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你看起来很好吃④』【梶下|命中注定梗|甜】

😂😂拖了辣么久真是不好意思昂……过年真的很忙哒。

😉😉这篇文恐怕因为我的脑洞打开会在原本大纲中增添剧情,短篇会变中篇的赶脚。不过会在寒假前完结哒。

7.

后半场的event顺利结束,直到晚上八点,空旷的体育馆还残留着热闹的气氛。

所有的声优在后台稍作休息后便各自计划,而下野紘仍旧独自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大脑混混沌沌,接近当机。

他一下场便迫不及待地确认了手腕上的印记——


消失了。


和父母说的一模一样,手腕上的话被说出来,就会消失。

而那个比他小五岁的后辈,就是让它消失的原因。


呜哇……不是梦……


下野紘揉乱头发,苦恼地盯着光溜溜的左手腕,经过舞台上的不知所措和莫名悸动,下场时反而冷静了下来,理性地去整理和毛线团一样紊乱的思绪,和那个后辈相处的点滴却汇成黄昏时汹涌的潮,霸道地侵占了所有的空间。


一起做广播时突如其来并心跳失控的告白。

节目间隙时从身旁递来的一瓶水和圆鼓鼓的苹果肌。

料理时频频朝自己投来湿漉漉的求助目光。


还有,失落或挫败的时间里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温暖鼓励。

…… ……

要爆炸了啊,脑袋。

除了病毒的侵扰,还有对梶裕贵的感觉,都快要涨破自己的大脑,冲出一直深埋的牢笼了。


好想……告诉他。


"紘糖?"在脑中回想的音容笑貌突然出现在面前,下野紘下意识叫出了声,抬眼对上那个可恶的娃娃脸,只是忽略了对方刹那复杂的神色。

"唔哦,真是的!"下野紘嗔怪道,"不要那么吓人好不好啊梶君!"

"……"梶裕贵垂下眼,微微张开的嘴巴没有立刻发出声音,原本的笑容淡成一池深潭,莫名的冷意让下野紘愣然,突然察觉的一件事让他无力。

即使一起走过那么多年,即使被称为大亲友,他依然读不懂这个后辈。

"啊,找到了!"福山润突然打开了休息室的门,完全没有发现室内奇怪的气氛,粗线条地说道:"KAJI你还没有跟下野君说嘛?小野桑说他们想去喝一杯,时间够呢!"

"哦哦!没问题!我一会就过去!"下野紘爽快地应下,目送对方离开后他回头望向从开始便在沉默的梶裕贵,小心翼翼地轻声问:"梶君……刚刚,想说的是这个吗?"

对方闪开了他探究的目光,缓缓绽开与之前无二的笑颜,苹果肌圆鼓鼓的,依旧是舞台上接受过无数青睐的可爱与阳光,却像一张无懈可击的面具,掩藏面具下的未知。

"是啊~"

虽然有一瞬间的失落,但下野紘还是稍微缓和了一下气氛。当两人正准备走出休息室时,梶裕贵出声提醒道:"记得要带周边手圈,他们说这样会很有主题聚会的feel。"

"这是什么奇怪的feel啦!"下野紘吐了把槽,发现自己的左手腕在确认后没有刷下来的衣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忙拿出手圈戴上。还偷偷地望了身边人几眼。

应该……没有看到吧?



8.

一群人坐车到达一家居酒屋,开了一间中包便纷纷坐下开始了闲聊。

"今天下野桑状态不好呢,"安元关心地问道:"是身体不舒服吗?"

下野紘摇摇头,有些抱歉道:"因为感冒了,所以event上的表现非常对不起……"

"没有的事,只是没有下野桑元气满满的声音不习惯而已。"小野大辅和善地表示不要紧,大家都纷纷附和,下野紘便接受了他们的好意与关心。

各种无厘头的话题过后,菜肴纷纷上桌,连带一篮的啤酒。神谷熟练地拉开啤酒的拉环,突然想到什么,便向着福山润问道:"我说,今天和KAJI怎么回事?有些微妙啊你们俩。"

"吵架了吗?"

"而且还有樱井桑的辅助加成。"樱井笑而不答。

"都不是!"福山润坐直身子,一脸狡黠,"是有关KAJI的事情啦,大爆料哦!我发现的哦!"

他指了指自己干净的右手腕,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在场的大多都是光腕人士,只是这一个动作便明了其中含义,真诚地向一直不语的梶裕贵送去祝福。

"真幸运啊这小子,请客请客!"神谷浩史严肃地用酒杯敲敲桌子,随后破功笑出声来和梶裕贵碰了一杯。

"要好好珍惜啊。"安元洋贵朝梶裕贵举了举杯子,作为前辈,他深知能碰到命定之人是非常不容易的,有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那个人的容貌。

"但是,KAJI拒绝透露那个人的任何消息,我表示愤懑与不满!"

"所以说润你就这么损人家吗,心理阴暗啊绝对。"

"不,我觉得是幼稚呢,三岁小孩的举动。"

"重点不应该是KAJI的'那个人'吗,为什么战火又波及到我了!"

……

不管是其他人的调侃也好,还是福山君的辩解也好,下野紘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只是不顾病体的禁忌,一口又一口咽着苦涩的啤酒。

他瞄了瞄那人的双腕,因为樱井的提议,梶裕贵将手上的装饰全部取下让大家确认,干净的皮肤再一次说明了他不想承认的事实。

自己的命定之人,早已被命定。

真滑稽。

所以到头来,下野紘还是独自一人。


“呐,下野桑,你知道梶君的那个人是谁吗?是圈子里的吗?”身旁的小野大辅凑过来脸上写着八卦,他知道两人的关系挺不错,便想寻个切入点了解了解顺便满足一下好奇心。

“要让你失望了哦,梶君太谨慎了,他并没有向我透露过什么。”

“欸,下野君竟然也不知道吗?”小野大辅蔫蔫地坐回去,然后被神谷浩史嘲笑了一番。

对啊对啊,我也很失望,各种,意义上的。

下野纮跟着敷衍地扯了扯嘴角,用啤酒的杯沿遮住那抹难看的苦笑。



一群人玩到十一点多才出居酒屋的大门,在醉醺醺的酒气中互相道别。

初冬夜里的风很冷,打在脸上刺刺地疼,但这正是下野紘想要的,就当做醒酒了。于是他拒绝了福山润他们拼车的邀请,决定独自走一段路再打车回宾馆。

他朝微凉的空气中呼出一口白色,然后静静地看着它寞落地消逝,与夜色同化一体。

冷到了心底。

"下野!"

熟悉的声音仿佛惊扰了灯光洒下的碎影,下野紘惊得脚下一顿,还未回头右肩便被人拍了一下,待他朝右望去时,却空无一人。

"你在干什么?"

温柔的声音又从左边传来,还带着一句熟悉的话。

是他曾经在Radio  Misty中提到过,会让自己心动的举动——

就像这样,在他全神贯注的时候,像偷窥一样悄悄地,用轻如羽毛的音量从身旁提问——

【你在干什么?】

噗通。

噗通噗通噗通。


……糟糕,如果主语是梶裕贵的话,是……乘倍的心动啊。

下野紘僵拙的身躯早已暴露出内心的羞怯,梶裕贵忍住笑,陪着前辈立在深夜的中野街头,两个人的影子被不远处橙黄的光带入了一地落叶中,相互依偎。


头顶,是城市倒转的阑珊星火。


"可不可以……"

"什么?"

"可不可以不要开这种玩笑。"

"诶……"

这一次僵拙的是梶裕贵和他脸上的温意。

下野紘没有等待回答,这是一个祈使句。


于是他抬脚狂奔,顷刻之间跑向了路灯照不到的黑暗里,跑向心中陡然生出的胆怯里。


独留梶裕贵站在原地,眼底满是黯然和失落。

TBC.

评论(6)
热度(14)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