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你看起来很好吃②』【梶下|命中注定梗|HE】

😄😄慢更~这一章有野神,樱润出没,雷请轻拍。

😄😄寒假回来恢复连更哒。

3.

event如期举行,地点是在中野的一个体育馆内,分日场和夜场。

由于是新番的缘故,再加上声优阵容庞大,日常异能设定也很吸引人,所以第一次的event门票在短时间内销售一空。开场歌刚刚放出,便引爆全场粉丝的尖叫欢呼。

而后台的录制也在同步进行着。


"哦啦,已经开始拍了吗?"不远处的神谷浩史拿着台词本快步走过来,像是研究一样拨了拨摄像头,然后笑着后退一步重新露出画面。"啊,开个玩笑~外面已经燃起来了,我站在这里都感受到热烈的气氛了呢……唔……"

一个大型生物忽然占据了整个镜头。

"找到了!"小野大辅像是树懒一样半边身体挂在了神谷的左侧,爽朗的笑容充斥着温度。"果然在这里,神谷桑在我后面出去是吧!"

"喂,小野桑……小野桑!你好重啊,快让开啦!"神谷浩史嗔怪地推了一下树懒,小野大辅立刻做出受伤的表情。明明神谷的命中点是腰,他却捂着胸口,面部表情变化丰富。

"难道……刚刚就是聆听者的绝招吗!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都碎裂了……啊我要死了!"

神谷浩史看着这拙劣的演技没说话,只是看着。

小野大辅玩的是番剧中的异能梗,神谷役的配角可以控制空气波动。作为主役,将原作小说改编漫画都翻了很多遍所以对每一个角色的信息都了如指掌。

"很好,接下来的event主持就由我的吐槽毫不介意地收下了,小野桑赶紧去医院挂号吧。"

"呜哇好冷淡……"

神谷浩史知道对方出场前会有紧张时刻,也就收起平时s属性陪他闹。

然而总有人是破坏气氛的那一个。

"果然,不正经的电台做多的两个人感情会非常好呢。"福山润卡入两人略小的空间之中,眯成一条线的眼睛显露出主人的愉悦。

神谷浩史自然地掩饰过方才一瞬的怔愣,顺带忽略了对面浓浓的怨念。"樱井桑呢?随随便便把这个电波星人放出来没关系吗?"

福山润也是主役之一,角色是一个移动发电机,而樱井所役角色异能刚好克他,导致两人在剧中属于冤家路窄型。这个梗已经差不多被声优们玩烂了。

"樱井桑啊……已经被我爱的电波烤到七分熟了!"

"……爱……的电波?"

"对啊。"

神谷和小野同时感觉瞬间身处北极冰川。

前台响起的动画剪辑短篇的声音,小野大辅知道自己要上台了,于是向镜头作出一个帅气的道别姿势,潇洒转身。

镜头又回到另外两人身上。

"……真恶心啊。"

随后淡然飘过的安元洋贵也过来捣乱了一番,和神谷浩史一起上了台,独留福山润在后台用冷笑话荼毒着摄像头。

"哦哦!KAJI发现!"镜头随着他手指的方向转去,正好对上迎面走来,显得有些焦急的梶裕贵。

"哟KAJI,吃过早饭了吗?"

"虽然吃过了,但我是要提醒一下,现在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梶裕贵淡定回答,"独自面对福山桑的冷笑话还真是有些力不从心啊。"

"咦?下野桑不在吗?"福山润故意将脸上吃惊的表情夸张化,很有动感。他知道梶裕贵和下野紘的关系很亲密,更何况最近演的是同一部剧,两人常常结伴到达录音室,或者有电波军团的广播直接就一块离开了。而且两人又是一起合作异卵双子,双重人格,属性反差萌,人气最高的配角之二。

但event已经开始,台词本上参加昼场的下野紘却不在,让他猜测是不是主办方的调整,和樱井孝宏在夜场出来

"开场歌已经唱完了!"福山润回过神来,"怎么办我有一点紧张!后面就拜托KAJI君了!"

"诶?等等不要突然一下子就推到我身上啊!我也很紧张!紧张的要流汗了!"梶裕贵一边给福山润做着放松的动作,一边比了一个fighting的手势。

"今天!也会加油的!"

离开镜头前,两人快步走向前台。福山润早已注意对方细微的改变,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却掩盖不了脸上写着的大大的"八卦"。

"KAJI的手表换到另一只手上去了?"

梶裕贵闻言一顿,瞥了一眼左腕原本戴在右手做装饰的骷髅手表,对方意味深长的语气微微勾勒出他眼角笑意。

"对啊。"

"哦——是谁啊?""八卦"的字迹加深。

"到时候一定会告诉你们的。"梶裕贵无辜的苹果肌让福山润第一次有一种被食物噎住的感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大步走上台同粉丝们打招呼。

"……真过分!"

精致的小点心摆在面前发现了却不能吃,福山润的胃口被吊得难受。

不行!他的八卦之火已经熊熊燃烧了!

他一定要告诉樱井桑!



4.

event当日早晨起床时,下野紘就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

挣扎着从被窝里爬出来咽了一颗感冒药,他瞄了一眼手机,发现时间将近要马上赶往会场,却只能和活动负责人打了电话,将全场临时改为半场后才急匆匆地穿好衣服起床洗漱。

会场化妆师一看他的脸色苍白便知原因,草草地为他化了淡妆掩盖眼底青色,理了理略凌乱的头发,让下野紘待在化妆室休息。

后脚才到的樱井孝宏也正好过来化妆,看到下野紘正闭眼假寐,于是放轻脚步,让化妆师动作的声音小一些。

于是当下野紘醒时,正好看到一旁坐在角落熟悉现场配音台词的樱井,忙坐正了与他问好。

"抱歉,吵醒你了吗?"樱井看了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怎么会啦,樱井桑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呢。"下野紘揉了揉额角,勉强牵出笑容。还好没有睡过头,发烧的症状也没有特别严重,应该撑得过下半场。这时工作人员进来提醒他们准备上台了,两人闻言起身朝外走去。

出场之前,樱井递给下野紘一个动漫的周边手圈提醒他带上。"左手没有遮掩物的话,待会游戏环节会被看到的。"

醒悟话语中的关心,下野紘摸了摸左手腕。果然,出门太急忘带宽带的手表了。他慌张地接过,郑重道谢后细心带好。活泼的色彩和可爱的Q版头像掩盖了那一圈清晰可见的字迹,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什么一样。他偏头瞧见身旁人干净的手腕,不由得生出一丝羡慕。

"樱井桑已经找到了?真幸运啊。"

"对啊,还是在配音的时候台本上的一句台词呢,"樱井随着回答沉浸在记忆里,忽然轻笑一声:"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润那个家伙说出了手腕上的话,直接习惯性地把那一节剧情全部配完了。"

"后来才发觉手腕上的印记不见了,当时还无措了好一会儿呢。结果记起来是润的时候还在想'还好是润啊,如果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我应该怎么办?'这样的事情。"

"幸好是润。"

身旁这个男人的话语中透着淡淡的温馨,仿佛外界的嘈杂全然不能扰乱他心中甜蜜而珍贵的回忆。下野紘只是用平时的语调接了一句"真好啊~"便开了一个玩笑圆场,同樱井一起走过后台录制的镜头,登上前台的楼梯。

一步又一步的接近,台下观众爆发出的尖叫和欢呼,却不能消除心脏缺失的那一块罅隙。

随着时光渐逝, 罅隙早已被寂寞与疲累占满,只能用工作的繁忙一次又一次地麻痹自己。

"大家晚上好哦!我是扮演pink的下野紘,希望大家能开心地度过这个夜晚,请多指教!"下野紘熟练地说出开场白,握着话筒的手微微地发颤。

好奇怪,明明是对event满心期待,太阳穴却一阵阵地发闷。光怪陆离的舞台,眼花缭乱的灯光,一切的一切,都在拨动着下野紘的神经,无所适从。

如波浪般沸腾的尖叫再次炸开,迫切需要休息的病体叫嚣着宁静,下野紘只能硬撑着接受全部,但即使化妆也不能掩饰的苍白脸色还是被一旁悄悄接近的人全数收入眼中。

下一秒,下野紘被揽入了一个不是特别宽阔,却温暖可靠的怀抱中。

"大家,我可爱的哥哥pink终于被我找到了哦,这个过程真的非常艰难啊,有一个爱捉迷藏的哥哥好累。"梶裕贵笑着半揽住稍显不适的下野紘,玩起了番剧设定,将话题巧妙地引到了后出场的樱井身上。

"我等了你很久哦紘糖。"梶裕贵将话筒拿开,偷偷耳语道。温和的本音让下野紘莫名心安。"声音有些嘶哑……生病了?"

"小病怎么可能打倒我啦。"下野紘用半开玩笑的语气避开了对方还想追问的意图,正巧樱井已经做完开场白,与福山润用番剧角色的声音闹腾一阵后要进入下一个环节。梶裕贵只能轻轻地拍拍对方的背,回到自己的站位上。

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原因,下野紘只是感觉被那个人接触到的地方一阵阵发烫。

似乎……有点不妙。


TBC.


评论(3)
热度(17)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