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汪星人的浪漫爱情观·中篇』【K48|傻白甜|宠物视角】

∠木乐乐变身大黄汪啦~


∠此为汪星人视角,深受八神中二侵害的金毛犬233会有其他西皮友情客串么么哒

∠双向暗恋梗

[cp:k4Xk8]

……


4.

 

我仰头望着离k4的诊所最近的一家星巴克,只感觉时运不济,心拔凉拔凉的。

 


因为那扇挂着可爱铃铛的玻璃门不仅让我心痒到伸爪子去拨两下,同时上面张贴的一张宠物禁入的棕色警告贴纸立刻把我从可以品尝一下美味的天堂啪到了地狱。

 


我仰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我的主人,在他的怀里不安分地蹭来蹭去。k8轻轻皱了下眉,正经地喃喃道[竟然还是神级坐骑进入就会被污染的黑暗深海宫殿,米诺,你有新的对手出现了。]

 


我悲愤地点着金色的脑袋瓜,嘴里不停发出呜呜的控告,这简直是侮辱狗权!贴纸上的那只大笨狗还没我身上的一根金毛好看!本阿波罗坐骑可以与它媲美吗!愚蠢的人类!

 


一旁的k4撇过眼看着我和老妈的谨慎而警惕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伸过手挠挠我的头毛,对k8展露一丝神秘的笑意,倾身在我的正上方跟主人说悄悄话,灼热的呼吸在冬日的冰冷中温度高的惊人。K8惊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到了平时的淡然。

 


我搔搔耳朵,装作没看到老八耳尖的红色,那应该是冻红的。恩。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有办法。]

 


亢奋的我立马伸出舌头,在男神脸上留下一串爱的水渍。

 


……

 


我用我的名字发誓…一天只能吃一个肉丸子!…还是两个吧。

 


为了能够带负伤的我进入咖啡店,k4男神把我放进了他准备拿回家的滑箱里,因为贪吃而略发福的身材,我蜷缩在里面有些微微透不过气,不免在心中任减肥的决心随意流淌。K4听到呜咽声,弯下身将箱子的拉链拉得更开,我感激的伸出舌头再次舔了舔他的手指。

 


[…米诺喜欢舔人,不要在意。]老八第一次说出了一句可以让人听得懂的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递给哭笑不得的k4。对方笑着接过,耸耸肩表示并不在意。

 


我两个耳朵在有限的空间升到最开的状态,顿时觉得狗生不易,为了逮到两人之间一些不经意情愫我这只红娘狗也是拼了。听到咕噜咕噜的轮滑声后停到了一处阴影,我猜男神应该把我放在了角落的座位。我不禁为男神的智商点赞。

 


[喝什么?]

 

[棕棱石湾上方的白云。]

 

[唔……是那个香草拿铁?]

 

点头。

 


随着脚步声渐淡,拉链的缝隙被拉得更大,咖啡店的橙色灯光温柔的覆盖了我的眼睛,疑惑地歪头汪唔了一声,就看到k8带着担心的眼睛在缝隙中出现。[米诺,你的伤撑得住黑暗侵蚀吗?]

 


我动了动被绷带固定住的爪子,没什么痛感,于是就给他一个熟悉的叫声,让他安心。

 


[…这位先生,您是没看到门口的警告吗?宠物是不能带进来的。]

 


我了个汪?!!

 


主人和宠物之间的情深深雨蒙蒙注视还没持续到五秒,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让我和k8僵硬了身体,咽咽口水扭头看到了一个身着店员服的男人面瘫着一张好看的脸望着肇事者,手中还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但是这种只要一动就会被撕碎的心悸感觉是怎么回事……深海宫殿的鲛人终于出现了吗!害怕地咕噜几声,我耸拉下耳朵往主人方向靠了靠。

 


k8万年波澜不惊的脸对了上去,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在空气中刺啦刺啦……

 


[呃…老五抱歉,我自作主张把它带进来了。]

 


两道视线同时转移,而其中一道看清声音来源后立刻收回。老八低下头直接将滑箱打开将我抱在腿上,将我的爪子托起。

 


K4尴尬地扯着嘴角,对着那个叫老五的店员带着歉意地微笑,两手都拿着插好了吸管的咖啡杯。

 

 


5.

 

[请问,]k5将刚刚揭下来的那张警告宠物禁止入内的贴纸撕成了豆腐块,手一甩丢进了一旁细长的垃圾桶里,我心中暗爽。[你让我浪费了多少张贴纸,我们的k4兽医?]

 


K4略微羞窘地低笑几声,就像每一次听不懂老八的中二话那样消除尴尬的笑一样。他将咖啡放在桌上,抬眼轻声叮嘱k8小心烫后才转过身亲切地拍了拍k5的肩膀——标准的老朋友举动。

 


[抱歉,我不是看k7不在店里,就把朋友和他宠物一起带进来了。下次坚决不会了老五。]十指并和求原谅。

 


[明知道老七有狗毛过敏症还要带进来。他今天去进货了,如果他在的话……饶不了你。]面无表情嫌弃脸。


 

[是是是,我的旧病案不都被你拿去撕掉了吗?]

 


听轻松调侃的语气,他们应该认识很久了。窝在主人怀里的我将头小心地搁在桌沿旁耸耸鼻子,香草拿铁醇厚而独特的清香就这么糅合进空气中。我向上仰头使出谁见谁心动狗狗眼,恳求k8能够让我舔一口解解馋虫,却看到了他紧盯咖啡杯实际上神游天外的目光,还有眼底的失落。

 


我心中顿时浮现恨铁不成钢这句名言,耳朵急的都摇成了螺旋桨。

 


[抱歉,耽误了一些时间。]k4在和k5闲聊几句过后对方继续履行职责去了,k4也回到了座位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搭上吸管随意摇晃几下吸了一口。[我和k5认识很久了,不过这里的店长叫k7,他对小狗…恩有些过敏,所以才不让宠物进来的。]

 


K8仿佛没听到一样咬着吸管,杯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气泡声音。每次老八放空自己的时候差不多都这个样子,我一边无奈摇头一边张开嘴轻轻咬住衣襟扯了扯,才将他十万八千里的魂儿拉了回来。

 


[恩。]


 

听到如此敷衍的回答k4像是习惯了一样也不恼,只是身体又前倾了一些,头微低着,顺直的刘海微微挡住了清晰温和的眉眼,只能看到他唇角依旧保持的得体微笑。黑色大衣因为星巴克里的暖气被脱掉放在滑箱上,低领的毛衣恰好显露出他的脖颈和分明的锁骨,线条向上直至圆滑的颚骨隐在灯光打下的阴影中。

 


[那么,k8你给我讲讲圣颂者这个名字的含义如何?]

 


[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神祗。在你身边的十米以内都有标志性的金色符文,上面的文字我是不会认错的,因为我观察…]k8戛然而止,不愿再说一般用吸管堵住嘴。

 


我在心中默默接上,送我治疗时偷看次数不下五十次,每次偷看时间长短不一,长至十秒短至两秒,家中关于所谓观察圣颂者笔记至少五页。当然,只是“所谓”而已。连肉丸子都不会相信这是观察。

 


等待下文许久却只有沉默的K4眼中的期待再一次被失望所代替,他没有再拿出好好先生的风度转移话题,抿嘴任沉重的无言气氛蔓延在两人之间。

 


k4与这种静谧的气氛有种若有若无的契合感,仿佛失去他,咖啡店复古精致的装饰就会缺少点睛的那一笔一样。我吧唧嘴沉醉在这种美好中,金毛犬在不紧张的时候都会摊成一滩泥,自暴自弃享受两人之间沉默的安逸。

 


[k8,我有时很看不懂你呢。]老八唔了一声,拉回注意的目光中有些迷惑。[就像这样,每一次,每一次我想靠近你,了解你的时候,你都会漫不经心。]

 


[圣颂者请不要这么说!]k8闻言一个激灵,理解过来后立刻反驳。不过显然,他再一次理解错了。[我是真的想要与你结盟!]

 


K4抬头紧紧盯着k8焦急的表情,似乎寻找海底璀璨的珍珠一样确定着他漂浮不定的话语中的真实含义。半晌脸上浮现出黑咖啡的苦涩。

 


[看,你仍然没叫我的名字。如果这一次我依然没有理解错的话,k8你,只是想跟我做朋友?]

 


咚。


 

[我……]

 

隐约听到了身后胸膛中的那颗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拥着我的手臂顿时失去所有力气,只是搭在膝盖上,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我手足无措地探出头努力消化着兽医男神话语中庞大的信息量,心塞到赦免自己能吃的最后一个肉丸子都难咽下肚。随着两人周围越来越低甚至逐渐形成灰色雾状,我那塞满吃喝玩睡的大脑终于用仅存的一点信息将k4的意思消化完毕。

 


 

【只是想跟我做朋友】…等等……卧槽这是要告白的节奏?!

 

 


傻傻地吐着舌头,我被脑中的几个大字震惊到返回远古石像状态,受伤的那只爪子一下没站稳,一个踉跄养得发福的身材就这么直直向桌面扑了过去——

 


【哗啦——!】

 


……很好,我的爪子扑倒了桌子上的两个咖啡杯,而没喝完的咖啡就这么……把对面的k4从胸口毛衣到休闲裤浇了个透心凉。

 


本阿波罗坐骑咕咚咽了下口水。


TBC.

评论(4)
热度(9)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