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你的越前水母掉了哦』【梶下|短篇小合集|停不下来的脑洞】

Σ>―(´•ω•`)→最近已经被梶下的糖喂到撑,呜呜呜麻麻我长了蛀牙…梶下魂早已熊熊燃烧……


✧٩(ˊωˋ*)و✧关于标题,还记得radio misty的吉祥物越前水母嘛!蓝色的小小的灰常萌哦!kaji原创!


~o(〃'▽'〃)o各种各样的小脑洞,呃,其实就是懒,不想展开写,躺平。主cp是梶下,但是也有副cp时不时来助攻。


(*/ω\*)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咯。


—— —— ——


『比炸鸡更好吃的是鱼干』


梶裕贵与下野紘呆滞地互相对峙,前者是因为备受惊吓,后者是因为生无可恋。


"所以……是从早上……"梶裕贵小心翼翼地伸手去触摸因为不安而不断抖动的东西——


"耳朵就长出来了吗?"

"还有尾巴……喵嗷!"原本低着头不敢直视对方的下野紘被头上耳朵有如电击一般的奇怪感觉吓了一跳,随即像猫一样利落地挥手打落了梶裕贵的手。从紧抿的嘴唇和警惕的眼神来看,大概是极力控制情绪才没有落荒而逃。

习性……也和猫变得一样了吗?

梶裕贵朝他抱歉一笑,有些遗憾地收回了手,自动与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让炸起毛的下野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


"啊……对不起梶君,我反射性地就……"


"没事,大概是弄疼你了。"梶裕贵蹲下身与他平齐,轻声问道,"为什么会长出耳朵和尾巴,能知道原因吗?"


"要是知道就好了啊……"下野紘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大早起来洗漱,却差点被镜子中陌生的自己吓个半死,自己研究了半天,除了将耳朵和尾巴弄痛,确定真的是长出来的以外,就一无所获了。头顶的黑色猫耳随着失落的语气耷拉在发间,垂在地板上的尾巴也不经意地荡来荡去。


下野紘还能记得早上紧张担忧到连早饭都忘记吃的自己,在看到后辈发来早上好的短信时瞬间的心安。


那一刻,就这么鬼使神差的,用乱七八糟主宾不分的语言回信说明了这件奇怪的事,也许会被当成笑话,或是一个早间故事吧,下野紘这么想着按下了发送键。


只不过没想到人家直接登门拜访了,听见门铃与手机的短信提示同时响起的一刹那,下野紘突然觉得,这件事似乎也没那么棘手。



『我在你家门口哦,下野桑。

……


"工作那边已经请过假了吗?"

"啊……是的!"对方突然的发话让下野紘从早晨的情绪回过神来,猫耳也随着主人的心情变化直直地立在发间抖擞,透过下午淡淡的光线还能辨识内侧细小的绒毛和嫩红的血管。


一切都是那么地真实与鲜活。


梶裕贵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耳朵微微地发红。多出了猫耳和猫尾的下野前辈,加上猫一般的敏感与不经意的举动,似乎比平时还要更可爱一些。


差点就想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出来了。


"下野桑应该还没有吃饭吧,现在你不方便出门,我去帮你买点吃的,要炸鸡吗?"


"啊……嗯……"听到最喜欢食物的下野紘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兴致勃勃,而是皱眉纠结了半晌,挣扎着开口,"比起炸鸡……似乎更想吃鳗鱼饭……"


"不不不,虽然长出了猫耳但我还是个标准的人类!要炸鸡吧!嗯!"


"但是鳗鱼饭似乎更香一些……酱汁也浓郁得恰到好处……"



"不……不行……还是要炸鸡……"



坐在地板上的下野紘感觉都快人格分裂了,猫与人的思想在脑海里展开激烈的斗争,纯黑的耳朵和尾巴也随之起起落落,没有注意从门口返回的后辈。


随即,两只修长白皙的手指伸向下野紘的下颚,轻轻地挠了挠。

"还是要鳗鱼……喵……喵嗯……"


浓浓的倦意缓缓涌向大脑,虽然斗争中的思想平息下来,但立即占据的猫性不得不使下野感觉到暖暖的适意,不禁发出一声变了调的低吟,夹杂着咕噜咕噜的尾音。


甜腻的如同太妃糖牛奶巧克力夹心。


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做出了怎样的举动,连黑色的耳朵都能隐隐透出淡红,下野紘羞窘地推开同样呆滞的后辈,奔向自己的卧室。


"那……那个!梶君你早去早回,鳗鱼饭和炸鸡其实都可以的!我不挑食!就这样……!"


刚刚……竟然还有那么一点点……想往那里靠近的想法……啊啊啊啊啊猫的习性太可怕了!!!


混乱的语言似乎戳到了梶裕贵的笑点,他带着突然愉快许多的心情,准备去给脸皮太薄的前辈买午餐。


与他共同分享的午餐。


——————————————

『一切不以撩汉为目的的22都是耍流氓』


【炸鸡是生命】:等等你再说一遍,对面是……是什么?

【本体其实是眼镜】:喂喂喂等等把那个想要点退出的手收回去下野桑!不就是一个死灵祭祀一个流浪歌者吗,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炸鸡是生命】:但是我们是两个输出啊寺岛桑!而且不是猫翎那样的坦克性质的!一碰就死的脆皮啊啊啊!

下野紘坐在电脑前有些崩溃地看着屏幕前闪着倒计时的金色数字,比起己方的自暴自弃状态,对面装扮绚烂华丽还有些莫名骚包的死灵祭祀【东京铁塔】随意地摆弄着自己的武器,拉近镜头还能看到嘴角轻蔑的笑。而身旁身材瘦小,装扮素雅神圣的流浪歌者【中分的运动服】则是安静地立在对方身后,脚下已泛起点点光魂。

知道一个坦克一个高控制输出对上两个脆皮纯输出是什么概念吗。

——躺着等死。


……果然还是应该在家里勤奋工作熟悉各种游戏剧本的,和寺岛一起打22大概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错误。


虽然双方实力悬殊,但为了少掉点荣誉值,下野紘还是硬着头皮轮放输出,但被对面的一个防御性大招给全部miss,碰都没碰到歌者的衣摆。

待到歌者吟唱结束,寺岛拓笃只能抓着下野紘放风筝,狼狈地躲避大范围的光雨。


最可气地是,对面的死灵是一个比基佬紫的装束还要诡异的蛇精病。发出技能的同时还能利用间隔时间各种骚扰我方军心。


下野紘和寺岛拓笃麻木地瞄了眼左下角毫无任何营养的刷屏,额角不约而同地抽了抽。

突然想到一个很熟悉的人……

【东京铁塔】:啦啦啦原来啦啦啦啦是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东京铁塔】:呦吼吼吼吼吼吼你们啊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东京铁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KAJI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找到了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东京铁塔】:ggjoucfddjnnvfdsiooohvcsrjjbgybhjjgcgkknnnhbffkkn哦耶jsbfkclfmdnjajalanfmflfl

……他的脸是被用来滚键盘了吗。

但是,似乎刚刚闪过一个熟悉的……诶诶?!

下野紘刚想将对话框调回去,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就突然变成灰色,正中央的白公爵一个哀嚎啪叽扑倒在了竞技场的边缘。尸体的身边闪出一道白隙,一身雪白的流浪歌者从裂痕中悠然漫步而过。

【炸鸡是生命】:呜哇……抱歉啊寺岛桑,被大招给秒了。

【本体其实是眼镜】:其实……嗯,这句话其实是我想说的才是。

【炸鸡是生命】:……啊?!

下野紘急忙把视线调转了一下,才发现对方的影猎早已被死灵的巫术腐蚀地干干净净,连尸体都没有。

【炸鸡是生命】:……

【本体其实是眼镜】:……


【东京铁塔】:哦哦哦我好厉害!整个人都没了渣渣都不剩!

【中分的运动服】:ヾ(●´▽`●)ノ


和预料中的全灭相比,大概是对面嫌弃他们两个脆皮鸡好心放了水,所以打的时间延长了一些。但总的来说,结局一致。下野紘无所谓的耸耸肩,游戏嘛,只需要一秒就可以从灰黑恢复成彩。


随着寺岛一齐退出地下搏斗场,正准备换一身PVE装打副本欺负欺负小怪泄泄愤,游戏界面突然跳出一个提示框。

[【中分的运动服】微笑着向你伸出了友好的手,邀请你与他缔结木精灵之约,是否同意?]

咦?这是……加好友的节奏?一起打一场22就已经可以这么熟了吗?而且……好熟悉的ID,似乎在哪里见过……

下野紘犹豫地点下同意,似乎期待着对方接下来会做什么 。随即一身雪白的流浪歌者便出现在他的眼前,应该是按照好友搜索寻来的。

消息发出去还没有两秒,下野紘就这么看着自己的游戏角色被大片大片的蓝色水母所包围,身体柔软的水晶体伸缩着在空气随风摇曳,惬意自由地环绕在容貌如同玩偶的白公爵周围,白皙的脸颊被水母所散发的柔光所渲染,就好像身处阳光所能照进的深海一米,轻盈地随流飘荡。

好……好漂亮。

这样的特效下野紘曾经在游戏里少数求婚现场看到过,优质的美工和曾经让这样的水母特效成为告白求婚的必备排名第一。没想到自己今天也能成为其中的主角,感觉真是……


……告白求婚的必备……?!

下野紘立刻拖出键盘开始解释,虚拟世界这种地方不讲道理,他可不想被莫名迁怒,搞不好还会被追杀。

【炸鸡是生命】:那个流浪,你是不是……点错人了?这个特效很贵的诶,不要紧吗。

【中分的运动服】:没有点错哦,紘糖。



下野紘猛地停下了打字的手,像是不敢确定一样瞪着眼睛,在那个词汇上不停打转,打转,和打转。

即使隔着冰冷的屏幕和无数冗长的光纤,他也能想象得到面前站着的流浪歌者背后那个人曾经无数次拖着撒娇的声调叫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可以确定是那个后辈了,那个小他五岁,笑容甜甜的人。

一瞬间的惊喜过后,下野紘斟酌着用词,慢慢地击打着键盘。流浪歌者也不着急,一同站在水母群中,微微地昂着头。

【炸鸡是生命】:呜哇梶君竟然是你,你也玩这个游戏吗好巧!但是这个见面礼好贵重呃。不应该是找灵魂伴侣时使用吗,放我这太亏了啦。

灵魂伴侣即是游戏中类似于情侣的关系名称,意识到对方也许会在游戏里找一个,下野紘的心情就有些低落。

【中分的运动服】:紘糖没有灵魂伴侣吧?

【炸鸡是生命】:怎么可能啦。

【中分的运动服】:那就没有浪费了,因为我们刚刚加为好友,亲密值不到五百不能去神殿注册。所以紘糖一定要为我好好保留这个位置哦。

下野紘的眼睛再次瞪大,突如其来的转折似乎令他转不过弯来。

……诶。

诶??


诶?!!!

……

至于寺岛,已经和宫野认亲【划去】相互扒了马甲后组成了新22对继续欺负【划去】继续愉快地打擂台了。


随后,游戏专水区出现了这样一个中国游客的帖子——


《目睹流浪用水母表白公爵全过程的我眼睛瞎瞎哒》

TBC.

评论(19)
热度(18)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