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捉迷藏的巧克力』【梶下|情人节贺文|甜】

💝💝即使取名苦手,我也要依旧坚挺地写……


✨✨其实我取名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啊哈哈。




这是下野紘第三十六次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

身旁看台词的寺岛拓笃已经不忍直视。

"……你们,这样也没办法吧。与其等待,不如先打一个电话,或者发一条简讯解释什么……的?"

"算了,"下野紘静默片刻,颓然地又将手机揣了回去,这样的动作今天已经做到了第三十七次。"梶君大概也在工作吧,打扰他也不太好。"

"……原来,下野桑你也有一点点傲娇的属性吗,"寺岛咂嘴,"深藏不漏哦。"

"闭嘴啦好烦。"只有在心情不佳的时候下野紘大概才能硬气起来。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但是身为恋人的梶裕贵从昨日开始就再也没有发过一条简讯或者打一通电话。

理由他是知道的,或者就是因他而起。

当一个人属于自己的时候,会被幸福与满足包裹,睡入未知的温柔乡里。但即使陷入深睡也有着惊人好梦的茫然和不安,做出比梦游还要匪夷所思的举动。

所以爱恋中的人都是傻瓜。

所以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吵了一架的他们真不愧是傻瓜中的傻瓜。

下野紘失落地戳着从口袋里精致的小盒子,想要再次拿出手机,却连按下那个通话快捷键的勇气也没有。

毕竟他还在期待,期待后辈能够主动地打电话给他。

咔嚓。

就在这时,录音室的门打开了。


"最后一个人来了!大家可以开始了。"监制朝其他人招了招手,示意可以开始录音了。"梶裕贵桑我就不用介绍了,他今天主要是来客串一下的。"

"请大家多多指教。"梶裕贵笑着与番剧主役一一打着招呼,即使从对方进门开始起身便变成一尊石像的下野紘也是同样的礼貌与平常,连个正眼都没有对上。

"哦哦是KAJI啊!……咦?"寺岛凑了上去,却突然感觉对方的衣摆沉甸甸的,似乎装着什么。"你口袋里是什么东西,是盒子吗?"

"啊……这个,是承载着爱与希望的盒子哦,在底层。"眼神一直定在某处的梶裕贵略心虚地将话圆过。

"喂喂你以为这是潘多拉魔盒吗……"

风轻云淡的,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下野紘失落地抿了抿嘴,代表笑容的小虎牙宣布消失。

他承认,好脾气的下野紘刚刚有点生气。

于是之后的两人——寺岛拓笃突然觉得自己接受这个工作是个非常,错误,的选择。

就算是吵架也要请顾及一下中间人的感受好吗!

没有硝烟的战场感是怎么回事啊!

两个人所配的角色正好有一段争吵的剧情,就像是竞争一样比谁的感情更加充沛,语气更加到位。用寺岛的话来说,更像是两个闹矛盾的幼儿园小朋友冷战之中还要戳对方一下寻求存在感的那种场景。

"VIN,所以说你错了。"梶裕贵微皱眉头,像是在强压怒火。"你不应该把生命放在这种事情上。"

"哈?"下野紘随即冷笑一声,嘲讽道,"难道救九深桑就是'这种事情'吗?不愧是冷血的影子Joker啊,心都是冷的呢。难道我非要服从你那些荒谬的命令吗?"

"够了VIN!……我只不过是……不想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啊……"

录音室一片寂静,所有人仿佛都被这句话其中所包含的强烈情感所震撼,即使是配音,他们也一样感觉到,梶裕贵赋予这个角色的灵魂正浸染着蓝色的悲伤与爱恋。

寺岛不禁左顾右盼了一下,KAJI擅自篡改这句话不知会不会暴露出什么东西啊……

"……但是,我还是会去的,那是我的朋友。当然……你也是。"

接完下句,心绪纷乱的下野紘有些不自然地用脚蹭了蹭地板,犹豫半晌后朝那个人的方向偷偷地,偷偷地望过去。

他却发现,那人也望着自己,笑眼弯弯。





配音完成后,声优们都陆陆续续离开录音室,借着走道上声音嘈杂,下野紘猛地拉过梶裕贵小声地发泄不满。

"你是笨蛋吗梶君!擅自修改台词还那么明显!"

"但是监制他说改得很好呢,表达到位情感充沛啊。"梶裕贵的苹果肌看起来非常人畜无害。"呐,是吧。"

"还是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下野紘撇撇嘴,一脸无奈。"……好啦,是我的错了我投降。"

"鉴于下野紘桑承认错误及时,作原谅处理,"由于正好穿着宽松的风衣,于是梶裕贵一边演着法官一边借着衣摆的遮挡抓住了对方身侧的那只手。"……前天晚上我是真的生气了。"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天晚上和谷山桑他们闹到深夜,下野紘喝酒过量基本辨识能力丧失差点露宿街头。被居酒屋的老板用电话叫来的梶从家里温暖的被窝中爬出来将正在交往中连话都说不清的前辈背回了自己家。

吐的天昏地暗的家伙完全不知什么叫爱惜身体。

毕竟比自己大整整五岁,这样一来一起当老爷爷的愿望如何实现啊炸鸡笨蛋前辈。

然后因为喝酒量的问题,两个人交往后第一次吵了架,还冷了战。

虽然冷战时间还不到两天。


被强制牵手的下野紘恼羞成怒地拍了一下身边人的头。

"啊痛!"

"适可而止!"

"没办法啊,毕竟太高兴了嘛。"得意的梶裕贵突然将一个精致的盒子摆在下野紘面前,不出意料的,对方立刻炸成一只猫。

"这这这这不是我的巧克力吗?!你什么时候拿走的!"下野紘感觉此时的脸大概可以烙熟鸡蛋。他慌忙地想要夺回来,但对方运动神经比自己更快,先一步便收了回去。

"因为底下写着【TO 裕糖】,我就拿走了咯。"

一看就是擅自拿的吧喂!

这个腹黑的家伙为什么长了这么一张可爱无辜的脸啊可恶!完全生不起气来啊!

放任心软的下野紘进入自我厌弃模式,心情大好的梶裕贵看前面电梯站满了人,便拉着身旁人进了旁边空荡荡的另一边电梯。

直到电梯运行,下野紘才反应过来,对着恋人罕见露出了恶狠狠的表情。

"那梶君的呢?"

"不喊对名字我是不会给的哦紘糖。"

"……裕糖,我的情人节礼物呢。"下野紘最终还是无力地放软了表情,没办法,他真的真的认真生气过了。

"唔……"

然后,梶裕贵在电梯监控所拍不到的死角处,像是品尝蛋糕上最精致小巧的一颗樱桃一样

香醇甜美之中掺夹着丝缕酸涩,就像日常的吵架拌嘴,会成为他们更喜欢彼此的理由。

这个吻很短暂,在电梯门打开的前一秒,两人之间的距离便瞬间拉长。

气氛有一点尴尬,也有一点甜蜜。

"咳,礼物我已经放好了,等我去取车。"梶裕贵有些害羞却强装镇定,离去的背影有种落荒而逃错觉。

下野紘的耳朵一片通红,毕竟他们似乎有点肆无忌惮了。不过他没有多想,只是一心期待地拿出被对方放入自己口袋的盒子。

打开后他哭笑不得,但胸口温暖。

"什么叫裕糖出品的炸鸡啊真是……"虽然嘴上吐槽,但他还是将盒子里那两块炸得半边焦黄不算大成功的炸鸡块消灭殆尽。


这大概是下野紘吃到过最美味的炸鸡了。


这大概也是下野紘度过的最好的一个二月十四日了。



因为有梶裕贵。



END.


已经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的我!谢谢看完后不会拍砖的人!!

呜哇裕糖的性格太难把握了嘤于是这一次我就干脆写成一个腹黑了啊哈哈,下野DD依旧是一往直前的炸鸡笨蛋哦!

至于寺岛,他只是来提供伏笔打酱油顺带等羽毛来接自己这样的设定啊哈哈。

最后祝大家单身狗祭日快乐!yooooo!




评论(1)
热度(21)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