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猫薄荷与茶泡饭·上』【变猫梗|温馨向|芥敦】

(╭☞•́ω•̀)╭☞哦哦哦哦哦大家好我是木乐!其实入了文野已经很久了但是一直不敢下笔写!如今我勇敢的走出了第一步!

٩(●˙ε˙●)第一次写芥敦如有把握不好的地方请一定指出哦!因为是变猫梗所以会有一些心理习性上的ooc请不要在意!

(ノ≧ڡ≦)就酱!

—— —— —— ——


大雨瓢泼的夜中朦胧地闪着几盏孤灯。


街上的行人早已因为可怜的一方雨伞保护不了自己而踩着水潭和雨声匆匆离去。 除了滴答水痕,夜里的横滨似乎拿不出任何与白天的繁华攀比。


而无家可归的生物却只能在黑暗而潮湿的夜里瑟缩在肮脏的角落祈求庇护。



但它不是,也不愿将自己与那些弱者相比,即使是在这样如此的绝境。


疼,身上的任何一处都叫嚣着疼痛。下午被一群野猫围攻,因为不熟悉这样的身体,躲闪不及而被咬下小块毛,现在被混杂着脏水的雨浸得生疼,犹如万根刺挤扎。寻找食物时又被几个无聊的混混玩弄,它狠狠地咬下其中一人小腿上的皮肉,最终换来的是一场狂风骤雨般的踢打。


和贫民窟时的记忆几乎重叠,真是可笑。自从那个人将自己从那个地狱带出来,似乎是变强了,似乎能站在制高点了,似乎脚下踩着弱者了,最后才发觉,不过是从一种折磨换为另一种折磨,亏本的交易而已。


头顶的惨白灯光闪烁着渐渐微弱,它踉跄了一下,短小的四肢终是支撑不起伤痕累累的身躯,将它送向地面。


啪嗒,水花溅开,被降下的雨帘熄灭。


就这样了,差不多了。


它半阖的眼中反射着灯光熄灭前的挣扎。


只是临死之前都没有得到那个人的认可,有些不甘心。


还有……


逐渐湮灭的意识里,与眼前晃过的一抹白相互重合,最后融成了无尽的漆黑里。


它闭上了眼。


…… ……

好温暖……而且周围被一种柔软包围,令它忍不住蹭了蹭。


原来死后的世界是这样的吗……


"请问……谁是中岛敦先生?……"

"谁是中岛敦先生?……"


……唔,好吵,为什么还会有人说话的声音。它转了转耳朵,发觉似乎有些痒,刚想抬起前爪抓一抓,却因为一闪而过的名字而僵直。

中岛……敦?

"……啊啊是我!……不好意思,那个,我刚刚睡着了。"

它猛然睁开双眼,如黑曜石一样的眼睛立刻便敏锐地捕捉到了不远处那个埋头签字的人,灰白的头发,怪异的刘海,以及那身审美疲劳的白衬衫配背带裤。

人虎!

这不是死后的世界!

它如反射一般地挺起身,全身连同尾巴的毛都炸了起来,极其没有安全感地环顾四周,却扯到了身上的伤口不由得闷哼出声——

"喵!"

它听着自己发出的声音,脸不由得黑了一分。

该死!

"啊,那只猫醒了!"中岛敦一脸血泪地捧着钱包在付款单上签完字,听到微弱的叫声后便急急忙忙地朝小床那边走去,看着眼前被绷带包围的猫咪,有些担心地问身旁的护士。

"它真的……可以出院吗?如果伤的太重还是接着住吧 。"中岛敦抿了抿嘴,不知道侦探社能不能预付工资。

在宠物医院工作的人都是喜欢动物的,见中岛敦脸上的担忧,护士不禁放缓了笑。"放心,这只猫生命力非常顽强,内脏还好,只是外伤有些严重。这几日只给它吃一些处方罐头喝牛奶,等伤口不发炎了就可以吃鱼肉之类的。"

护士瞟了眼小床上试图自己站起来的猫心生怜爱,原本昨晚这个青年将猫送来时可谓是非常糟糕的状态,全身浸湿体温下降不说,左后腿骨折再加上多处外伤,皮毛被撕的伤口还有一些发炎的痕迹,心跳已经微弱。她都有些担心这只流浪猫的逝去,却最终惊叹于它对生命的渴望和执着。

果然还是对这个并不友好的世界有着留恋吧。

中岛敦乖巧地点头在心中默默记下,因为以前从没养过猫,所以一些注意事项还是需要记录的,于是他直接撕了张纸,用并不好看的字体写下来。

而那只猫已经在几次尝试中习惯了绷带的束缚,堪堪侧趴在床上,由于后腿骨折而不能蹲坐。中岛敦终于可以好好打量一下被他拯救的小家伙,毕竟昨晚湿漉漉又脏兮兮的,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后背的皮毛几乎都被纯正的黑色所覆盖,而肚皮的茸毛,耳朵和尾巴尖,脖颈处,以及四只爪子的前段则是奶白色的,听护士说应该是一只纯种奶牛猫。因为有清理过,现在它身上的毛蓬松柔软,还散发着清新的淡淡薄荷味,这让中岛敦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是个绒毛控,因为自己的双手已经蠢蠢欲动了。

有趣的是,即使是现在这幅满身绷带,背上秃了一块的滑稽模样,这只猫依然保持着头颅微仰的倨傲模样,举手投足之间有些不经意的慵懒高贵,最漂亮的是它如黑曜石般的眼睛,就像深邃的寒潭中闪烁着一颗星,似乎能读懂他的所有举动一般。

就好像……好像那个被黑与血所包围的虚弱身影,居高临下用没有任何表情的黑眸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想岔了……总之怎么看都不像流浪猫。

"呃,你好,我叫中岛敦,昨天晚上是我救了你,"中岛敦摸了摸头发,被这只猫直直地盯着,不知为何有种心虚的感觉。"那个,从今以后,让我照护你,可以吗?虽然我以前从来没有养过猫啦……"

竟然跟一只猫认真讲话,这幅样子真是愚蠢至极!不知道太宰先生到底看上他那一点了。

而且被人虎救,这将是它一生中最大的污点,肮脏到想要作呕。

于是它嘴角溢出一抹残忍的冷笑,但反馈出来的还是——

"喵……"

中岛敦惊喜的笑道:"诶?答应了?你竟然听得懂我的意思吗!"他忍不住想要摸一摸这个即将成为室友的小伙伴,却被冷不丁地挠了一下,手背上顿时出现三条血印。

谁答应了,人虎!

"嘶!"中岛敦皱眉看了看手背的挠痕,还好还好,猫咪已经打过预苗,而且想起护士所说流浪猫都没有安全感,对于不熟悉的人都会异常警惕时便释然了,这样反而会让自己更加喜爱这只坚强的猫咪。

"不如先给你取个名字……等等,忘记问护士小姐你是公是母了……"中岛敦想了想,在猫咪愣神的一刻,拉开了没有受伤的那只后腿,观察了一番后笃定到,"哦哦,是公猫诶!"

而猫咪已经完全僵硬,连挣扎都忘了。

竟然……竟然敢……!

黑色眼瞳中弥漫杀气。

人虎!你竟然敢如此羞辱于我!恢复之后一定要将你抹杀!

中岛敦的粗神经完全没有跟炸毛的猫咪在同一频道上,他只感觉右腿有些发冷。

"小白?小黑?黑白?……"一连喊了十几个名字猫咪却都无动于衷,中岛敦不由得挫败,最后歪着头苦苦思索半天最终敲定了它的新名字。"二号!怎么样,侦探社宿舍入住者二号!"

猫咪麻木地看了看隐藏在肉掌里凌利的指甲,可惜地发现并不能直接捣烂咽喉。

"就这么决定了!从今以后二号就跟我住在一起!"随意的用纸巾蘸了蘸手背的伤口,中岛敦毫不在意的直接替猫作了决断,喜滋滋地将新买的猫笼子放在床头上,打开一旁的门,想要将对方转移,却又被挠了一爪子。

"好痛!……"中岛敦嘶得抽回了手,看着上面的红痕有些伤心,"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走?……我不会勉强你啦……"

啧。黑白猫皱着眉瞪了他一眼,现在这幅样子要联络港口黑手党完全不可能,目前来说也没有合适的藏身之所,昨晚的事情也许还会发生,但是为什么……


它复杂地瞥了眼又摆出那幅愚蠢脆弱的模样的人虎。


但是为什么……是你救了我呢。

大眼瞪小眼沉默着半晌,中岛敦见它没什么表示便失落地叹了口气,想要将猫笼子放下来,再去找护士更改一下领养的事宜。耳边却突然又传来一声。

"喵。"

他惊喜地回头,就看到黑白猫嫌弃地用前爪拍了拍床。中岛敦没懂什么意思,只是愣愣地伸手去抱。

然后又被赏了一爪子。

黑白猫的忍耐度已经到了极限,它忍着怒气用前爪指了指猫笼子,又拍了拍床,抱着手正委屈的中岛敦终于明白了,忙将猫笼子放在了它的身旁,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猫大人艰难地一点点挪进了笼子里。

直到小心翼翼地抱着猫笼子走在回家的路上,中岛敦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自己,是不是捡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回来……



TBC.



相信我这真的是芥敦!总会有风水轮流转的那天的!

评论(20)
热度(206)
  1. 一条腊肠枔樂 转载了此文字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