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猫薄荷与茶泡饭·中』【芥敦|变猫梗|温馨向】

(ノ≧ڡ≦)……想了想还是决定什么也不说。



—— —— —— ——



进了宿舍的门,中岛敦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昨晚还留在空气中茶泡饭的味道,顺道怀念了一下一夜未见的天花板,最后以一种歪着头的诡异姿势走进了客厅。




趴在宠物医院的小床上将就了一晚的结果就是脖颈酸痛到发麻。




他将猫笼轻轻地放在地上,高傲的二号没有搭理自己亲昵地呼唤,抬起三条腿别扭地往外磨蹭。中岛敦讪讪地收回想要抱出它的手,因为上面已经有三处创口贴了。



于是他只好转身将袋子里猫的药用品放入卧室,然后打开处方罐头,在厨房找了个碗全部倒入,放进微波炉加热了一分钟。



"二号,一晚上没有吃饭肯定饿着急了吧。"中岛敦将碗像邀功一样放在猫的面前,想了想又取了个碟子倒了些牛奶。


谁允许你喊这个可笑的名字了!二号朝敦愤怒地呲牙,如果不是对方的手轻车熟路收的及时,恐怕又得多一道创可贴。


二号嫌弃地望了望里面的糊状食物,动了动小鼻子。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猫饼干之类的东西,只是为了受伤的动物方便进食而特制成的药用糊状鸡肉。

感受到自己的胃已经饿的抽搐,二号酝酿片刻,踟蹰着恢复体力要紧,于是它垂下头,想要先去舔舐牛奶。



牛奶盘迅速离开了它的可控范围。



"喵!?"可恶,是在玩弄它吗?




见二号立起身体做出戒备状态,中岛敦立刻慌忙地赔笑解释,完全没有注意到猫能听懂人语这个大大的bug。"不是不让你喝啦,只是空腹喝牛奶会拉肚子的。"

猫咪恶寒地想象了一下蹲在猫砂里的生不如死,还会被某只人虎围观的场面,最后勉强的接受了这个理由,埋头开吃。

中岛敦好不容易哄着二号吃了早饭,发觉自己的胃也同样在抗议,于是从冰箱里拿出剩饭,打了两个鸡蛋做了碗蛋炒饭。毕竟是独自生活,有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基本的生活技能还是有的。再加上自己的饭量大,拿到工资后时不时还会做点好吃的给自己打打牙祭。

有时太宰先生会过来蹭饭吃,但大多数时候都是独自一人面对着菜肴氤氲的热气,即使是比流浪时的生活要好千倍万倍,却依旧食之无味。

不过还好,这间屋子已经有了自己继续住下的理由,无关异能者,也无关侦探社,只是因为有了一丝家的味道。



因为这只猫。



"那么,我开动了!"中岛敦端起碗大快朵颐,时不时瞄了喵在碗里不停耸动的小脑袋,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

吃完早饭,喝完牛奶,中岛敦这个新晋猫控有幸亲眼看到二号吃饱喝足后的慵懒模样,伸出粉色的舌头将嘴巴毛上的牛奶渍舔舐干净后还砸吧了下三瓣嘴巴,舒怡地连猫瞳也眯成了一条直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爱!好可爱!……小小的敦君在心里无声尖叫加打滚,甚至激动到半虎化也不为过。


于是,一只罪恶的手伸向正在打哈欠的猫咪,悄悄地,慢慢地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觊觎已久的,毛茸茸的下巴。

"……喵呜……"猫咪似乎很受用,下巴处传来的轻柔拂挠带来了浓浓的倦意,由于填饱了肚子全身都暖洋洋的,舒适的感觉令它想要缩起脖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尾音。如果后腿没受伤,也许可以撑着地板伸个长长的懒腰。

"喵呜……喵呜……"

中岛敦玩得很开心,很没有形象嘿嘿嘿地傻笑着,虽然高冷的猫咪很吸引人,但温顺的猫咪更招人怜爱不是吗!想要抱在怀里揉揉揉揉……



二号忽然如梦初醒般睁开了眼。



……等等,自己是在干什么!?


"喵嗷!"近我者死!



罗生门·改版·爪突!



"呜哇!疼疼疼疼疼……"



作死的中岛敦捧着冒血珠的手指欲哭无泪,果然还是先磨合好感情再下手会比较容易,猫咪逼急了也不好惹,哎……

但敦并没有注意,猫咪原本粉红的耳朵内壁早已通红一片。二号正用前爪使劲地磨蹭着下巴,似乎想把上面残留的体温消磨殆尽。


该死!猫的习性实在太麻烦了,果然要赶快联系总部,把那个异能者尽快抓住!



二号如此想着,随即面无表情地瞪了眼罪魁祸首,然后默默伸出爪子——


咣当!


"啊啊啊二号你怎么把碗弄倒了!……等等不要碰牛奶盘子!"


…… ……



等到敦顺利回到工作岗位,已然是第二天的下午两点,免不了被国木田独步一顿好训,但看到他手里的猫笼,最终还是绷不住脸,一边修改着行程一边挥手让他去工作。


"咦?"


谷崎直美今日并没有缠着自家哥哥,而是和肩膀上的貂玩得正欢。当中岛敦踏入工作室时,正好看见直美亲了亲它粉红的鼻子,用手揉着亮橙色的油光水滑的毛。


诶……不对,好像是……骚扰?



等等……似乎……似曾相识。


"直美小姐,你也……养了宠物?"中岛敦抱着猫笼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他已经能看到可怜的貂在一双白皙的手中被上下其手后翻出蚊香眼的凄惨模样。


"那可不是普通的貂啊小子,"国木田在他后面走进,还不停地在本子上写着什么。"那就是润一郎。"

猫笼里正小憩的二号闻言动动耳朵,眼睛眯开一条缝。


"你看敦君~即使是变成了貂,哥哥依旧是这~么~可~爱~"

"嗷嗷嗷……"再被妹妹继续骚扰之前,谷崎润一郎艰难地抬起前爪就算跟敦君打了声招呼。



"哈!?"中岛敦被这个事实吓了一跳,不是说谷崎先生昨天只是去做一个侦查任务的吗,怎么今早就变成了这样?

"是一个特殊异能者,本来是拐带儿童的组织,为了掩人耳目可以将人变成动物带走,不过似乎有什么限制,只能变一些小型动物,"国木田将本子又揣回口袋,将一叠资料放在中岛敦面前,接着道,"这件事本来是港口黑手党的任务,侦探社只是辅助救人而已,但是润一郎不幸中招,连太宰也不能解除,就只能先这样,等到抓住那个特殊异能者后就没问题了。"

中岛敦翻看着资料,似乎有什么令他吃惊的信息出现,绛紫泛金的眸子突然睁大。"咦,芥川龙之介失踪!?"


此时猫笼里的二号已经支起身体,连带像缀了雪的耳朵也全部立了起来。


"啊,芥川似乎和那个逃跑的异能者正面对上了,大概是中招了吧。现在依然没有消息,不过港口那边已经开始找了。最近你们的合作任务也暂时搁置。"


已经开始找了?二号闻言皱起眉头,它动了动后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天之内应该能痊愈,应该就可以自由行走了。


它悠闲地瞄了眼朝猫笼走来的人,荡了荡尾巴,趴在软垫上又伏下身。


不过现在,赖在这里过几天也不错。


"是猫咪诶,好可爱!"直美抱着哥哥凑了过去,女孩子都对毛茸茸的事物完全没有抵抗力,却没有注意怀里的貂看到那只奶牛猫后瞬间僵直的身体。


"嗷嗷嗷!"谷崎润一郎惊慌失措地用两只爪子比划着,大尾巴已经完全炸毛,激烈地摇摆着以表示自己即将被恐惧淹没,"嗷嗷!"



不要让我靠近他!不要让我靠近他!妹妹快让我远离那只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中岛敦将软垫小心地拖了出来,二号依旧悠闲地趴着,只是时不时嘴巴微张,舔了舔自己锋利的牙齿似乎是在挑衅。他发现直美怀中抽搐着就快要翻白眼的谷崎貂,疑惑地挑起眉毛。

貂怕猫……吗?


"等等!"见直美想要去揉一揉猫的脑袋,敦慌忙阻止了这种作死的行为。"呃,这是我前天晚上救回来的流浪猫,有些认生,所以……"


"这样啊……"直美看到中岛敦手上的创可贴顿时了然,她想了想,狡黠的光在宝石蓝的眼瞳中一闪而过。"嘛,这个不难,敦君要好好看着哦。"


二号摆了摆尾巴,看到又有手伸过来顿时,呲了呲牙想要用爪子接着击退这些不怀好意的人。但那只手却如跳舞一样在空中跳跃,自己怎么挠也挠不到,顿时有些恼火。


此时另一只手却悄悄接近猫咪的下巴,轻挠着细密的绒毛。二号顿时僵直,猫性瞬间占据大脑,十分矛盾地想要蹭蹭手指,却又强制自己清醒,不能发出丢脸的咕噜声。


而原本做诱饵的手则轻轻地搭在猫头与身体连接的地方上下抚摸着顺毛。猫咪被摸地舒服,不长不短的指甲正好给它挠痒痒,于是在双手夹击中打了个滚,黑曜石般的眼睛眯成缝,时不时还耸动着小鼻子,爪子已经乖巧地搭在直美的手背上,没有露出利爪。


……呜哇……这真是……



已经化为石像的中岛敦现在只有两个念头,一个是想围着横滨跑圈,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地做猫奴。而另一个是——



——女人真可怕。



"呐,敦君,看懂了吗?"直美有些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毕竟这只猫的毛的手感实在太好。



"啊……哦。"小老虎从被萌翻的状态回过神,他咽了咽口水,目光灼灼地望着已经开始厌弃人生,全身散发着黑气的二号。


真不愧是……太宰先生藏匿的地方……


猫咪生无可恋的将自己埋在软垫里,连耳朵也耷拉了下来。


…… ……


一人一猫这两天的生活过得无比愉快,单方面的。


自从学会了撩猫技能,中岛敦每天都变着法地骚扰二号,只为摸一摸那滑顺的毛过过瘾,给它洗澡时还非常幸运地摸到了肚皮上柔软的毛毛,再往下还有……嗯。

虽然最后被溅了一身水,但小老虎依旧幸福地多吃了碗茶泡饭。


时间一长,二号也懒得反抗了,只是在手试图往肚皮移动的时候才会抱着手指啃上一口。


不过这只猫比较奇特,都听说猫怕水,但二号天天都要洗澡,不给洗澡还会打翻牛奶盘,跳进水盆的动作利落而潇洒,而且不睡自己给它搭的小床,直接一爪子拍过来霸占了自己的地铺,敢靠近就又是一爪子。

仅仅两天它的后腿就痊愈了,拆绷带时连医生也啧啧称奇。不仅如此,见它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中岛敦本想给它买条鱼尝鲜,但猫咪一爪子拍晕了鱼,将其叼进了旁边的锅里,猫脸上写满"你让我吃生的是在逗我?"的嫌弃表情。


不像一只猫……就好像……


中岛敦将脸埋在猫咪黑白相间的毛里,感觉对方正用爪子挠他的头发也不为所动,只是呵呵呵傻笑。



就好像养了个真正的人,让这个屋子真正地有了人的生气。


"谢谢你,二号……"中岛敦只是感觉眼睛涨得发疼发酸,但依旧控制不住地笑出声。


"……谢谢你。"


原本恼羞成怒正拍打着侵略者的猫咪忽然感觉到肚皮上的毛似乎变得湿润,前爪顿时僵直在了半空中,最后无奈地缓缓放下,搭在他白色的发上。



啧,还是像以前一样,又脆弱又愚蠢。


令人火大。


半晌后中岛敦才抬起头,揉了揉发红的眼角害羞地笑了。


"对不起啊,二号……是不是有点难看,还把你的毛弄湿了……"



你还知道啊人虎。


猫咪不耐烦的收起利爪,只用软垫啪得拍上那张讨厌的嘴。中岛敦只是笑着,弯起的紫金眸子中还藏着洌滟水汽,他抓住毛茸茸的爪子,在软垫上亲了一口。


该……该死!



耳朵内壁变红的炸毛二号毫不留情的挥爪拍了过去,敦十分配合地倒在了旁边。猫咪利落地翻身,直接踩着对方的脸跳到了床上。


好……好过分……中岛敦扁嘴揉揉被踩痛的鼻子,最后还是欢快的将二号圈在怀里,用鼻尖蹭了蹭它的头毛。


"晚安,二号!"




"喵。"



…… ……



夜深。


仅仅只能容纳下一人的地铺上,一个黑色的身影安静地倚在熟睡的中岛敦身旁。折反入室的清冷月光,只能照清那人苍白的半脸,以及他泛白的发尖,一如猫咪缀了雪的耳。

芥川龙之介低头看了看自己变回的手掌,睡梦中刹那间感觉束缚身体的力量减弱了些,于是他竭力发动异能,才稍微冲破了那异能的桎梏。他能感觉用不了多久又会变回去,所以得尽快赶往总部。


但是……


他缓缓低头,第一次与自己的搭档靠的如此之近,夜晚极好的视力可以令他借助月光看清中岛敦微颤的睫毛。


洁白的月光逐渐被空气中凝结成狰狞的黑兽所吞噬,多日不曾被主人召唤品尝鲜血,早已饥肠辘辘。芥川龙之介微微招手,黑兽变型为刺抵在中岛敦此时毫无防备的脖颈上,由于太过靠近,已经划出几条血痕。


多日屈辱,随意被人玩弄的仇可报,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

总看不顺眼的人虎,只需自己动动手指,便可以将他从太宰先生的眼中永远除去。


只需,动动手指……


"呜……"芥川的头发扫的中岛敦的鼻子直痒痒,他皱了皱眉头,丝毫没有任何危机感地揉了揉,然后转身想要抱住旁边搞怪的猫咪。"好了……二号睡觉……不要闹……"

然而他正好抱住的是芥川的腰,还将头靠在对方的胸前温顺地蹭了蹭。


诶……怎么不是毛毛……一点也不软……


芥川龙之介已经完全僵直,漆黑无底的眼睛泛起了淡淡波纹。举着的手指放也不是抬也不是,定在空中没有几秒便酸痛起来。




有些慌乱的视线正好扫过怀中人泛红的眼角,似乎胸口被眼泪浸湿的位置还发着烫。




心中没来由生出一丝烦躁,索性让罗生门撩开对方搭在腰上的手,然后蹑手蹑脚地翻身起床,走到了窗台边。


时间紧张,他不应该在这里浪费。




算了,就当是换一个人情,这一次暂且放过他。



跳下去的一瞬,芥川龙之介回头一眼瞥过这几日的饲养者,然后融入了茫茫夜色中。


TBC.



为了说清故事外加卖萌而爆了字数的我也是很拼的。

评论(15)
热度(208)
  1. 一条腊肠枔樂 转载了此文字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