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人形电脑波波心』【k13|纪念日贺文|机器人梗】

●◎二月十三日K13纪念日贺文 


●◎一看标题就知道是傻白甜加恶搞所以不要担心是BE好吗! 


●◎波波机器人设定,三三.....还是公司老总设定【手动拜拜】 


●◎片段灭文别打我写长是不可能的!【写完了的木乐看着这条感觉简直自打脸】


1. 

家政机器人最近坏掉了,原本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总裁先生被闺蜜强烈质疑了厨房性命安危,强行塞了一个家政型人形电脑。 


“小k4,小爷我不需要什么人形电脑,”k3面对着自家高级公寓的玻璃墙俯瞰恢弘的城市夜景,却丝毫没有减少心塞的感觉。“你没事的时候给我做饭就好了啊,小爷养你!” 


通话那头的人早已习惯k3土豪病发作,依旧贴着一张如沐春风的笑脸。 


【我给你订的机器人差不多几个小时就能到了,到时你按照说明书上操作就行。我还要给老八拿甜点。老八,电话关了。】 


“喂喂?!k8是人形电脑吃什么甜点小k4你找借口……” 




【契约达成,指令生效。】 


“……”k3看着悬浮屏上对方已挂机哭丧着脸只觉累感不爱。 


几小时后,看着自家保安抬上来有一人高的箱子k3特别想给个差评。 


箱子背后怎么这么大一个修补过的缺口确定里面没有放炸弹吗?! 


k3烦躁地遣走了保安,独自打开箱子,看清里面的机器人之后有一瞬间的失神。 


2. 

箱子里的人形电脑极其逼真,若胸口没有随着呼吸起伏仿佛就像在梦境沉睡一般。模样英俊,眉眼的棱角分明有一份魄力,看起来与他年龄相仿更添亲切。奇怪的是,仿真皮肤上有一些不起眼的污渍。k3没有细想,只认为是出厂时不小心弄脏了,毕竟用手一擦就掉了。 



摸起来真的像是皮肤的感觉啊,恶劣的总裁先生用手揪了一下那张俊脸。 



最重要的是,除了塑料包装和泡沫,机器人基本全裸,官方特别设计的黄金比例身材一览无遗。 


k3看似淡定实际羞窘地干咳一声,随即打开电子说明书按步骤操作。

 

“欢迎使用KWJK-1家政人形电脑,请您拆开包装,启动机器人再给其内部能源核充电......开关在......”k3突然停顿了一下,看着说明书差点没瞪出眼球。 


悬浮在空中的电子说明书中人形电脑结构示意图上开关的红色示意点,正闪烁在静谧到诡异的气氛中。 


WTF? 




k3瞄了一眼某机器人被泡沫板包裹的重要部位,想着现在退货来不来得及。 


再三踌躇后,总裁先生在被闺蜜念叨到狗血淋头的境地或失去某种不能言说情况的第一次里,最终毅然选择后者。 



大不了多洗几次手况且这张脸也还算看得过去小爷也不亏! 



k3一闭眼一咬牙摸索过去。 



3. 

【人形电脑正在启动中,请您稍等片刻——】


机器人缓缓睁开眼睛,没有一丝生气的眼瞳中闪过代表开启的光点。


脸颊有些可疑红色的k3索性坐在地板上在机器人启动完毕前把所有的木板和包装给拆除掉,然后一边揉着肩膀一边等待。


听到响动的k3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发觉额头一片温热的感觉,犹如蜻蜓点水般稍纵即逝。k3瞪大眼睛,刚才还躺在地上的机器人早已将双手撑在他身侧左右的地板,宛如黑曜石般的眼瞳清澈到可以让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影。



他被吻了?



“扫描完毕,辨认完成。”机器人嘴角挑起微笑,眼里都是他。“人形电脑k1,为您服务。”


两人隔的很近,k3甚至可以看到k1仿真皮肤上的细微纹路,不知是不是机器人内部的散热系统,有一些微热的触感。如果再近一些大概就……


“……小爷命令你穿上衣服!!”


如果总裁先生没有低头的话。



4.

“小k4!你在哪里订的人形电脑!小爷要退货!退货!”


【契约缔结者正在机械室工作,凡人速速退去。】


“老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帮小k4挡来电显示!给我连到他工作室!”


【非契约缔结者不能下达指令。】


悬浮屏上的对方已挂机让k3揉了揉太阳穴,随即愤恨地关闭了对话框。瞪着沙发上那个好整以暇嚼着薯片的家伙仿佛这样就可以杀死对方似的。


话说人形电脑怎么会吃人类的食物啊喂!


“跟你解释多少遍了老三,”k1抛起薯片用嘴接住,笑地得意,“人的食物在我的体内可以分解成可供使用的成分,残余废渣正常排出就可以了。”


k3自从启动了k1这个所谓家政型机器人后首先就让他自己去更衣房找衣服穿,结果配了一套毫无美感可言的牛仔衣加波点裤让总裁大人恨不得让他回炉重造。


晚饭时间临近,结果这个k1在厨房柜子里找出来两桶不知在柜子里呆到何年何月的快餐面用热水泡了泡就当作晚餐了,k3还没惊奇机器人除了嚼电池外竟能吃食物就因为拉肚子拉到虚脱成功生了这一年第一场病。


但k1依旧让他大跌眼镜,生病不出一天,摔了三个碗,捏弯了两只勺子,还带一双断成两段的筷子。如果不是k3在烧到神智不清时硬是拦着k1煮汤,恐怕他还得再损失一个锅。


最后若不是k4带着他家中二的人形电脑亲自上门照顾,k3觉得他都可以联系律师立遗嘱了。他的病刚刚好,k4似乎有急事,就拉着k8火速离开了k3的家,让他没机会问到k1的出厂公司。


结果已经快两个月了,再不退就要过人形电脑的试用期,不能更换了。k3很烦恼联系不到离线状态的k4,这个机器人简直是人间凶器,真不知道是出厂公司特殊设定还是希望拟人化一些,k1无时无刻都在跟他斗嘴,反抗命令,加调侃。


虽然时不时突然冒出来的关心话语让k3感到华丽却空荡的屋子里总算有些生气和温馨。



……大概?



吃完的塑料袋被人形电脑随意甩开,准确地落在了清理系统的……边缘。


k3额头的青筋跳了一下。


“小爷去找小k4,波点裤你给我好好看家!”


“已接收指令。”



关门声瞬间充斥在公寓的每一个角落,k1伸了个懒腰悠哉地将长腿折叠摆在了茶几上方。拉出自身接收器中被自己刻意隐藏的视频通话的悬浮屏。


悬浮屏中k4的眼中满是焦急。


“先不管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不要让k3出门!千万不要!”


5.

k3整个人都是懵的。


当他被k1从他失控的悬浮轿车中拉出时,五感似乎都被紧张和恐惧无情地剥夺,世界只剩下扑通扑通的猛烈心跳犹如洪水一般铺天盖地袭来,以及环在他腰上的那双手。


可噩梦依旧没有结束。


“抓住我!”k1皱着眉在k3的耳边低吼,掩盖了附近群众的杂乱的惊呼叫喊。k3闻言紧紧抱住k1的腰,顺着他的力道将头埋进了对方肩膀,他能听到激光子弹所带的呼呼风声擦过他的耳畔。


他正在被追杀。


k3开车出门刚刚在市中心的悬磁立交桥道上正常行驶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巨大金属摩擦的嘶鸣,随后轿车似乎收到了猛烈攻击而剧烈地摇晃起来,仪器全部失灵,轿车在立交桥上横冲直撞宛如一头发狂的野兽,k3却无力招架。


直到那张令他平时恨极的脸出现在车窗处带着坏笑的时候,竟让他安下了心。


k1的眼瞳中闪过几丝银光定位到立交桥上那几个捣乱的东西。他伸出手,手心处的皮肤瞬间被机械所重新代替组合,发出幽幽蓝光的光环爆发出的光柱瞬间击毁了一个趴在路灯顶部的电子杀手。同时他将一枚信息骚扰器抛在了满是汽车遗骸的立交桥公路上,磁场瞬间张开,所有的机械全部被骚扰至无法动弹。


随后k1小心地抱着k3立刻跳下了离地面几十米高的立交桥。


“那群该死的老家伙竟然敢用电子杀手,真是豁出去了。”k3有气无力地趴在k1的怀里怒骂着,受伤的手臂无力地垂在一侧,丝毫不觉得某人形电脑媲美悬浮汽车的移动速度有何不妥。“我不就是拖垮了他们的一个分公司,有必要这么对我吗?!”


“非军事运用擅自聘请触犯机器人三大定律的电子杀手是触犯法律的。”k1闪过一辆相向的汽车,拐入一个小巷中,对着k3促狭地笑笑,意味不明。“看来你的麻烦挺大啊,k3总裁。”


k3抿着嘴,他凝望着机器人原本应该满是数据的眼瞳竟出现了担心的温热。


仿佛这个名叫k1的人形电脑就是一个人一般,正在担心着他。


“啧,”k3抹了把满是灰的脸,愤愤道,“回家?”


“那是找死。去k4那儿,电子杀手不会蠢到接近机械设计工作室。”


“你……”k3皱了皱眉,暂时的危机过后他的心中布满谜团,多数都是因为他正依靠的这个奇怪到异常强大的机器人。“不坐车吗?”


“相信我,”听到一些异常响动的k1搂进怀中人加快了速度,空闲的手将一个圆形干扰器抛向与他们移动相反的方向,k3随即听到了隐藏在暗处中机器人被烧坏的呲呲声。


“我可比汽车更好用。”


6.

距离那场惊动了市执法机器人队伍的袭击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当事人依旧躺在中心医院的VIP病床上养伤,他的闺蜜k4帮他把所有的记者全部挡走了。而雇请了杀手一家马上濒临倒闭的公司总裁试图两败俱伤却没成功,最终锒铛入狱。


k3睁开眼就看到了坐在他旁边敲打键盘的k4和床尾正在削苹果的k8。



唯独没有他的人形电脑。



“k1呢?”他抿了口k8递来的水,润了润嘴唇。


“他……”k4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想谈论这一话题。“被装备部的k7带走检查了。”


“为什么?”


“他原本是应该销毁的军用型战斗机器人,”k8接话,“可是却意外重启,并劫持半路上的一辆卡车,代替了货箱里k4给你订的那个家政型人形电脑。”


“可是他救了我的命!”k3猛然地起身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喘了口气,“你们不能销毁他!”


“老三……他的程序里并没有机器人三大定律,”k4急忙起身按住对方的身体,安抚他激烈的情绪,“放任k1在人类社会里非常危险,不能保证他会不会突然暴走。”


“k1不是冰冷的机器人,”k3苦笑着扯了扯嘴角,放任自己躺回床上,“两个月来,他虽然没有全部听从我的指令,一次次跟我吵架,装得也不想一个家政型机器人,煮的泡面也难吃死了……可是,他会担心我,他有感情。”


“……”k4无言,当他第一次看到k1的时候,他对着病得迷迷糊糊的k3焦急到手忙脚乱。而他第二次察觉到最近有电子杀手跟踪k3并告知k1这个令他困惑的机器人的时候,机器人的脸上竟糅杂着惊讶,担忧,恐惧……还有让他道不明的情感。



真是一个奇迹啊。



在床尾削完苹果的k8注视着他的主人为难的模样,一种病毒入侵的莫名感觉让他疑惑地歪了歪头,默默进入了自修程序。


k4揉了揉k3的头发,温暖的笑意再次展现在他的脸上。


“你放心,你现在是他的主人,有一票否决权,我会联系k7看这件事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谢谢你,小k4。”


k4将k8拉起,笑着向k3说有消息了再来看他,后者依旧在自修程序中还未恢复常态。


“哦对了,你启动k1的时候,”k4突然想到了什么,退了回来,“他有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


联想到那个鬼畜的开机方式k3顿时涨红了脸,好一会儿才想起了印在额头上的那个吻,将他们彻底联系在一起的吻。


“呃……他好像亲了我一下额头?”


“哦~”k4这时完全笑弯了眼,一脸暧昧简直明显,上下起伏的音调更是让总裁先生鸡皮疙瘩一地掉。


“怎……怎么了?”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事,你慢慢休息。”


“……喂敢不敢把话说完再走啊!!!”



7.

k1被k4送回来了,并且一到k3的病房就开始发起了牢骚。


“老三我一直被安置在监控室里面连军用机器人安放室都不如!而且那个叫k7的家伙简直……”


但后者完全沉浸在他的人形电脑回来的喜悦中半个字都没听。


k1关闭了话匣子,默默地看着k3眉眼都诉说着开心的模样,突然就伸出了手抱住了眼前想念了十几天的人,唇角温柔印上了对方缠着绷带的额头。


k3感受到了机器人的愧疚,伸出手回抱了他的人形电脑,嘴角忍不住弯起弧度。


毕竟在k1的面前,他早已放下所谓的骄傲。


“等等!”想起什么的k3猛然推开k1抓着他的肩膀左看右看,“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把你改装了?还是……”


“没有,因为我比较特殊,形成了自己的数据源。k7就给我重新输入了三大定律,并修正了我因为老化而紊乱的程序,顺便把我的装备换了一下,保证不会走火。”k1拍拍对方的手让对方宽心,他眨眨眼,补充了一句。


“我可是保证了绝对遵守主人的命令。”


k3翻了个白眼,但与脸上的可疑红晕来说,更像是欲盖弥彰。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


“嗯哼?”


“我启动你以后,为什么你要亲我的额头?”


“……”机器人感觉温度有些高。


k3惊异的发现,原来有着仿真厚脸皮的人形电脑也会害羞!?


“给小爷坦白从宽!”


“老三我给你去灌点水……”


“你不要跟k4学好吗!喂波点裤!……”


……


军用机器人主机中其实一直有一个隐藏程序,是军队为了防止人形电脑被病毒控制而设下的强制性措施。


通过记录皮肤数据并完全定位同一指挥官,使机器人的程序完完全全服从于一个人,只为一个人战斗。


当k1用最后一点能源将箱子中的家政机器人丢出车外并取而代之的时候,他做了决定,他会启动这个程序,为了这个开启他,并且愿意收留他的这个人。


就像是一个永久性的契约,不可销毁,不可抹去。


除非k1被彻底性摧毁,不然他就会献出他的全部去保护这个人。



不过现在。



k1用手背蹭了蹭发烫的仿真皮肤,感觉整个驱动器都要烧起来了。


他还是决定等k3出院的那一天再说。



那个被人类称之为“告白”的东西。



END.

我TM又爆手速了啊啊啊啊啊啊【痛苦捂头】

评论(16)
热度(90)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