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你看起来很好吃①』【梶下|命中注定梗|不甜不要钱|LO主进坑第一篇】

😘😘第一次写声优梗多多关照!

😘😘很久没写文笔略生涩请见谅!

😘😘废话很多但剧情并不长!轻拍qwqq

——

1.

下野紘是一个声优,三十五岁。

谈过几次恋爱,品尝过爱情的酸臭味,但至今仍在单身狗范围之内。

因为他还在等,等一个可以说出自己左手腕印着的那句话的人。


说出『你看起来很好吃』的笨蛋。



2.

"辛苦了!"

"辛苦了!"

又是一天的工作结束,下野紘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洗手间,嗓子是使用过度后的干疼。摘下左手腕的手表,捧着凉水洗了把脸让混沌的脑袋清醒了些。

下午赶到录音室的时候似乎着凉了,太阳穴一直发闷。不是非常通常的空调房更是让他的不适加深了,导致台词没有读清中断了几次。

呼,他拍拍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自我激励的虎牙。明天的EVENT一定要调整过来!

随意用袖子擦了擦脸上水珠,游离的视线正好经过左手腕一圈清晰可见的印记堪堪停了下来。像是从皮肤下生长出来的黑色字迹在炽白的灯光下显得莫名突兀。

下野紘吁了口气,自嘲地勾勾嘴角,出生时便赖在手腕上不走的印记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说出他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永久性的玩笑。但小时候从长辈那里得到许多次『说出手腕上的句子的人就是能相伴一生的人』『这是命定之语,是来寻找命定之人的』『不要违背』诸如之类的唠叨硬着头皮等了几年,然而三十五年过去,自己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大叔的行列,这个人却依旧没有出现。

过去也有过叛逆的心理,抱着即使不是命定之人也能过下去这样的想法谈了几回恋爱,对象都是同他一样被强制单身的人。然而每一次都无疾而终,理由也是千奇百怪。

那就继续等咯。下野紘略自暴自弃地搓了搓手腕上的字迹。


只不过……是有些等累了。


"紘糖!"

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后面窜出来,下野紘慌张地把袖子刷下来盖住了手腕。转过头对身后的梶裕贵扯出一丝笑意。"看起来还是很精神啊梶君。"

"没有紘糖你平常精神。毕竟今天的工作比较少,休息的时间多了呢。"梶裕贵今日围了一条灰白相间的围巾,让本就娃娃脸的男人看起来更加人畜无害。"紘糖今天状态不是很好啊……怎么了?"

"只是头有些晕而已,空调房里太闷了吧……唔?"话音刚落,一只微凉的手轻柔地抚上他有些发烫的额头。下野紘惊地一缩,随即笑出虎牙,不着痕迹地别头躲开了。

"没事,不要紧的。"下野紘感激地望着眼前担心自己的人,但身体的疲累没有力气让他有脑细胞想其他的梗。

梶裕贵垂下眼,正好背光的方向掩盖了所有情绪,只有被躲开的手在静谧流动着的空气中显得有些尴尬。下野紘怔愣一下,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呜哇!裕糖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讨厌你碰我,只是不想传染给你……!"

梶裕贵瞬间换了笑颜,停在空中的手顺势摸上下野紘的胸。"要是想道歉,给我摸一下胸不就好了吗?怎样的误会都可以立刻原谅呢~"

下野紘哭笑不得,除了在一起广播或者工作期间有共同熟知的话题,有时候他真心跟不上对方奇异的行为曲线。

"真是!梶君你够了哦!"察觉到胸前的动作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下野紘赶紧偏过身躲开那只肆虐的手,同时忽略掉从未知涌上的奇怪心情。"监制不是还有一些明天EVENT的安排吗?快点过去吧。"

"嗯,我一会儿就过去。"

梶裕贵把手插进口袋,脸上还残留着方才打闹时的浅笑,望着对方匆匆离开的背影将气息埋进灰白色的围巾里,微弱的喃喃声不甚清晰。


"紘糖……心跳加速了哦。"


TBC.

评论(14)
热度(23)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