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猫薄荷与茶泡饭·下』【芥敦|温馨向|变猫梗】

(╭☞•́ω•̀)╭☞我觉得,我很有可能又爆字数,这是为什么呢。

¯\_( •́ω•̀ )_/¯ 大概是,芥喵太萌。

—— —— —— —— ——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是猫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怎么也找不到人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先生……"



芥川龙之介,原本以为只是出一个简单到连罗生门都不用打牙祭的收网任务,却意外与逃亡的特殊异能者碰上。原本以为会很容易地降服抓获,却发现对方也是个卑鄙的远程。



……原本以为回到港口黑手党总部便可以结束这憋屈的宠物生涯,却遭受了如此无情的嘲笑。




……猫生无望。




中原中也察觉到后辈幽怨的眼神,勉勉强强地收敛了笑声,伸手将眼角笑出的泪花不着痕迹地抹掉,还顺带将笑掉的外套捡起来重新披上,然后才正襟危坐地询问对方这几日的落脚点。



灰白的颜色忽地在眼前隐约,芥川龙之介平静的表情似乎有了丝波动,中原中也挑了挑眉,期待起接下来的答案。


"…咳咳…被人虎所救,安置在其宿舍。"喉头有些微痒,他抬手习惯性地遮挡,也正好遮挡住刹那间不自然的柔和。"后腿痊愈后,便暂时压制了猫化异能,回来报道。"



中原中也饶有兴趣地紧抓对方的细微表情,作为黑手党的最强体术师,对与捕捉这种有趣的肢体细节最为在行。



"暂时压制,"被黑皮手套缠绕的修长手指轻轻敲击着桌上的资料,"这么说还有变化为猫的可能?若是暴露,对于港口黑手党的声誉还是有一定影响。减少了威慑力,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芥川。"



"我明白。"



"嗯哼,背叛的那家伙已经抓住,被拐卖的孩子也被侦探社那群多事的家伙救走了,但是那个特殊异能者依旧在逃,并带走了从我们仓库里偷去的军火武器。有几个部下被异能影响不能恢复,只能先抓到他。"中原中也将桌上的资料递给芥川,嘱咐道,"因为你和他交手过,比较熟悉,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你来完成,尽量要活的。"


"是。"


见芥川龙之介只是像往常一样,如同规定了程序编排好思想的机器人一般沉默地接过任务,连转身也只有黑色的风衣下摆在空气中划过凛冽的刃。中原中也纠结许久,终是忍不住在他踏进门外的黑暗之前问出了声。



"如果中途又变成猫怎么办?要回去吗?"



脚步微顿。



刹那间撕心裂肺的干痛从身体的五脏六腑传来,芥川龙之介不得不再次捂住嘴,细小的回答被湮没在剧烈的痛苦里。



"……不。"




听脚步声逐渐远去,中原中也无趣地撇撇嘴,随意叠起双腿,将原本放在那张资料下的纸张滑到眼前,宝蓝眸子瞬间捕捉到一个名字,嘴角弯起了不明意味的弧度。





"猫咪,可是非常恋家的哦。"





…… ……



一只猫蹲在侦探社窗外的篷子上,面无表情地巡视着内里的情况,轻微抖动的耳尖是温润的牛奶白,如同顺滑的墨色丝绸上缀了雪,在午后闲适的暖阳里散发着微光。


也许是天意弄人,爱开玩笑。原本已经探查到特殊异能者动向,想要先去处理一些这几天搁置工作的芥川,在一阵转瞬即逝的白光掠后,顿时发现自己的视角矮了很多很多。



小巧的猫眼盯着巨大的红木桌角缄默了半天,它才接受仅仅三天异能再次回溯这样的结果。



中原先生已经给予警告,但它觉得即使是连自己的部下也不能轻易相信。




——中途又变成猫怎么办?要回去吗?




黑白相间的漂亮如陶瓷的二号动了动鼻子,徘徊半晌后从办公室的窗户上跳了下去,敏捷地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落在一个空调器上,然后在小巷的暗处穿梭,朝前天返回的路线撒开四条小短腿哼哧哼哧地跑去。


只是背上痒痒没人挠,只是自己的爪子长指甲想抓点东西,只是人虎煎的鱼比较好吃……


它这么想着,低头盯着自己胸脯前的白毛,那里曾是被滚烫的液体浸湿的地方。



……总之,不是它自愿回去的喵!



扣扣扣。二号终于忍耐不住抬起了爪子敲了敲窗户,由于没有看到那个标志性的白发而有些暴躁,成功引起室内谷崎直美的注意。



"哇,是那只猫猫!"谷崎直美惊讶地打开了窗户,怀中的谷崎貂瞬间爬上了妹妹的肩头,如临大敌般炸开了尾巴的毛,疑惑也爬上它的眉毛……如果有的话。



昨天黑手党不是传来消息芥川龙之介已找到么……?



直美一边让它跳进来一边嗔怪道,"跑哪里去了?敦君这几天一直心不在焉的,还外出找了你好几次。"



她原本想揉揉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为尽心尽力寻找多日的中岛敦出出气,但被二号迅速避开了。只好干看着它轻摇着尾巴,高傲地踩着猫步走到中岛敦的座位,抬起爪子拍了拍。




"喵?"人虎呢?




这只猫的灵性令谷崎直美不止一次感叹,如果不是中岛敦特别珍视喜爱,她早就想讨来养了。



"如果是敦君的话,小猫你扑空了哦,"直美提起肩上的哥哥晃了晃,笑着说,"为了将哥哥变回来,敦君同国木田先生去寻找那个特殊能力者了,为了安全起见,太宰先生大概也会……诶?!猫猫你去哪?"



二号早就在寻找一词出现时就霎时间竖起耳朵,连同悠哉的尾巴尖也停顿在空中。还未等到直美的话全部说完便再次跳上了侦探社的窗台一跃而下,墨色眼瞳在街道上树荫的碎片中明灭不定。




它在脑中调取着部下汇报的大概方位,同时在阴暗潮湿的捷径中肆意穿行,犹如飘忽不定的黑色幽灵。因为体型许多人类不能通过的地方在它脚下如履平地,即使速度提高了很多,它依旧恼着不能使用罗生门的不便。




前方特殊异能者隐藏的仓库逐渐露出轮廓,它巧妙的利用体型优势隐藏在集装箱的阴影处,在逐渐的接近中,隐隐约约的机枪扫射的声音传来,猫咪舔了舔方才被一处翘起的钢钉划破的伤口,眸色渐暗。



它差点忘了,那个特殊异能者还是一个狡猾的小偷。港口黑手党的一批军火在不知不觉中被他盗取,大概也是依靠将人变成动物的异能吧。



"小子!隐藏好自己!"



隐隐约约的叫喊声消散于火舌喷吐的声响,二号的猫瞳一缩,安静地跳上仓库的后门,走到二楼的一处废旧纸箱后面查看情况。


与自己料想的如出一辙,那批军火的火力太猛,而且高耸的集装箱硬生生地将广阔空地分割成了道道迷宫,敌我位置不清,饶是体术高超的国木田配合着异能也只能逐个清除,进度缓慢。如果被那个目前还不清楚藏匿地点的特殊异能者碰上……



中岛敦到底在哪里?!



搜寻半晌,凭借一双暗明皆可适应的猫眼,终于在一个废弃机械的角落看到了点点扎眼的白,二号抖抖耳朵,带着连自己也未察觉的欣喜如魅影般靠近。


突然,一个鬼祟的人形闯进它的视线,二号眼底一凛,弹出利爪从二楼敏捷地飞出——



"……靠!哪儿来的死猫!……啊啊啊不要挠我的脸!"


身后不远处的异样被半虎化的中岛敦敏锐地铺捉到了,他回过头,眼底原本的警惕在看到喽啰脸上的张牙舞爪的小东西时顿时转换成了惊喜。但目前的情况容不得他多说,便快速解决了偷袭的人,收回虎爪小心翼翼地抱起猫咪放在怀里。



"二号,你去哪里了……我担心死了……"中岛敦咬着下唇,将眼眶的酸胀好不容易压下,但不代表心中的大起大落也是,他只能一遍遍唤着它的名字,掺着失而复得的欣喜。



猫咪意外地没有反抗,它盯着对方眼下因休息不足而泛的青色,犹豫片刻伸出粉色的肉垫摸了摸敦绛紫渡金的眼睛,嫌弃地喵了一声。


作出这幅要哭的难看样子给谁看?……真弱。


仅仅是温存了片刻,中岛敦知晓现在不是重逢的好时机,将二号藏好后便立刻投入战斗中,但集装箱的存在限制了他与国木田的异能发挥,只能亦步亦趋地缓慢前进摸索,再加上对方的火力压制,显得十分被动。而已经在二楼观察过,大概了解那个特殊异能者可能藏匿在何处的二号实在看不下去,在敦又打晕一个喽啰后冲上去拽了拽对方的裤脚,然后不等回复深入进曲折拐弯的迷宫中去了。


"二号?!"中岛敦想也没想直接跟上,着急地喊到,"小心点,不要乱跑!"


"喂!"国木田独步皱着眉,似乎是不满中岛敦太过莽撞,啧了一声后只好跟了进去。但沿途只是打晕几个待命的敌方部下,一阵弯弯绕绕过后到达了一处较为宽阔的空地。国木田屏气敛声蹲在废弃物后面,见周围零散的军火部件便知道来对了地方,不由得朝中岛敦脚旁的那只猫投去惊奇的目光。

"国木田先生,现在怎么办?"同猫咪腻歪一阵后,中岛敦将不情不愿的猫咪藏在了角落里放好了遮盖物。国木田独步给侦探社发了条接应短信,然后拿出了写有理想的笔记本,干净利落地撕下了一张纸。


"遇见阻拦,全部清除。"他提了提鼻梁上的金属眼镜,镜面闪出一道精明的光,"若遇异能者,小心行事,我给你打掩护!"



"独步吟客————闪光弹!"


随着一阵刺眼白光将远处全部吞没,一只白虎应声而上,一爪子拍晕几个妄图开枪射杀的喽啰,用虎臂挡住偷袭的子弹后继续清除现场。


过程十分顺利,但不知为何,动物的直觉却一直在脑海里颤动着,中岛敦觉着有些不对劲,特殊异能者异常的沉默令他爪上的白毛根根耸立,似有一股凉意爬上脊背。


不……这应该不是沉默,更像……



"小子!注意九点钟方向!"



——更像是在寻找他松懈的时机!



中岛敦立刻转过头抬手欲挡,但那耀眼的白色光芒已经近在眼前,像是长了眼睛一样追踪着他躲避的身体。



糟糕!躲不开了!中岛敦只好将希望寄托在白虎的再生力身上。



"罗生门。"



身披鲜红闪电的黑兽依照主人的指令轻车熟路地缠绕上中岛敦的腰段将其送上半空,其余黑影则将扑了空的白光全数搅碎,化作点点闪烁的粉末飘散在空气中。


"芥川?!"眨了下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半空,中岛敦不知所措地四下乱望,大脑才总算反应过来,和惊诧的国木田一同叫出了那个黑色身影的名字。



谁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出现的。



"真难看啊,人虎。你差一点,就要变成真正的虎崽了。"芥川龙之介微微抬首,墨色眸子透出的一半是中岛敦熟悉的嘲讽与厌恶,剩下的一半却读不出来。



小老虎努力的挤了挤眼睛,才确定方才与这双黑瞳重合的那双湿润的黑曜石只是一瞬错觉。




"谢——谢——你——"中岛敦干脆道谢后撇了撇嘴,已经懒得计较搭档兼对手数不清的嘲弄,他只是有些惊讶于今日罗生门少有的温和,自己轻轻一挣便被主动放下,跟平时一齐出任务的粗暴对待形成鲜明对比,让他有些不习惯。



"这个人的攻击用你那种普通的防御毫无作用,只要碰到身体的一部分,异能即可生效。"芥川龙之介清冷的声线对于藏在某处的特殊异能者来说更像是地狱传来的回音,弱点被抓住的绝望感令他忍不住颤抖。"只有这样——"


苍白的手指置于唇边,一阵轻咳过后,黑兽似是嗅到猎物的滋味疯狂地扭动着虚无的身体,耀武扬威地张开了血盆大口,贪婪的往一个阴暗角落涌去。


——于是,在忽然出现的芥川龙之介的辅助下暂时压制了那个特殊异能者。一阵激烈的讨价还价后,国木田代表侦探社约定先将其社社员谷崎润一郎恢复再将异能者交付给港口黑手党。看守这些逃犯的任务落在中岛敦身上,国木田便去清扫其他的漏网之鱼,顺便等待刚刚自杀失败的太宰治带人过来。


宽阔的空地上只留下中岛敦与芥川龙之介大眼对小眼,战斗过后的静谧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

芥川不喜这样沉默又显尴尬的气氛,便最先开了口。

"人虎,我们……"我们有一笔账要算一算。


"对了!我总算想起来刚刚忘了什么,是二号!……二号快出来,我们要走了哦!"


"…………"


然而中岛敦并没有理他,而是径直绕过去寻找那只调皮的猫,生怕一不留神它又弃自己而去。


芥川龙之介的额角鼓起根根青筋,原本的万般呵护百般体贴变成无视存在,这样巨大的待遇落差让他恼怒地释放出了罗生门。


"啊……芥川!我现在没心情也没时间跟你打!"中岛敦一个灵巧的后空翻躲过了几道黑色的荆棘,一边朝没事找事的芥川无奈吼道。把二号吓跑了可不要怪他不顾搭档情分!



"二号!快点出来啊,我今天买鱼给你吃!……喂喂!"



见黑兽又要缠上来,中岛敦强忍着困意赶紧化出虎爪将其击退,跳到了更远的地方。刚想发火,却被对方一句无头无尾的突兀话语熄灭。


"……那只猫,真的那么重要?"


"当然重要!"斩钉截铁的笃定之后,中岛敦不好意思地弯了弯嘴角,"……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啦,将它救回后,我第一次意识到除了侦探社,又会给我家的感觉,谁又会为我生存的意义添加一笔。"


他的眼神逐渐坚定,语气也不禁染上了些许温意。



"二号它,是我的家人啊。"




"……"芥川张了张嘴,徒劳无声。



"呜哇……我都说了什么啊,二号如果听见了肯定又不让我摸它的毛了……"中岛敦甜蜜又苦恼的叹了口气,准备转身再去寻觅之际,不远处的人再次开口,不是挽留却足以令他停下脚步。




"……不止不让你摸毛,还会用新长出来的指甲狠狠地挠你贴了三个创可贴的手背。"


"……诶?"中岛敦无辜地眨眨眼,他怎么知道?


"还会把每天印了樱花的牛奶盘打翻。"


"咦咦?!"这个也!?


"还会把煮糊的鸡肉洒在你的裤子上,煎了一半糊了一半的鱼全部叼走。"


"啊……"


"还会在洗澡的时候溅你一身水,擦毛的时候咬住你的手背。"

……

中岛敦随着芥川一条一条地举例可能性身体越发僵直,原本是人与猫之间最美好的时光,现在听来却如此可笑。一个疯狂而又近在眼前的事实摆在他面前,触手可得——



只要他询问一句。



"即使是这样,你也需要这只宠物猫?"因为不停歇的说话,嗓子干涩难耐,芥川轻咳一声缓缓笑了,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满是零落的嘲讽,掺杂着毫不自知的黯然。




再也不用像个畜生一样,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即使抚摸皮毛的手掌,有多温暖。



"……二号?"轻声的询问,有如脆弱的易碎品。


"你知道每当我听到这个名字想的是什么吗?"芥川换上几近残忍的笑容,想要把那点可怜的黯然掐灭,"如何用那副弱者的牙齿将你的脖颈咬碎。"


中岛敦忽然沉默,任凭那狂躁黑兽再度粗暴地缠绕上自己的四肢,由于主人的情绪不稳,连带着罗生门的控制也有些失常,由于没有白虎的防御,身上已经划出好几处伤口。



看吧,还说什么家的感觉,生存的意义,真是既虚假又无聊。



"果然回答不出来了吗,人虎?在你眼里,这只由你敌人变成的猫,说到底还是可以轻易丢弃甩开的宠物罢了吧!"不知是从哪里生出的委屈,芥川龙之介被中岛敦的沉默所激怒,狂躁占据了中枢神经,抛弃的恨意渐渐拢上赤红的双目,"你可以将自己想象成救世主救一只奄奄一息的可怜猫!你也可以因为一个不满随意践踏它的生命,剥夺它存在的意义不是吗!"




"中岛敦,你回答我!!"



从仓库的天窗撒下的一米阳光在两人之间隔离,细密的灰尘在空气中漂浮不定。任意的动作,都会使它们惊慌失措。


"当然……不是。"灰尘被轻轻地推开。



中岛敦咬着牙根颤抖道,所有的事情出乎意料繁杂而琐碎,他还需要时间来整理时间的走向,整理不知为何而失控的心情。



"当然不是了!"


他嘶喊着。


"二号它不管是谁变成的,不管它以前如何以后如何,它始终是我的家人而不是什么宠物啊芥川你这个混蛋!!"



嗡————



月下兽的突然暴起,使萤蓝色的光芒驱散了黑兽的束缚。但长时间的战斗,多次使用异能的疲劳累加,即使是刚刚爆发情绪,气息不定的情况下,中岛敦依旧直挺挺地累晕过去。



芥川从听到答案的怔然中幡然回神,对方已是朝前扑倒屁股朝上的可笑姿势。信步走去,中岛敦安详的睡颜柔和了一瞬他脸上残留的残暴气息,紧蹙的眉头早已舒展开来。



仓库之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应该是侦探社的人马上要赶来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迎头对上太过麻烦,他低头思索片刻。罗生门随即幻化成水一样柔软的形态将熟睡的中岛敦包裹进去之后,芥川才满意地转身朝后门安静离去。


中岛敦养猫之前大概忘了一件事,猫可都是睚眦必报的。



撇下骂他的混蛋不说,在身为猫的日子里,这个人所做的事情足够被罗生门戳一千次一万次了。




芥川龙之介回头慵懒地半阖着眼,睡梦中的中岛敦在黑曜石一样通透的刻面上映出安逸的轮廓,一如二号在晒太阳时舒适惬意的模样。





对于中岛敦的答案来说,他觉得,还有待修改。






『猫薄荷与茶泡饭』END.


——————

妈的我果然爆字数了,因为篇幅不够压缩了很多细节的感觉……不过相信我,待我上完七天学回来,来一次大改将篇幅平均分配一下。【对我就是强迫症】

我想表达的是不只是猫咪的卖萌,我也想尝试着写出当芥川变为猫时,内心对于温暖和家的渴望被放大时所做出的举动和选择大概会更加干脆的样子,所以在最后敦敦的沉默会让他有种又被抛弃的感觉才会暴走。变成猫不会像芥川为人时沉稳冷漠,可能会非常的ooc,请不要在意。而敦敦则是毫无保留地回应他渴望的最佳人选。
希望我写的点能被芥敦厨们get到哦!


至于看到这里说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结局的人,其实我是懒【划去】是因为上中下的篇幅限制不敢再往后写了,我这人吧……一爆手速就分不清东西南北啦哈哈哈。我会加一个后续,当两人撕破脸后【划去】窗户纸捅破的一个状态,希望我不会写崩。妈的芥芥真难写,明明是个耿直boy有时解说癖话唠却还要装冷酷,何必呢【。】

总之第一次写完的芥敦文,有诸多不好之处请指正拍砖,我会继续努力哒。【撒丫子跑圈】



评论(33)
热度(215)
  1. 一条腊肠枔樂 转载了此文字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