿。他摸索着爬过去,捡起同伴的碎肉想要一点点拼接,就好像只是一场普通的拼图游戏,他嘴角越来越明显的笑意令人战栗。


"为什么……哈哈……" 他四处摸索着,就像盲人一般无措。声音染满血腥的气息,悲伤被绝望全数吞噬,只剩唯一的人性指引他抚上那女孩半边的美丽脸庞。



"我只是……我只是想活下去……"



"为什么……"他最后为了生存将碎肉送入自己的嘴中,苦苦吞咽。



一刹那,空洞的黑瞳像是不经意间出现一瞬悲伤瞥过了镜头,如一朵蔚蓝色的昙花。


与那视线接触的中岛敦全身一颤,手中汤匙掉入碗中而发出的叮铃声响仿佛补齐了心脏跳漏的节拍。那目光似是逼着他,逼着他往那样深邃的海中沉溺,动弹不得地掉入那双黑曜石的世界。



于是他毅然决然地向一家八卦杂志社投了简历,只希望获得的各种拍摄消息中有他,有那个芥川龙之介的踪迹。

在拿到第一笔工资后他立刻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藏在被窝里抱着抱枕把《罗生门》全部内容看完了。成功被圈粉成一名新晋眉毛迷弟,但特推上的妹子们都在喊叫着"啊啊啊被玩坏的芥川小天使可萌可爱最后吃掉同伴残肢真是又恶心又恐怖又帅又带感!"之时,他表示赞同却依旧忘不了那个甚至只是幻觉的眼神。



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要把握啊中岛敦!给自己打了打气,望向人山人海的记者群他举着单反和录音笔依靠年轻的体质和力气努力地朝最前面的vip位置挤去。



"抱歉抱歉,让一让!"用肩膀绕开一个娇弱的女记者,敦只能在心中默默说抱歉然后低下头准备打开录音笔调整单反。




"是芥川君!芥川龙之介出来了啊啊啊啊!"刚刚被他挤开的女记者突然爆发出一声高分贝的欢呼,差点令敦不小心按错了键,但听到关键词的他就像装了雷达寻找茶泡饭店一般猛的抬起头,那个一直封锁在电脑屏幕中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



"芥川君出来了!快快快!"



"芥川龙之介出来了出来了!"



黑白相间的呢子毛毡西装在炫目的闪光灯下散发着柔和的微光,内里的灰色针织衫包裹白色衬衣勾勒出精瘦的曲线,同为黑色系的铅笔裤和皮鞋被精致的脚踝分离,若隐若现的苍白肤色是令人想要触碰的隐秘。


芥川龙之介随着走出的步伐摘去墨镜,尾脚泛着雪白的鬓角微微颤动,遮住了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和那双只是盯着前方平静无痕的墨黑眼睛。似乎就是有种莫名的气场,他的一举一动总能引来更多的视线与议论,以及不灭的,耀眼的光线。




拥挤在人群阴影中的渺小自己,大概只能慢慢消磨于这条明暗交界线了吧。


中岛敦见芥川龙之介慢慢走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将限制人群涌动的滑带又向前撑了一段距离,将手中的录音笔送到偶像的面前。


"芥川先生,请问……请问!你对参加电影节的感受是什么?"


嘭咚。嘭咚。



笔在颤抖。



黑眸子应声转过头来,对上绛紫泛金的眼。依旧是那样令中岛敦日夜牵挂的眼神,只是少了点什么。


对……对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敦根本没有深究少了什么,心脏频率瞬间飙升二百五十个百分点。



下一秒,芥川龙之介漠然地移开视线,像是不感兴趣一样绕过那只录音笔朝里面走去。



……啊咧?


中岛敦眨巴眨巴眼,泄气地将笔收了回去。……原来芥川也有着高冷属性。



电影节开幕式结束后敦依然没有拍到所谓爆炸性新闻。他泄气地在卫生间里洗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些,也大概打算回去就主动递交辞职申请,只是有些舍不得坚持了两年的工作。


"之后的路,要怎么走呢,中岛敦?"将自己怪异的刘海撩上去,静谧的厅室里唯有流水哗哗的声音回答。"……我只是,我只是想活下去啊。"


咚!


墙面突如其来的撞击声把中岛敦积蓄许久的悲伤气息全数打破。不过好奇心终是占了上风,他摸索着往那堵墙的背面走去,面前出现一扇半掩的门。


他探头望去——



然后倒吸一口凉气赶紧躲在了门背后。



等等这个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看到芥川龙之介被一个女人压在墙上!?



他又探头望了一眼,穿着天蓝色的晚礼服,扎着繁丽的装饰,应该不是普通的女人,如果没记错的话是一个叫优田的新人,凭借着一场走秀而红,来电影节大概也是为了知名度。只是这个场景有些诡异,优田不断往芥川的身上靠,时不时看了看手机,似乎在说些什么距离太远没有听清。而芥川龙之介则是满脸不耐烦,躲开几次女人的骚扰后隐隐有爆发的趋势。



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就在眼前。



为了生存,他想,但还是对芥川有些罪恶感。中岛敦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深吸一口气,然后迅速转过身来按下拍照键!


"咔嚓!"



……遭了!没关闪光灯和拍照声音!


两人的注意力同时转移,三双眼睛而对。中岛敦见优田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似乎知道了这大概是个单方面制造,而且故意借芥川上位的绯闻。


"啊……那个……"中岛敦捧着手机尴尬地笑了笑,心中飞快地搜寻杂志社前辈给予的工作经验,遇到这种事应该如何圆过去,"晚上好我只是,呃只是过来上厕所……"


他立刻闭上眼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拍了拍大门,又胡乱在空中的挥几下,最后还滑稽地转了个圈。"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什么也没看到!啊对了,我是盲人,哎呦茶泡饭这里有卖吗?我怎么看不到呢……"



趁着两个人都没有回过神来,迅速转身,跑!



"啧,"芥川龙之介微微皱眉,他打出一个电话,对他人吩咐,"樋口,有个狗仔往小巷门口跑去了,你记得拦一下他的手机。"



打完电话,芥川向前走了几步后转过头来看向还在暗自庆幸的优田,黝黑的眼睛里酝酿着恐怖的狂风暴雨。



"我警告你,再拿那个人的消息玩这种把戏,凭你背后的那个人,是保不住你的。"



优田惊恐地望着他,似是被危险沉闷的气压扼住喉咙不能呼吸,对方的眼神太过恐怖以至于动弹不得。直到芥川走远,她才软倒在地抚着胸口大汗淋漓地喘息。






中岛敦觉得差不多把二十年来所有的体力都用在了这场逃跑。他见前方就是小巷出口,便放下心来,撑着膝盖放松地吸了一口氧气,倍感运气爆表。有了这张照片,也许自己就可以不用离开杂志社,继续工作下去,连这个月的房租也可以不考虑了。


正当敦还在考虑为庆祝吃几碗茶泡饭比较合适时,一个黑衣的金发女人猛然从阴暗的角落中冲出,朝中岛敦拿着手机的手腕忽地飞起一脚,敦吃痛下意识松了手,于是手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最后稳稳落入金发女人的手中。


"芥川先生,手机已拿到。"金发女子后退一步,将手机恭谨地递与后面悠悠走来的芥川龙之介。芥川接过手机,瞥了一眼还在吃惊之中没有回神的敦,冷冷说道:"密码。"


"啊?…等等,把手机还给我!"终于反应过来手机被抢的中岛敦着急地上前几步去夺,却被那金发女人阻挡而近不了芥川的身。



"密码。"


白皙修长的手指摆弄着手机,墨黑的眸子轻轻向上一抬,中岛敦突然就被一种铁牢监禁的冰冷气息牢牢困在原地,爬上背脊的恐惧令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那只是一晃神的时间,他大力挣脱了金发女人的阻挡,朝芥川龙之介冲去。

"我才不会告诉你!"

芥川见他灵敏地躲过樋口只是惊讶了一瞬,随后微微的侧身便躲过中岛敦莽撞的冲击。闻言,他嘴角浮现近乎残忍的笑容,将手机狠狠地朝水泥地上扳去!


——砰嚓!


碎掉的不仅仅只有手机的屏幕和内部的零件,中岛敦突然觉得,心脏深处某个柔软异常的地方,也破碎殆尽了。


"啊……"中岛敦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般愣在原地。



"樋口,走了。"芥川龙之介不再理会呆滞在不远处的人,冷漠地转身离开。



"……你不能走!打坏了东西不应该道歉吗!?"饶是中岛敦有好脾气,对方恣意妄为的态度也让他不禁有些恼怒。这个人是谁?……这个人绝对不会是他支持了两年的芥川龙之介,也没有当初《罗生门》里那个悲伤孤独的眼神。



对方并没有应答他,亦或是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依旧遵循着小巷的轨迹走去,仿佛只是听见一只苍蝇在嗡嗡作响。



中岛敦将手机默默收进兜里,然后乍然暴起,拼劲所有力气朝那个令人生厌的背影冲去。



"给我道歉啊你这个混蛋!"




……于是,他朝着当红影视明星,刚刚拿到电影节男主角金奖的芥川龙之介,的精致脸庞,毫无顾忌地,一拳揍了下去。




4.


当晚的横滨电影节圆满落幕,但头条既不是某某女星的走光,也不是某某男星的潜规则。而是一张白发少年将芥川龙之介一拳揍飞的照片,上边黑色加粗十个大字"当红影星遭遇黑粉袭击"。拍摄的角度非常好,正好可以看到少年气到狰狞如同白虎的脸和芥川在空中三百六十五度飞旋的鬓角,而且从脸的摆动幅度来看——



嘶……好疼。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中岛敦就被暴怒的社长扔了一脸报纸,在即将被扫地出门时,社长接到了来自武装sleuth事务所的对中岛敦的邀约电话,然后用羡慕而奇异地目光目送他走向前来接他的太宰治面前。


"呐,既然不适合做记者,那么,想试着做一做经纪人吗,敦君?"


花了自己三个月工资买的手机支离破碎地躺在手上,中岛敦欲哭无泪地即答:"请允许我拒绝,太宰先生。"



最后,在太宰治的软磨硬泡油嘴滑舌下,以及并不是重点的高了原本工作两倍之多的工资挽回了对娱乐圈心灰意冷的中岛敦,勉勉强强同意被挖墙脚,正式成为武装sleuth事务所的一名实习经纪人。



工作目前稳定,住房暂时安全。中岛敦打开新买的电脑,默然浏览那篇报道下方许多芥川粉丝是心疼是辱骂的评论。

【怎么会有这么暴力的人啊!心疼芥川sama的脸蛋呜呜呜呜qwq】【糟糕最近岂不是都不能接剧了吗!?严惩打坏我们芥川小天使脸蛋的凶手啊!】【永远支持芥川龙之介!黑粉伤人要受到严惩!】【这是黑粉吗!?滚出娱乐圈!滚出娱乐圈!】


无知的少女们哟。中岛敦痛心疾首地叹了口气,然后点开了他所熟悉的文档界面,想起太宰先生告诉他的报复方法。

——"真的有那么讨厌芥川君?没问题啊,那就写一些负面新闻黑一黑咯,总会有粉丝看到后也许伤心转路人了呢?添油加醋地乱写一通,怎么坏怎么写嘛~"


当时的狡黠笑容若是国木田独步也在场,一定会迅速远离现场,以保自身平安。


但中岛敦把这些话奉为圭臬,并立刻开始行动。


想起当时芥川的藐视神情,敦的怒火就蹭蹭蹭地往上涨,咬牙切齿地打下第一个字母。


中岛敦发誓,只要芥川龙之介还在娱乐圈混,他,就是芥川的黑粉!!





永不洗白!!





TBC.



我就知道我会爆字数……【手动再见】

芥川聚聚的时髦值真难写……

来来来大家来猜敦君在第几章被自己啪啪打脸。【笑着跑开】【被月下兽】


评论(24)
热度(105)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