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你看起来很好吃③』【梶下|命中注定梗|甜甜甜】

😂😂😂最近文力不行啊……感觉该表达的都没有表达出来……

😂😂😂然而并没有时间补充词库……_(:з)∠)_

😂😂😂第三大章被我合并到第二大章去了哦。

5.

接下来的环节在几个抖S的捣乱下全程都充满了笑点和槽点。

只是不知为什么,明明业界底层之一的下野紘在,福山润却有意针对梶裕贵,乐此不疲地调侃吐槽,好几次话题都被扯到奇怪的领域,而且樱井孝宏则时不时上线搭腔,让身为主持之一的梶裕贵忙于圆话,配合堪称老司机。

至于原因……大概就是不能惹抖S吧……

中途的游戏环节是抛骰子,首先分组回答有关番剧内容的问题,抢答成功后可以抛一次骰子,累计点数分胜负。但是一共只有五次机会却要七个人来分,不得不说主办方的肚子真有点黑。

于是在福山润的捣乱和抢话下,梶裕贵一次机会也没有抢到,故除了他和反射弧莫名长半天没上线的小野大辅,其余人均抢到一次机会。

"喂喂,这个游戏是怎么回事啊!只是能碰到骰子就可以不用接受惩罚了吧!所以这个骰子有什么卵用啊!"小野大辅不满地抗议,却被其他人默契地无视。

"所以说我,樱井桑,神谷桑,安元桑还有下野桑都回答了一个问题呢~那么没有回答问题的……诶,是KAJI和小野桑呢!"

吃惊状的福山润毫不心虚地对上梶裕贵和小野大辅"你接着装"的生无可恋,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惩罚箱,里面是写有惩罚任务的纸条,全由声优们想出。

在一旁再次助攻的樱井孝宏抬了抬眼镜,镜片后的视线正关注着梶裕贵的两只手腕,而对方正一脸无奈地在盒子里摸索。

不仅是润,他也很好奇呢。

"原地转五圈然后用欧吉桑的语气说'多么优美的身体曲线啊!'……噗这是谁写的?"神谷凑向梶裕贵手中的纸条,以神速念出了内容,然后感同身受对方的脸色为什么会如此微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惩罚,毛骨悚然到令人摸不清头脑……"

"这个,"安元洋贵带着莫名优越感举起了手,"是我写的。"

"呜哇,不能小看前辈啊。"福山润笑着转向小野:"呐呐,小野桑呢?"

"……演绎被受惊吓的杀人狂魔。"小野大辅哭丧着脸做出颜艺,"杀人狂魔就算了,为什么还是被受惊吓的啊?有什么东西还能吓到一个杀人狂魔啊?!"

"有的,"安元洋贵总能以透明的存在感表达出十万福特电灯泡的感觉,"比如,小野桑的颜艺。"

"去吧,希望你的幸运加成还能帮助你哟。"神谷拍了拍小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嘱咐道:"我写的要好好演绎哦。"

全场再次轰动,小野大辅欲哭无泪,什么啊原来是神谷桑!

侥幸逃脱的下野紘与其他人站在两侧,视线随着舞台中央的梶裕贵一起转着圈圈,摇摇晃晃的步伐让他不免担心。

待搞怪的表演结束,梶裕贵摇摇晃晃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偏头发现明明隔了两个人的下野紘却站在他的左侧笑着调侃自己。


"像陀螺一样咕噜咕噜地转了哦,梶君?"


有一瞬间的怔然,在充斥着嘈杂与喧闹的会场里唯一清晰起来的是左胸口被撞击的声音,每一次的撞击都会激起不知名的火花和热度。

晕眩的感觉似乎还未褪去。

下野紘原本想趁着小野大辅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的间隙过来好好打个招呼,顺便逗一逗搭档已久的后辈,但对方似乎还未从方才的惩罚中清醒,迷离的眼在彩色的光线中异常深邃,像是能直达自己的心底。

下野紘猛地一顿,堪堪收回目光,试图对着小野奇特的颜艺笑出声来。

但是身旁的那个人,视线似乎依旧停留在他身上,不曾离去。


这让他怎么安心录event啊?!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啊喂!


好在梶裕贵撤回了目光,让濒临自燃的下野紘松了口气。头晕的感觉却卷土重来,他忙喝了一大口凉水,让自己清醒。

接下来的组队游戏中,梶裕贵不动声色地腹黑了一把,将樱井拖下了水,连带队友福山润,下野紘都受到了牵连,三个人一起受罚。

除了下野紘生病反应慢半拍外,所有人都了然于心福山润与梶裕贵的修罗场。

神谷权衡片刻,拉着小野大辅的衣服离那个区域远了一些。



6.

舞台上多了三只团子,粉团子,蓝团子和白团子。

粉团子不甘心道:"真是恶趣味满满的道具!"

蓝团子重新戴上眼镜:"不觉得我们很像圆形年糕吗?"

白团子元气满满:"福山桑,即使是团子也要有团子的自觉哦,我们不应该摆出任人享用的pose吗?"

粉团子恍然大悟:"任人享用的pose?是这样吗?"

福山润挺胸提臀,摆出销魂的表情顶着一个滑稽的团子头套,强烈的违和感点燃了所有人的笑声。

"这样的话会让大家更不想吃了吧。"安元洋贵忍笑。

在福山润一番捣乱,樱井孝宏顶着蓝团子摆出几个羞耻的姿势后,场上只剩下一只白团子了。

"好危险,是我的错觉吗?"下野紘摸摸脸,背脊发凉。

果然,下一秒神谷浩史便提出了加上一句话的要求,福山润则是让他做可爱的pose。

下野紘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走到舞台中间酝酿了一会,突然一手叉腰一手敲头用无比软糯的声线说:"呐呐,来吃我吧。"

……摆完pose后,下野紘转身,蹲下,头顶一片乌云。

"我……总觉得身为一个男人……好像失去了什么……"

大家笑着走过去安慰再一次被玩的业界底层。梶裕贵摸上白团子的胸,鼓励道:"紘糖真的非常可爱,即使是这样也没关系的,完全不奇怪唷。"

"这么听更像是anti吧……"樱井毫不留情地吐槽道。

"没办法,毕竟下野桑配的角色是我的角色的哥哥啊,我最喜欢了。"梶裕贵晦暗不清的眼中正好映出蹲在地上那人抬头时被逗笑的表情,玩笑一般的话语中却透着对方读不懂的情感。

"而且下野桑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啊。"

……诶?等等……

梶……他说了什么?

下野紘摘下头套的那一刻,感觉左手腕有微微的温热感,却像灼伤一般烙在心底。他就像扯住了关节线的木偶,茫然而僵硬的站在原地,直到安元帮忙抱住了头套,才猛然发觉自己还身处无数的灯光,和视线之下。

"那个……梶君,"嗓子刹那间挤不出声音一样,大脑还在嗡嗡响,下野紘感觉似乎接受不了这样的出乎意料。"你刚刚……说什么?"

"你看起来很好吃啊,难道不是吗?"梶裕贵无奈地笑着凑近了一些,用手指在他的颊边一公分的位置画着弧,"就像年糕火锅里最畅销的圆形年糕哦,沾上酱很美味的那种。"

"然后嚼在嘴里血花飞溅的那种美妙吗?"福山润适时地煞风景。

周围又开始下一轮的聊天讨论,但是下野紘的耳边依旧不断重播着梶裕贵刚刚的话。


【你看起来很好吃。】


是自己左手腕存在了三十五年的印记。

却被小了五岁的后辈在一次event上说了出来。

这个后辈,是他每一次面对都会心存着逃避想法的人。

下野紘站在最角落的位置,双手背在后面一遍又一遍摩挲着那处散发着温热的皮肤,害怕下一秒便会冷却下来,也害怕这是被头套焐得迷糊而产生的幻觉。



怎么办,头,又开始晕了。


他默默地抬头,眼中,梶裕贵的身影沉溺在复杂的深潭里。

TBC.

评论
热度(13)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