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七月百岁恋人企划 二十岁前的时光】-《青春危险期警告》

哦哦哦发了!但是这个排版……网吧文档真是搞不得……

No.13筑梦馆:

《青春危险期警告》 @『栎栎栎栎栎』 




——苦逼的学生时代,除了漫天的考试卷和无穷尽的作业,总会有个方向感不太好的家伙会无意中闯进平常空闲的脑容量中,如影随形到了烦恼青春期的程度。


 




〈〈〈


 


K1烦躁地将手中的黑色中性笔摔向课桌,在喧闹的课间十分钟中发出微小的摩擦。高中的物理卷总是能将人逼到一种羞愤欲死恨不得以头抢地的程度。然而对于K1这个占据学校校霸榜前三一年的人物来说这简直不值一提。


 


虽然说K1主动开始写今日的物理卷子这样的奇怪举动就已经够他自己琢磨个三天三夜,不过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深度思考。


 


比如现在不断在脑海中闪现的那个狐狸般狡黠的笑容。而笑容所有者则是隔着他家一个花园,住在同一个小区,比他早出生一年,长得很好看的K3。


 


K1对K3不能用一个咬牙切齿来形容,简直太便宜K3对他的那些恶劣的所作所为了。两个人的孽缘开始于从二楼飞下的那架纸飞机开始。当时的K3正好上初中二年级,属于心理幻想膨胀期的年纪,行为发言总会向莫名让人火大的趋势发展。


 


当时K1正巧处于自习课无人管理猴子出山的状态,就和同学叠了几架纸飞机在教室毫无顾忌地到处乱飞。而其中一个被K1起飞的纸飞机却偏离原有轨道直直的飞出了教室窗户,落在了正在上体育课的K3的身边。


 


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剧烈运功而在一旁种蘑菇的K3处于“你们谁都不了解我,整个世界都不了解我”的黑暗世界观中,于是看到纸飞机他想也没想就抓起来撕了个粉碎。等反射弧绕回后K3才如梦初醒般抬起了头,对上了K1那张抽搐到莫名其妙的脸。


 


然后突然地,缓慢地,极具挑衅意味的勾起了右侧的嘴角。


 


这个代表魔鬼的微笑成了K1整个少年时代的噩梦。当然,他的青年时代也即将受到荼毒。


 


K1还特别崩溃地想起自己第一眼看到K3的感觉竟然是惊艳,头脑内部突然就出现了系统警告般的红色感叹号哔啦哔啦地响个不停。不过,一秒过后这样的美好幻想就破碎了。如果可以K1他想永远都不要告诉K3这个事实。


 


在之后每当K1的同班女生谈论高年级的K3学长有着怎样的忧郁气质怎样的优雅风度和自班的那个喜欢穿蓝色牛仔衣波点裤不喜欢套校服的小帅哥相以比较的时候,K1总会假装路过然后竖起一只耳朵偷偷探听。再加上K1的班级和K3的班级总有两天的体育课是撞在一起,而且还有一次K1在顺路的书店乱转的时候正巧遇上回家的K3才发现两人住在一个小区。再等他猛然醒悟的时候,都已经是两边的妈妈大人都会愉快的一起约逛街的相熟程度了。


 


明明有着一个不愉快的开端,却显得两个人的交往过程非常“就是如此”样子。


 


越在一起相处,K1反而发现低年级女生心中的那个优雅的钢琴王子实际上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小男生罢了,拥有自己目标,拥有自己的小习惯,也拥有自己不轻易示人的一面。随意地逗一逗会意外地炸毛脸红,有时却又安静的可爱,但常常说出的一些话可以让他血脉喷张青筋暴起,还偏偏嘴硬到不肯改口,从而引发两三天的冷战,但是这种情况总会以其中一个人主动在对方教室门口等待放学一起回家而结束。


 


男孩子的友谊总是破损的快,修复地也快。


 


可是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K1初三在K3的帮助下顺利考上同对方一样的高中后就因为一次小插曲结束了。


 


某个晚上K1猛然从一场毫无根据毫无预兆的梦中惊醒过来,然后呆滞地注目黑暗的天花板若干分钟后才发觉内裤的濡湿,一阵手忙脚乱后K1烦躁地挠了挠头发,直接脱下丢进了床底下,然后自暴自弃地用被子蒙上头,一边制止自己去回想一边白痴地数着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一百八十一只K3,一百八十二只K3……


 


于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上学的路上,K3毫不保留地说出了对变身为熊猫的K1的嘲笑之情,其中包含的担心意味K1完全没有get到,反而是K3那一句“莫非晚上撸的次数太多了所以睡不着吗你这只色波点。”激的浑身僵硬,头脑里的红色警告再次哔啦哔啦地响起,架起手边的自行车狠狠蹬了几下,骑上座驾绝尘而去。虽然逃跑的意味很浓。


 


只是急急地朝后方吼了一句“我想起作业还没写完”就溜走的K1,完全没有看到呆站在原地的K3复杂的眼神。“什……什么啊,这家伙。不会真的是……”低语一个急刹车止住了声,K3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情突然一个陡坡低落了下来,随意挠挠脸便走向了自己的教室。


 


接下来的几天,有时会在走廊上短暂碰面的两个人,都是以其中一个人尴尬地打招呼,另一个尴尬地沉默来结束。几次下来,原本觉得无意中戳破了什么事情很对不起的K3也有些莫名的火大了起来。连续三天气势汹汹地在晚自习的时候围堵重坐校霸位置偷溜出来的K1。


  


K1真的是非常苦恼,原本想着躲几天忘记梦境后再去找人赔罪,却不知如何招架对方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势。只能一边在心里叫嚣着这样坚持的K3也如此可爱一边表面上伫立不动,最后自以为炫酷的摔下一句:“我这几天有事情,以后再说。”这样百搭的回答句敷衍过去,带着几个狐朋狗友绕下了楼。


 


待稍稍冷静整理了一段时间的K1再去找K3的时候,对方冷漠的态度拒不受邀才让K1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多大的自我意识错误。好一个风水轮流转,这回轮到他连续三天晚自习偷溜出来找K3解释。可惜原本性子倔强的K3愣是将他冷落了几天不管不问,连平时习惯的一句奚落嘲笑都没有。察觉到冷战再次来袭,情窦初开的K1不禁有些束手无策。


 


好在当K3的班上体育课的时候,K1恰巧正在一楼帮老师搬书。半途便溜了出来准备等到自由活动解散混进去找K3来一次深刻谈话,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内心幻想再来一发壁咚什么的。可人还没等到却看到K3突然低血糖复发在篮球框下跌落在地,苍白得就像一张纸,身边的学生一阵骚乱,K1似乎什么都没有考虑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拨开围观的人群把地上的人抱了起来,发挥自己良好的运动细胞直直地冲上了二楼医疗室。


 


“……刚刚是谁啊?牛仔外套有些眼熟……”


“咦,我们班上有那号人吗?”


“好像是高一的,似乎叫K1……”


 


 


K1抱着人用膝盖猛地抵开门后发现校医并不在,只好先将K3放在床上安置好,慌乱地掏了掏自己的衣服口袋,在上衣口袋找到了几颗早上特意放的薄荷糖剥开塑料纸放进了K3的嘴里,转身想去再买一瓶饮料却被有些清醒过来的K3叫住了。


 


“还难受吗?我去买点吃的。”


 


“不用。”


 


“怎么又晕倒了,是不是早上又没吃早餐?”


 


“……似乎和你没关系?”心虚的语气。


 


“……K3。”K1强压下怒火,黑着脸拉过板凳坐在床旁,“我们谈一谈。”


 


“不需要,那三天我堵你的时候你不解释,把我晾那么多天你才来,当我很好耍哦?”K3虚弱地哼了一声,舔了舔嘴里的糖。恩,挺甜,自己喜欢的口味。


 


“呼……我那几天真的有事情。”


 


“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啊白痴波点,”K3似乎已经厌烦了这种说法,“非要藏着掖着?”


 


“…你想听实话啊?”K1愣了愣,眨巴眨巴眼睛目光开始胡乱的漂移了起来。K3挑眉:“呵呵。”


 


K1脑内许久不见的红色感叹号又开始哔啦哔啦地响了起来,甚至比以前更甚。但是他却觉得自己的内心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他凝视着K3因为低血糖还未恢复红润的脸颊,以及他们第一次见面将他惊艳的那双清亮的双眸,此时正因为不适应这种突然微妙起来的气氛而疑惑地闪烁着。


 


K3的睫毛很长。他这么想着,便倾上身在K3的嘴角轻轻地触了一下。没有任何理由,只是K1此时想这么做。


 


这甚至都不能称之为一个吻,却成功的使K3石化当场。“什……”


 


而K1脑袋里的那个的红色感叹号却戛然而止,消失的无影无踪,K1感觉就好像消散了这几天压在胸口的那股浊气。不过意气用事的结果应该会很严重。K1叹了口气,他们以后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


 


“你知道原因了,我就去买点东西给你吃,待会还有课。”K1留恋地再次看了眼僵直不动的K3,淡定地起身出门。直到他走进了学校的小卖部,才发现看似很平静地用行动表白的自己,其实冷汗浸了一身,付钱的的手指都在微微地颤抖。


 


“到底在干什么啊K1。”K1苦笑着在医务室门口蹲下挠了挠头发,深呼吸几次后才起身缓缓拎着面包打开门。


 


“喂喂……很狡猾啊。”


 


但是,某个化为石像的家伙早就已经将自己撬了起来逃之夭夭,只留还带有余温的被子。


 


最后那个法式面包成了K1的午餐,被他十分郁闷地一点一点啃了个干净。


 


 


K1以为,他们俩以后真的会因为自己这个莽撞的举动而成为陌路人,但是生活总是那么令人惊喜。


 


“喂,K1,外面有人等你。”K1同班的女生向K1招了招手,星期五正好轮到卫生打扫的K1闻言放下湿漉漉的拖把,疑惑地朝班级外面走去,却在下一秒瞪大了眼睛,呆愣当场。


 


还是那个有着苍白皮肤,穿着灰蓝色衬衫的人,正低着头用脚狠狠地蹭着地面,看起来似乎有些焦躁。


 


“K3?”K1不可置信地喃喃出声,K3霍地抬起头看到不知如何是好的人反常地闹了个红脸,移开目光支支吾吾地说了句原因。


 


“今天…..我爸妈把我抛弃过二人世界去了,我只好…去你家蹭饭。”K3将手中的盒子摇了摇,瘪了瘪嘴,“喏,回礼。”


 


K1看着K3手里的蛋糕盒不禁哑然,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能记住自己在初中常常吃的那个蛋糕品牌。


 


抹茶奶油不甜不腻,顶上的水果也正好新鲜,就像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一般平淡,却能享受其中的香醇滋味。


 


K1强忍着想要冲上去将那人拥进怀中的冲动,对他做了一个稍等片刻的手势,然后就像一阵旋风一样冲进教室捡起拖把开了挂似得拖拖拖拖拖……


 


同班的女生很诧异,她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K1对打扫卫生这件事如此热衷,以至于原本分在她名下的地盘也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她不经意间回过头,看到门口那个高年级的帅气学长露出了小虎牙,捂着肚子,笑得非常好看。


 


 


之后的事情似乎也十分的“就是如此”。


 


K3也让自己冷静了一段时间,平时似乎常常对K1又嫌弃又嘲讽,实际上比谁都要在意这一段感情。即使是变质,获得第一个轻吻明白过来其中涵义的K3脑袋里浮现的第一句话并不是“卧槽真恶心!”,而是“卧槽太突然!”。


 


于是在K1的卧室里,两个标准的高中男生在经历了沉默,试探,再沉默,再试探的几次死循环中,最后结束在K1迫不及待的深吻里以及K3还未说出口恼羞成怒的炸毛。唇齿的碰撞中满满都是抹茶的清香,幸福的恍惚中K1不禁想起了一句让他印象深刻的歌词。


 


——寻找着逆光,让暧昧变成情意,浪漫不一定要在那夏威夷。


 


 


K1似乎又沉溺在对过去的回忆之中, 可怜的黑色中性笔寂寞地躺在桌角,物理卷子上满满都是鬼画符。他应该没有意识到,在高中两年的学习中,自己的青春期似乎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来得轰轰烈烈。反而是刚有起头,便渐渐静止。校霸的位置他只坐到高中一年级的下学期,剩下的时间都是被K3拖去复习。


 


因为他们约定好,要上一所学校。K3的目标定的太高,K1只能迈出奔跑的步伐追上他。K3即将要经历高考,K1的时间足够他去追逐。


 


要是让那个家伙等得太久,指不定会不会突然跑到自己够不到的地方去了。


 


兜里手机的震动打断了K1渐行渐远的思绪,他掏出了手机,两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又傻又呆萌,显然就是偷拍的。K1轻笑着用手指轻抚右边那张惊讶的脸,随后解开了手机锁,阅读短信。


 


【TO笨蛋波点裤,有好好写作业吗?小爷我的目标可是一本,就你那废柴成绩到时考不上就去角落给我哭鼻子去吧哈哈哈!╭(╯^╰)╮!】


 


啊,超级可爱。


 


K1头脑里那久违的红色警告感叹号再次出现,响声从哔啦哔啦升级成了嘟啦嘟啦,比以前欢快许多。


 


按耐下心中汹涌的冲动和某种危险的情愫,K1安然淡定地再次拿起笔在草稿纸上演算了起来,同时在心中暗暗地感叹道。


 


 


真是,令人烦恼的青春期啊。


 


——END——


 



评论(5)
热度(79)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