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你看起来很好吃⑦』【梶下|甜|命中注定梗】

😂😂😂觉得能一波带过的我真是……太天真了……但我……做到了呜呜呜呜……

😉😉😉虽然很多地方推敲不来,或者没有很好的交代清楚看得有些奇怪的地方我都知道的……等我慢慢修改!

12.

好难闻……

鼻尖缭绕着下野紘讨厌的消毒水味道,挑断了不知哪一根神经,迫使他缓慢地睁开双眼,对上那片冷清的白。

是医院的代表色。

四肢百骸都在叫嚣着酸麻,混沌的大脑依旧模糊得乱七八糟,下野紘难受地皱起脸想一睡了之,却发现一点睡意也没有。

因为晕倒前的回忆完全没有顾及大脑停机的状态渐渐的涌了上来。

他把梶裕贵拉进了同一个厕所隔间。他把梶裕贵壁咚了。他对梶裕贵告白了。


然后他就不省人事了。


如果不是四肢酸痛,下野紘更想从这个世界消失掉最好。


……羞耻到不忍直视!!这让他以后如何面对那个后辈啊!!让下野紘这个人直接成为透明人可以吗!或者像动漫里的情节一样出现一个异次元通道跳进去可以吗!!

"啊咧,醒了啊懒虫桑~你可是整整睡了一天哦。"

原本沉浸在自我意识中的下野紘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正好对上坐在病床旁寺岛拓笃担忧的视线,他削着苹果,水果刀分离果肉的摩擦声顿时让下野回归现实。

下野紘想要说话,却发现喉咙干涸地可怕,如钢锯的沙哑令他开不了口。寺岛拓笃见状忙扶他起身喝水。

"谢谢,"润了润喉咙至少可以说话,虽然声音依旧持续拉锯,"游戏……这几天应该配不了了……"

"比起工作,还是身体更重要吧。"寺岛拓笃无奈地看着他,把苹果递了上去。"事务所那边会处理,你先把身体养好再说,突然晕倒什么的再来一次大家心脏可都承受不来。"

下野紘又道一声谢,接过苹果默默地啃着,干痛难忍的喉咙得到些许缓解,酸甜的果汁也让他恢复一点力气整理思绪。

"刚刚神谷桑他们已经来过了,看你还在睡就坐了一会儿。"寺岛拓笃点着手机屏幕缓缓道来方才来探望下野紘的人,连正好在这里参加活动的谷山纪章也赶来匆匆送了些水果便走了。

下野紘闻言鼻子有些酸,被那么多人在意胸口像拥抱阳光般溢满暖意,上升的温度直抵心脏的泪腺。

"先别急着感动,"寺岛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大概是有短信。"你最该感谢的还是梶吧,听福山桑说是他将晕倒你从厕所抱出来的。"

"能不能不要说这个话题……"下野紘真的羞耻要哭了,被同性后辈从厕所里抱出来这么破廉耻纵使身为一名声优早已丢掉节操依然能让这个三十五岁童颜大叔的脸红成一片。

"感觉再说下去下野桑你就会钻地缝的样子,那就换一个,上一次我和花泽酱不知道有没有帮到你。烦恼到晕倒也太严重了吧……"

下野紘察觉到对方盯着自己手腕的视线,便知道大概他看到了命定之语已经消失,索性感激一笑。"是啦是啦,那个人就是我。不过我真的是生病才晕倒的,没有烦恼到那种程度。"虽然也不远了,如果没能在厕所说出来的话。"听了你们说的话我也想通了,现在已经勇敢的迈出了第一步哦!"

"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看来勇者下野已经要打到恶龙找到公主了,一个严于律己的公主唷,"寺岛一脸神秘地站起身向病床上的人道别,表情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好戏。待他走出病房又忽然一个转身看似不经意地叮嘱道:"梶雪公主待会会亲自来看勇者,所以水果不要吃太多哦下野桑。"


下野紘瞪大一双兔子眼,霎时被一块苹果给呛到了。


然后下一秒便开始思索跳窗逃院的成功率为多少。

但时间似乎对他并不仁慈,与寺岛的离开还不到十分钟,病房的门把手被人扭开。不知是不是发烧的后遗症,莫名慌张的下野紘陡然生出一丝对未知的恐惧,还未细想身体就率先做出了反应,将啃了一半的苹果甩到了桌上,整个人都像只受惊的猫咪缩进了床单里一动不动。

梶裕贵拎着保温盒进病房所看到的景象,除了桌上惨不忍睹的苹果,还有床上鼓囊囊的一团,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接到寺岛消息的他知道床上的病人是在装睡,未去点破。只是面无表情地将保温盒放在桌上,径直在病床头坐下。


下野紘甚至能感受到那人的体温隔着厚厚的被子触到后脊背的皮肤,紧张地咬着下唇。

"睡了一天,是变成睡美人了吗紘糖……"梶裕贵装作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保温盒里清淡的饭菜一一小心拿出放在桌上,悉心摆好碗筷。


才不是,只是暂时不想面对你而已。


"生病就算了,还突然晕倒,不好好爱惜身体,真是笨蛋。"


呜哇梶君罕见地生气了……喂等等,你刚刚是在骂前辈笨蛋是吧!我都听到了绝对是吧!


"笨蛋前辈拉着我进一个厕所,又是壁咚又是告白结果还病晕……弄得我很不知所措。"


我也很不知所措啊!不要说了羞耻到想死的境界了喂!放下饭菜就离开吧好嘛!好嘛!!


下野紘羞愤捂脸,察觉到被子里骚动的梶裕贵嘴角勾起必胜的弧度,故意将筷子放在碗上时弄得很响。

"所以啊,快快醒来听到我的答复吧,紘。"

醒来的话岂不是要看到你的脸了那可是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啊。

答复?……还叫了自己的名字。

封印在心底最不想触及的脆弱,其实一直以来都在害怕着的,甚至将自己藏起来不想去面对一而再再而三逃避的,就是从梶裕贵嘴巴里说出的拒绝。


但是……他没有说,用的是"答复"。


那是不是代表着,他还有机会?即使不是梶的命中注定。

感受到被子里的人因为方才隐晦的表白而出现的小动作,梶裕贵觉得如果再这样拖下去粗线条的前辈大概又会想到其他奇怪的地方去,于是他当机立断地转过头,将被子掀了起来。


"起床啦下野桑!"


"唔啊啊啊啊啊!"


没料到这样意外的举动,下野紘吓到直接叫出声来,惊恐地翻过身,却正好给了对方可乘之机,左手直接按在他的耳边形成封锁区,完全不给逃跑的机会。

"啊……早,早上好?"

"现在是下午五点,你睡了一天。"

"呃,寺岛桑已经跟我说过了,谢谢你把我带到医院,医药费也是你垫的吧,到时候我会还你……"

"……啧。"

梶裕贵突然有些无力,挫败的揉了揉头发。他终于明白曲球对笨蛋前辈完全无效啊!果然不应该顾及到会把对方吓跑,打直球算了!或者直接本垒打吧!

"下野紘,我说过要给你答复的,刚才的话都听到了吧?"


果然装睡被发现了吗……"其实你考虑一下也可以的,当时有点着急所以说的很朦胧,大概给你造成了很大困扰,被男性告白……什么的。"

"是给我造成很大困扰!"看到对方露出愧疚的神情,梶裕贵放缓了语气,"困扰非常大,毕竟我还没有答应下来你就自私地晕倒了,我当然会很郁闷啊。"

"诶……诶!?"下野紘瞪大眼睛,如果他的日语没问题的话,刚刚梶君是不是说了答应这个词?!


"我喜欢你,下野紘。"


梶裕贵凝视着对方随着一个一个的音节蹦出而不可置信的神情,缓缓勾起嘴角。


"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是这样的。"


随着尾音落下,只是一个低头,下野紘就尝到了梶裕贵嘴角苹果糖的味道。

仅仅是唇瓣的触碰,就好像下了一场明朗的雨,将下野紘郁结在心底无法挣脱的不安与焦躁一点一滴全然洗净,只剩下满心的欢喜。


与喜欢的人拥有同样的感情,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


大概是,下野紘前三十五年所有的挫折与不幸全部都用来兑换一句似是戏谑般的【你看起来很好吃】,却附赠了一个将它说出的梶裕贵。

占了大便宜呢。

"噗,kiss的时候竟然还走神,紘糖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啊。"梶裕贵无奈地离开面前人的唇,但两人之间消失了刻意保持的距离感,多出一份恋人之间的亲昵。


"啊……呃……不,不是!当然不是!我当然是喜欢梶君的!最喜欢的!"回过神来的下野紘懊恼地在内心唾弃了自己一下,随即紧张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我刚刚只是感觉太开心了而已!不,不然你再来一次?"

糟糕……

这样坦率的直球直击梶裕贵的心脏,一直维持的游刃有余骤然坍塌,反而方才的第一次亲吻不好意思的人成了他。梶裕贵像是被打败了一样将头埋在了被子里,只露出红红的耳朵。"呜哇……可恶……太可爱了……怎么可能再来一次啊笨蛋紘!"


叫我紘诶!不是紘糖,是我的名字!


意识到对方在害羞的下野紘噗嗤笑出声来,忍不住揉了揉对方柔软的黑发。"乖孩子乖孩子~"


梶裕贵突然伸手将他的手腕扣住轻轻摩挲着,闷在被子里的声音虽然模糊不清,但更像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密语。

"即使……即使紘糖的命定之人不是我,我也不会放手了。就算以后那个人出现了,我也不会相让的,做好觉悟!"


……等等。原本很感动但越听越不对劲的下野紘瞄了一眼自己的手腕。


"给我等一下!是哪个家伙说了『你看起来很好吃』我的腕字才会消失的啊!"

……

沉默半晌后,梶裕贵猛地抬起头,语气迟疑却带着惊喜。

"我……!?"

啊啊啊啊到底谁是笨蛋啊!


"梶君的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下野紘郁闷地撇撇嘴,"你的腕字早就消失了,我要做多大的心里建设才敢表白啊。毕竟,长辈说的命中注定还是会在意……"

他没有注意到,重新抬起头的梶裕贵恢复了往日人畜无害的笑容,明润的眸子弯成一道弧,泛着星点。"紘糖还记得半年前,和我合作的那部泡面番的时候,有一天聚餐说了什么?"

"诶?"话题转移太快,下野紘没有跟上脑回路。"我记得我说过很多……"

"呐,就是那个关于食物的味觉笑话。"


下野紘愣了愣,他只记得那天有个staff点了一道点心,结果错蘸着辣椒酱吃了,于是欢笑之余自己就调侃道——


"草莓大福配辣酱?"


梶裕贵笑容更盛,指了指右手原本存在着字迹的地方。

不言而喻。

然而下野紘持续掉线中。


也……也就是,他和梶裕贵是互相的命定之人?!只不过比梶更早说了出来!?可是梶什么也没告诉他?!


…………好火大!


对上醒悟过来的下野紘向自己投来的复杂目光,甚至前辈略有炸毛属性,梶裕贵赶紧顺毛摸。"其实在这之前已经察觉到这份感情,不管是不是命定之人也想表明心意。有了这一件事,不会患得患失,太过于着急表白。"


"反而是那天event结束后,偶然看到你的腕字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了,而且那么明显的表明也被当做玩笑,顿时有些挫败。"


"那几天我是真的有在生气。"


"抱歉……"原来不只是自己,梶也因为他的逃避而被深深伤害了。

不过还好,他们没有错过。


想到这里,才冒出的火苗早已熄灭,精神放松后浓浓的困倦也涌了上来,大病初愈的身体无法抵抗,下野紘揉了揉眼睛。


"不要硬撑,困了就睡吧。"终于说开所有的事情,梶裕贵满意地起身下床,整理了一下被两人折腾得凌乱的被单,让对方躺下。"那个,饭菜都凉了,我晚上还会再送来。"

"谢谢……"纠结了这么久,解开心结的下野紘索性睡沉了,恍惚之间,能感受到有人在整理他汗湿的额发,小声呢喃。

"裕贵……"

梶裕贵的手顿了一下,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穿插在对方的发丝中,动作轻柔无比,最后拂过对方眼下的淡青色。

"你这样我怎么可能想离开啊……"


所以说,抓住了,就真的不会再放开了。

紘 。



13.

那部有神级声优团队的日常异能吐槽番播放完毕后一年,作者居然又放出有续作的消息,总算不辜负粉丝们的殷切盼望。而动漫化的消息又接着放出,制作公司再一次请来了原班人马,让冷清了一年的录音室再次活跃热闹起来。

"真是太过分了,是吧,福山桑。"

"神谷桑也这么认为吗?已经不仅仅是过分了,而且还伤害到了人身健康,小野君,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诶?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我觉得没有什么不一样……呜哇安元桑你为什么要拍我的肩膀!还有这种怜悯的表情是什么啊喂!"

"我只是发现有些时候经常掉线会让你错过很多东西,比如各种细节中蕴藏的信息量。樱井肯定已经发现了。"

"这个……不注意的话还是有些困难呢。"

四人齐齐将目光定格在不远处对着台词的下野紘和梶裕贵身上。明明是梶裕贵风格的牛仔衬衣却穿在了下野紘的身上,而下野紘常常穿的,上一次还指着胸前的字母很好看的白色卫衣却被梶裕贵穿着。

就像樱井孝宏所说一样,想要不注意或是不猜测点什么,真是,非常,困难啊。

于是在最后的录音结束后,如锋芒在背的下野紘匆匆同梶裕贵离开录音室,终于躲开了staff和声优们持续了一天的诡异视线。

"呜哇,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们啊……好可怕……"踏入电梯后下野紘总算松了口气,他搓了搓手臂,表情恶寒。

"嘛……"梶裕贵似是察觉到什么,心虚地开口道,"大概是……衣服?"

下野紘带着疑惑的目光扫视一圈两人的着装,然后目光透出了然,再是想到什么的恼羞成怒。

"都说了今天有录制啊笨蛋!不然早上为什么会起的那么急!"

由于昨天晚上折腾太久,早上起床时为了不迟到结果太过匆忙穿反了对方的衣服。

同居的事,绝——对已经被发现了吧?!


"不要担心~不要担心~"突然变换成RM时期的吉祥物水母小越的声线,梶裕贵成功逗笑了笑点奇低的前辈。"没有字迹的手腕,才是最真实的证明吧?早就被知道了,不是吗?"

下野紘的眼眸倒影出对方曾经有过命定之语,如今早已消失的右手腕,心底瞬间泛起柔软的涟漪。

曾经印着【你看起来很好吃】【草莓大福配辣酱】,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一对,奇葩又可爱得不得了的一对。

下野紘突然很想亲吻眼前这个娃娃脸的男人,于是他这么做了,在空旷无人的地下停车场里。然后他收获了无所畏惧的回应,和一个苹果般清甜的微笑。



他们,即是命中注定。




END.





哦哦哦哦哦哦哦我写完了梶下第一个中篇!完结啦!撒花!虽然有很多ooc主要还是入圈时间不太长,人物性格没有深入了解什么哒,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请务必提出来!

上星期因为没有拿到手机所以没更很抱歉!所以今天更更更!

请期待木乐下一个梶下大法好!

yoooooo!

评论(4)
热度(32)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