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你还是多做点俯卧撑吧』【k13|老波结婚|傻白甜】

∠我又重操旧业了……手动拜拜


∠请让我务必裱一裱这个脑洞的创造者@卢小shin


∠很好接下来你们看到了什么都请不要操大刀好呗……


∠主题就是,老波结婚啦!结婚啦!……啦……



[cp:k13]



……



k1要结婚了,闪婚。


对方是个挺辣的美人,棕色大波浪加大胸,妥妥一高富帅配白富美。


当k3见到Annie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样,第二个想法才是呵呵劳资失恋了,然后一个电话把等了几个星期才抢到的高级法国餐厅情侣席慷慨的转到了k1的名下,还好人做到底顺便订了一瓶1988年的红酒。



k3会喜欢k1这种事情,连他自己都很意外。明明那个自大又狂妄的波点裤性格又烂还不会做饭,结果依旧掉进了早就发现的坑,还是傻到自愿跳的。



原本累积了几个月的勇气终于准备要告白,结果k1早就找好了伴儿,成为了他们几个兄弟中最快成为人生赢家的人。



k3突然就觉得自己傻不啦叽的,于是开始用被自己一饮而尽的啤酒瓶努力地爬出那个仿若无底的深坑,即使知道一个突然的失手就会使自己粉身碎骨。



后来,k3就以钱多为由,主动承担了婚礼的全部开销和布置。他在说出这些话时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嘴唇都在颤抖,因为那个自己最在意的人,正波澜不惊地盯着他,混杂其中的目光似乎什么感情都没有。


k3也不知道自己那时是在怎么想的,心中唯一剩余的好像只有一句话———



我他妈真是做慈善家做上瘾了。



最后的分工还是由他们九个人自由分配,k3布置会场,k7和k8包揽了请帖的设计以及发送,k2和k4负责礼服的订制,而k5k6和k9则是音响化妆师轿车道具一系列的租用。



浩浩荡荡的婚礼准备就这么开始了。



直到抢亲大队到了新娘子的房间门口,k3才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既不是美梦也不是噩梦的幻境,就好像如同行尸走肉般地做好了一切。而他,也该从这个梦里醒来了。



[先给红包!]衣着鲜亮的伴娘立在门前俏皮的眨了眨眼,掌管红包的k4笑着将装着两百元的大红包放在了她的手上,伴娘接过后将手上的几根丝带放在k1面前。[这几根丝带中只有一个连着新娘子哟,牵对了才能开门!]


k1无奈的勾起嘴角,微微苦恼地皱皱眉头。在k3的眼中却是无奈中包含着宠溺,心里隐隐有些羡慕那个美丽的新娘子。


跟着来抢亲的除了k3和k4,还有爱热闹的k9以及负责发糖的k6,统一穿着伴郎的黑西装。前几扇门都被k3丰富的红包给轻易撬开了,直到最后的门是不能如此简单的给他们开放,于是一行人只能等着新郎受尽摧残后才能进去 。


[老三,你说我该选哪一个?]k1有些烦躁地挠挠头,低声问道。k3闻言忍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语气中有他都不曾感觉到的醋味。[又不是我娶老婆,波点裤你都不知道什么叫浪漫吗?!]


k1听罢只是挑挑眉,意味不明地侧头望了他一眼后收回了目光,挑了一根丝带拉了拉。伴娘敲了敲门寻求答案,片刻之后笑弯了眼角道[真是心有灵犀呢!恭喜你牵对啦!]


哼。k3撇撇嘴。


[可以让我们进去了吗?]k4又递了一个红包,此时门缝里突然钻出一张纸,伴娘捡起来笑道[还有挑战哦!别急……第一个,你是愿意做俯卧撑还是唱首情歌?]


[唱歌!来唱歌!]


[大哥你还是做俯卧撑吧!]


屋子里的人开始起哄了,笑声还有喊叫声回荡成一片,唱歌和做俯卧撑的呼声各占一半。k1想了想,听从k9大喊做俯卧撑的想法,将西装袖子挽到精壮的小臂,俯下身开始做俯卧撑。


[要一口气做五十个哦!]伴娘带着笑意的声音立刻被众人数数的声音所淹没。让k3原本就烦躁的心情更加上了心乱,就像被猫咪扑打的毛线团互相缠绕、交错,最后再也分辨不出线头线尾。


凝视着k1一起一俯的背部以及鬓角的汗珠,k3的不满渐渐在众人的欢笑声中达到了最顶峰——


[有本事让波点裤做那么多俯卧撑你有本事开门啊?!]


……瞬间寂静。


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心中所想给吼出来的k3顿时觉得无地自容,被众人注视的感觉非常尴尬。[……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们,恩,继续。]


k1此时已经做完了五十个俯卧撑,站起身微微地喘着气,刘海因为汗水粘黏在额角,为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添加了一丝性感。他偏头眼光掠过了对方的发璇,然后对上了身旁k9嘻笑的挤眉弄眼无声地笑了。


k3快速地抬起头扫视了一下,原本准备接受众人厌恶的注视礼,却无一例外的发现每个人含笑的眼眸,以及其中的……一点点暧昧?k3皱眉,扭头疑问地看着表情丰富异常的伴娘。


[咳咳……]伴娘率先打破沉默,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她拿起那张纸,继续道[接下来请一位伴郎独自进入房间向新娘夸赞新郎,直到新娘同意将门打开——]


[我不想去。]k6依旧冷着脸立刻拒绝道。


[小九是很想去啦……但是怕说不好话诶……]k9骚骚头,退居二线。


[我还要继续发红包哦?]k4摇了摇手中的袋子,立刻打断了想要发话的k3。无法,k1只好将头转向k3,十分认真的说。


[老三,那就拜托你了?]


拜托!你个!头!


k3心里莫名地心酸,气着想要斩钉截铁地说不,却被其他三个伴郎一起推进了房间里,卖队友技能简直点满。


[真是……]k3转过身瞪了一眼紧闭的门却无济于事,回头准备迎接满屋子的香水味,然后第一个便看到了坐在床上的Annie,棕色的波浪卷,精致的妆容,窈窕的身材,这一切足以让她成为最美丽的新娘,但k3却惊奇地叫道。


[……你怎么没穿婚纱?!]


[这个嘛……]Annie歪头朝他抿嘴一笑,接过身旁的伴娘递给她的手提箱后慢慢打开。k3定睛一看,里面是一套白西装和琳琅满目的化妆品,不禁向她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k3先生,也许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一下。]Annie盘腿坐在床上,将白色的西装放在了身旁,床边围着的几个伴娘的表情让k3感觉毛骨悚然。


[我叫Annie,是一名造型师。主要负责婚礼的服装造型。]Annie笑得异常灿烂。



[……啊?]抱歉他没听懂。



[剩下的请你自己去猜测吧。时间可不够用呢。]Annie朝k3扬扬下巴,扭头对伴娘们说。



[把他那身难看的西装给我扒了——!]



[喂!等等你们要干什么!……住手啊!]



……



k3觉得他的梦应该还没有醒,彻底的。


要不然怎么会穿上这身白西装,胸口带着佩花,甚至重新上了妆,在迎亲队伍的欢呼下,走出了本该是新娘子的房间。


那时的k1还在众人的笑声中大声朗读着婚后八荣八耻,他看到k3放空般的模样,眼底温柔似水,仿佛带着无比的幸福与满足读完了最后一个句号。


[以老三阳光的笑容为荣,以老三悲伤的眼泪为耻。]


[最后一扇门,我打开了。]


就算是梦境,也能完全让他义无反顾地去沉溺吧,k3呆呆地想。


到了最后,k3感觉他整个人都是飘着在。迷迷糊糊地举行完仪式,迷迷糊糊地交换了戒指,迷迷糊糊地由k2和k5陪喝完了所有酒席的祝福酒。直到所有事情都归为平静,k3的神绪才回归大脑。


那时k1已经和他进了新房——还是用他的钱买的一套公寓。而那只被他在心中唾弃过无数遍也在意过无数次的波点裤也已经扒了他的白西装将他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正当一个火热的吻要压下来之时,k3眼疾手快地捂住了k1的嘴,呲着牙恶狠狠地说[我需要一个解释!]


[什么解释?]k1撇过头躲开了k3的手。[我们结婚了,有什么疑问吗?]


[别!装!傻!]k3猛然翻身把k1压在身下,抬手揪住对方的脸颊肉使劲往两边拉。[这都是计划好的吧?!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那个Annie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心我告你谋杀亲夫!]k1吃痛地拉住k3的手,看着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满意的点点头。[就像你看到的,骗婚咯?]


[为什么其他人都知道?]


[老七和老八做的请帖上注明了不能让本人知道。]


[谁计划的?!]


[老七。]


[西装怎么回事?!]


[老二和小可爱特别给我俩订制的。]


[Ainne呢?]


[一个高级造型师,k5介绍的,顺便当诱饵。]



……敢情自己就是上钩的那条鱼。



[看我吃干醋挺好玩是吧波点裤?!]知道了所有内幕的k3似乎放下了心中的巨石,但随之而来的便是以为自己失恋那段时间的苦闷和委屈在此时一起涌上心头。[亏小爷我……还准备忘了你……]



[你敢!]k1闻言撑起身瞪着k3,在看到对方湿润的眼睛后顿时放软了语气,还带些手足无措。[……唔,老七说不能说出去,这是一个惊喜,我希望你能喜欢……如果让你伤心了……恩,抱歉……]


k1的道歉虽然别扭但足够驱走k3所有的阴霾,让他心底一片柔软和温暖。他低着头,凝视着那个指环不想移开视线,缓缓的放松了身子将额头靠在了k1的肩上,浅浅呼吸着。


k1调整好了姿势,轻轻环抱着怀里的另一半,今日与他完成了结婚誓言的另一半,他想真正珍惜的另一半。


[波点裤你个混蛋……]小声。


[怎么又成混蛋了?]心塞塞。


[我应该让你多做点俯卧撑的!]


[如果结局依旧是这样,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做了吧。]


k3好气又好笑地抬起脸,抵着k1的额头,与他相视一笑。




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幸福的吻。




END.



哦凑那么久没写简直ooc了……qwqq

评论(36)
热度(135)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