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你看起来很好吃⑥』【梶下|甜|命中注定梗】

😂😂已经完全脱离手写稿的我只感觉心情复杂。

😂😂要开学了没文力啊岂可修。

10.

冬日寒流的突袭送来今年第一场大雪,也成功使感冒未愈的下野紘再添新病。

明明他的身体是病绝体的好嘛,即使是在工作繁忙的时候也能扛过比这更厉害的冷空气!

然而一同配音的福山润和神谷浩史瞧着他眼眶下深深的一圈黑,表情明显不相信。

"没办法,毕竟这是连鸡胸也抵抗不了的寒潮啊。"

"鸡胸的防御力大大降低了呢,因为失眠?"


下野紘心虚地捂嘴打了个哈欠。


被花泽香菜和寺岛拓笃一语点醒心中纠结后,他便一直想找个机会与梶裕贵搭话,却不知搭上话后该说什么好。

难道说:"哟梶君你说出了我的命定之语所以你要负责!"吗?

还是说:"即使你已经被预定了但我还是想后来居上所以我们交往呗。"吗?


……好像连画风都不对吧。


就是因为确定了心意却不知如何表达反而几天睡不着睁着眼睛瞪天花板,结果把身体又瞪着凉了。

结果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在那个中野的晚上之后,梶裕贵便与自己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感,即使一起做电波军团也一样,在话筒前他依旧用百分之百的认真工作,与自己嬉闹讨论各种各样奇怪的话题,但录制结束后他总是走得最快。


只让下野紘用犹豫恳切的目光触到他的背影。


所以导致两个多星期没有一次工作下超过打招呼的对话了。


苦恼地要死了。


"下午好……咳咳……"下野紘比平时又多裹了一圈,但脸色依旧苍白得如一张纸,但好在嗓子除了有些微痛外并不影响工作,于是他咬咬牙没吃带有困倦副作用的药便来到了录音室。

因为他有好好地看剧本,今天有和梶的对手戏,应该可以用熟悉台词的借口搭上话吧。

畏畏缩缩犹豫不前的人可是会被炸鸡神厌弃的。这样一点也不像过去的下野紘。

忽然被自己所脑补的炸鸡神逗笑了,他却被口水呛了一下,咳得更加厉害,引来许多关心的问候。

"已经病了两天了吧,真的有好好吃药吗?"福山润皱着眉看着下野紘脱下厚重的羽绒服,不曾停止过的咳嗽令他着实担心。

"身体实在不舒服可以请假,录音的话到时候单录也没问题的。"刚刚进门的安元洋贵劝说道。

"完全不用担心,这点小感冒怎么可能战胜我啊。"下野紘做出显露肌肉的姿势以示强大的体魄,成功招揽到所有人的吐槽。

笑闹之间,下野紘有时会感受到一道关切目光时常不经意地划过,抬眼去寻,却只能看到同小野大辅聊天的梶裕贵。

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样子。

一阵泄气后下野紘又如日常一样自然地露出虎牙走过去加入聊天。梶裕贵对他点点头,笑着调侃了几句,看似与平时无二,但那种微妙的距离感却扼住了下野紘的咽喉,让他难受。

"咳……咳咳咳……"喉咙的不适再次袭来,下野紘急忙偏过身,艰难地挤出一句抱歉。眨眼之间,只感觉头脑一片昏沉。

"下野桑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要勉强了。"此时梶裕贵的声音才透出一丝焦急,想要拍拍他的背,手却在中途放下了。

"嗯嗯,我知道了。"下野紘兴奋的抬头,见搭话有希望,便清了清嗓子准备和梶裕贵对一下台词。但录音的开始只能无奈放弃。


真是……诸事不顺啊……


他只感觉录音室里和屋外同时下起鹅毛大雪,心塞到无与伦比。



11.

录音间隙,一群幼稚的大龄儿童们闲的没事干玩起了大富翁。

樱井和下野紘则在一旁围观。樱井孝宏盯着沉浸在游戏中手舞足蹈的福山润微笑半天后,才将视线转到了下野紘这里,意味不明地在他的手腕上打转。

"呃……"下野紘搓了搓手,表情尴尬。"怎么了?樱井桑?"

樱井孝宏依旧保持着笑容的弧度,微微摇头,"我只是觉得最近的朋友同事都很幸运。"

"诶?!……咳咳咳……"闻言惊诧的下野紘抖了抖,突然有一种被人识破的错觉。

"对啊,不仅仅是KAJI桑。但是他并没有透露出命定之人的消息过,反而工作上更努力了,每次录音都很准时,一点也没有在恋爱的状态。"樱井叹了口气,失望道,"我和润倒是很想知道。"

……谁理你们啊八卦夫夫。

下野紘将吐槽通通压在了心底,但是对方的话让他生出连自己都忍不住唾弃的庆幸。

这样……是不是说明梶他……并不喜欢那个人?

明明是半只脚踏入大叔行列的人了为什么会像个陷入恋爱的中学生一样阴晴不定啊。下野紘庆幸过后深深地捂脸反思。

樱井孝宏看对方独自纠结的模样不禁想要发笑,眼角的余光却正好捕捉到一个离去的身影,便站起来提醒道:"KAJI出去了,我去当个替补,先不聊了下野桑。"

下野紘猛然抬起头,见樱井孝宏向游戏桌走过去便有点兴奋地冲出门,正好能看到那个高自己十三公分的后辈。

"哦哦梶君!"下野紘元气满满地边打招呼边跑到了对方身边那个熟悉的位置。

肩与肩隔了二十厘米的距离。

梶裕贵略无语凝噎,"下野桑……我是去厕所。"

下野紘毫不介意,"我也正好去厕所啊,顺路就一起走咯。"

瓷砖铺的走道在炽白灯光的反射下盈着波浪点点,被两人所踏下的步伐所遮掩成灰色,阴影褪去后未变两样。难得的独处时间,下野紘有很多想说,也有很多想问。

比如说那一次event之后休息室内沉默的反常,

比如说中野街头夜晚追赶上自己的脚步,与那声轻柔的问候,

比如说是否怀着和他……一样的心情。

明明已经在嘴边了,却该死的说不出来。

"梶……梶君!"

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了梶裕贵一跳,意外的咬字暴露出对方的紧张,也有些传染给了他。

终于不再逃避了吗,我的炸鸡前辈。

梶裕贵不留情面地笑出声,就像做广播时每一次前辈出丑后第一个笑出声的总是他,打圆场的也总是他一样。"咬字了哦下野桑,怎么了?"

"喂……不要这样,我会很难为情的。"

"……但是我们在厕所门前这样大喊不是更加难为情吗。"梶裕贵实在忍不住笑出来,紘糖的可爱出乎他的预料。

身边走过一些工作人员纷纷朝他们投来奇异的目光,让下野紘无比地想钻地缝,然而好不容易抓住的机会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咬了咬牙,做出一个比不吃感冒药还要艰难的举动。

下野紘闷头扯着梶裕贵进了一个厕所隔间对他实行了壁咚。

但是由于体型相近对方隐隐比他略胜一筹所以只能单手壁咚。

……然后下野紘便低着头变成了鸵鸟,耳尖以可观的速度红了起来。


自我空间里是满屏的抓狂弹幕。


【我我我我在干什么】【我我我竟然把梶君给壁咚了哦哦哦哦哦哦哦】【还是在厕所隔间里】【我应该说什么】【快说些什么啊混蛋】【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不大的隔间因为两个成年男人的闯入而变得更加狭小,一呼一吸的声音鼓动着耳膜传来阵阵酥麻的静电感,其中夹带的热量在安静的空气中散发,染上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


已经不是一般的糟糕了。

下野紘的粗重呼吸拂在对方的脖颈处,有些微痒。梶裕贵垂下眼掩藏其中正翻涌的冲动,缓缓抬手轻轻拍了拍对面人的肩膀,却不经意间触到脸颊滚烫的温度。原本想继续逗弄前辈,此时却心中一沉,忙抬起下野紘的下巴,眼前人迷离的眼里氤氲着水汽,全部的模样都显示出对方身体不适的状态。

梶裕贵啧了一声,抓住下野紘的手腕想朝外走,却被他仅存的一些力量压在墙壁上不敢挣脱,只能小声劝慰道。

"下野桑,你在发烧。我带你去吃药。"

"……不……不行,好不容易的机会……"下野紘明白自己的身体从早上便有些不对劲,诱发的原因或许是早上漏吃的药,也或许是方才大起大伏的心情,但这些都不重要,即使脑袋里乱成一锅粥,"这点小烧不要管他……"

"下野桑!"梶裕贵隐隐有些生气,抬手试了试对方额头的情况,意料之中的发烫,"有什么事情的话之后再说,呐?"

"不要!"生病时的下野紘意外的倔强,"我有很重要的话对梶君说……!"

"……!!"

原本想妥协一下再带人去吃药的梶裕贵发觉身上猛然一沉,连忙抱住头脑昏沉眼前发黑的下野紘,让对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下野桑?下野桑?……紘?"梶裕贵一边轻声唤道,一边打开厕所隔间的门。

下野紘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了,却依旧扯着梶裕贵的衣摆保持平衡,努力地想要说出憋了两个多星期,埋藏在心底终于开花结出的果实。

"我……喜欢……"

不要在这个时候晕倒啊自己。

"喜欢梶……"

一定……一定要告诉他!

"我喜欢梶君……"

……

话音未落,下野紘如愿以偿地烧昏了过去,不管这样劣质的告白是否真正地传达到了对方的心里。



他只知道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一声无奈的轻笑在他的耳旁响起。


"表白完了就晕过去,超级狡猾啊下野桑。"


TBC.

下一章就能完结啦。

yoooooo~

评论(4)
热度(26)
  1. K劣人_枔樂 转载了此文字
    இдஇ唔……好棒 虽然觉得声优和声优之间的cp感并不强烈啊这是怎么回事 (……)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