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你看起来很好吃⑤』【梶下|命中注定梗|甜】

😂😂LO主发现自己的文风越来越奇怪了。

😓😓而且文的走向也与原稿不一样了。这是为什么……总之,不要随便开脑洞啊岂可修!

😚😚这章有微量涉拓,雷请轻拍!

9.

『我可爱的缪斯女神,你为什么跑到这里,你为什么……要看到我这幅狼狈的样子呢……』

『菲力斯!你……怎么会这样……』

『罢了……和你的王子一起跑吧,这片森林已经要化成灰烬了,化妆舞会已经谢幕了……跑吧,我的公主……』

『呜……对不起…菲力斯…』

…… ……

随着面前荧幕中闪烁着蓝色荧光的森林被黑色的大火吞噬,玻璃窗外的监督比了一个ok的手势。下野紘吁了一口气,离开了收音的话筒,咳嗽几声缓解喉咙的干痛。即使是这几天有好好吃药退了烧,但这个感冒病毒依然猖狂,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终于把菲力斯的BADENDING给配完了,悲剧就算了,还那么长,真不知道那些玩家挺不挺得过这些奇奇怪怪的剧情。

"下野君最近配的很不错啊,尤其是这一条线,人物非常丰满呢。"一旁的女主主役花泽香菜朝他露出赞叹一笑,"那种失恋的感觉连我都被感染了。"

下野紘差点把刚刚喝进去的水喷出来。

膝盖……好痛……

"你就老老实实地说吧,"同一条女主线的寺岛拓笃扶了扶反光的眼镜,一把捞过妄图逃跑的下野紘,"是不是真的失恋了?"

"其实我也那么觉得。"花泽香菜的表情很无辜,但带着隐隐的期盼。水润的眼睛中满是真诚,叫人完全无法拒绝。

"喂喂喂喂你们……"下野紘惊慌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处于的地形对自己极其不利。"只是突然有这样的感觉而已啦,声优不应该具备这样的演技吗?"

"演技和真实经历还是有区别的吧。"

"感染力不同。"

"……"一唱一和的诡异腔调该如何吐槽。"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哟。""不可以呢。"

下野紘被困在休息室的角落,不自在的游移着目光,片刻后似是打定主意,忽略两人兴致勃勃的表情,不确定地开口。

"举个例子……如果有一个人说出了你手腕上的字,但是呢,那个人手腕上的字早已经消失了,你……该怎么办?"

"唔……就是说你的命定之人被别人命定了?"寺岛拓笃立刻整理生成。

"并不是我……"

"啊!怪不得这几天下野君有些失落呢。"花泽香菜恍然大悟。

"不是我啊喂……"

"确实……这样一来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失恋了。"

"……"可以听别人说话吗谢谢!

花泽歪头想了想,低声问道:"那下野君,喜不喜欢那个人呢。"

"虽然故事主人公不是我但是……"

喜欢……梶裕贵?

下野紘咬了咬下嘴唇,迟疑地张开嘴,却不知如何发出声音。

"如果是喜欢的话我觉得,命定不命定并不重要哦,"花泽香菜抚弄着右手腕作为遮掩的绢花手环,笑眼中透出的是清澈。"有的人也许一辈子都遇不到可以说出这句话的人,但是有的人遇到了,也不会放弃已有的幸福,去抓住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所以下野君,如果并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可以不必搭理的啊,但如果那个人正好是的话,那真的就是大幸运了啊,赛高~"

寺岛拓笃看到因为花泽的话而陷入沉思中的友人,那一种似曾相识的心情,曾在过去的某一个夜晚里迷茫过。

真像啊,和那时候的他。

"咳咳,既然花泽说完了,我也来举一个例子给你作参考,"寺岛拓笃坐到了下野紘身旁,酝酿了一会慢慢地说:"有两个手腕留着字迹的人互相喜欢,但是其中一个人的命定之人在某一天找到了,是一个温婉的女孩子,是那个人过去所期待的妻子的形象。"

"也许是约定俗成的事情一直驻扎在心中,那个人挣扎了很久也承担了一切,对谁都没有说出口。"

"但是他最终还是遵从了心的选择,和喜欢了很久的后辈在一起了。"

"他们现在,很幸福哦。"

"那后辈是他所期待的妻子的形象吗?"然而下野紘并没有抓住重点。

"哈啊?"没料到对方会这么提问的寺岛拓笃噎了一下,随后有些尴尬地回答:"哪里……都不是期待的……"

连不必期待的性别也错了……

莫名微妙的寺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表示鼓励,便退到一旁熟悉剧本去了。

下野紘默默地低下头,用手摩挲着手腕的那块皮肤,若有所思。

原来……是一直顾虑太多。


对于手腕上所谓的命定之语。

对于所谓世世沿袭不可违抗的命运。

对于内心深处真正的情感。


为什么要在这么简单的问题上纠结半天,真是个笨蛋。

花泽香菜和寺岛拓笃的话语就像是乌云满布的压抑阴天终于被一米阳光驱散时的欣喜与希望。

这次一定要向那个小自己五岁的后辈元气地表达出来!

下野紘看着台本的眼神愈发的坚定,如同恢复到原来那个时时刻刻都快乐着的炸鸡笨蛋。

TBC.


这个只是个过度章啦,请大家为小香菜和小寺岛这两个神级助攻点赞!

评论(1)
热度(13)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