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酒肉穿肠过·章二』【策丐|剑三|欢脱HE】

章二


尹未央与郭雨尘背着布包运起气终于是飞到了分舵的前堂。几个熟识的丐帮弟子见两人的狼狈样都忍不住偷笑,缺根筋的直接放声大笑起来。



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倒霉催的娃碰到了哪个棘手的天策。



尹未央丢下布包,直接找了处阴凉席地而坐,恢复体力。而郭雨尘心爱的酒壶丢了,抱着亲亲师弟嚎啕大哭,把拦截他们的那个天策的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遍,骂渴了便抢过尹未央的酒壶灌上几口才消了气。



“哟,这不是雨尘和未央吗?怎么,遇到小狗狗啦?”一个黑发及肩的丐帮拎着酒壶慢悠悠地朝他们走来,朱红如同牡丹绽放在他裸露的左肩,一点一点向下延伸沉淀,夹杂着丝丝如幽火的灰黑消失在手臂的绷带处。云幕遮下方的灵动眉眼被午后安然浅阳柔和些许,晕出一抹浅笑。


“还是一只很犀利的狼狗呐。”刚刚被郭雨尘上下其手当作手绢擦鼻涕眼泪的尹未央终于说话了,嫌弃地推开雨尘师兄的头,“林语师兄,不是守在君山么,怎么有时间来分舵了?”



“这不是大师姐差遣我来跑跑腿嘛。”郭林语用手指擦擦鼻子,看着两人灰头土脸的模样笑出声,“你们莫非是第一次去摆摊?”



“得,别说了,一提到这事爷就心塞。”掠夺完尹未央所有酒的郭雨尘愁眉苦脸地盘腿坐在地上,耸拉着头,“那天策可不是什么好惹的祸,爷的酒壶都被他一枪给挑了,烦着呢。”



“这里武功排的上号的大概就是天策府派来的护城军统领李凌风了,你不会倒霉遇到他了吧?”



“谁知道这几天没上高香惹到哪路神明了。”郭雨尘没好气地撇撇嘴角,双手将身子撑了起来,仰天长叹。



郭林语咧开嘴呵呵笑着,抬手揉乱了身旁尹未央乖顺的头毛。



拉了几句日常,任务在身的郭林语便一个大轻功飞走了,只留依旧郁闷的郭雨尘和小憩的尹未央坐在墙边阴凉处纳凉。郭雨尘捧着师弟的酒壶却还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原因倒不是在葫芦上。



而在酒。



就昨日正午,郭雨尘在城外树林里游手好闲没事儿干的时候,恰巧碰上山贼劫货,就出手解决了几个小毛贼,救下了那辆马车。后来才知这是长安酒坊千羽亭的一辆送货车,车主为答谢郭雨尘,便赠予他两坛名为醉桃花的酒。


嗜酒如命的丐帮弟子当然来者不拒,不要白不要。他与马车告别后在小溪边取了一坛打开便喝,细细一品,香醇的酒气弥漫周身,唇齿留香间还有淡淡的桃花香味,回味无穷。



平时酒量自知不错的郭雨尘在豪饮三口后竟有晕旋之意,眼角都微微泛着红。好似不是醉倒,而是因那桃花香所致。



这醉桃花,半坛便放倒了自称千杯不醉的郭雨尘。



当真是好酒。



干完了第一坛,第二坛郭雨尘可就舍不得了,装在自己专属的酒葫芦里酒瘾上来时小啜一口算是满足。



而那酒葫芦的下场,自是不提。



“我的醉桃花啊啊啊……呜呜呜……”郭雨尘哭吸吸地拉着尹未央的衣摆,想起剩的大半壶美酒就这么丢了,嚎得天昏地暗。“从今以后我与天策狗势不两立!”


“是是是……”正一步步艰难地走向自己舍宿的尹未央,小身板上松松垮垮的衣服都快被自家师兄拉变形了,顿时有些无奈,“想喝酒不容易?做点日常赚点钱再去买不就得了?”


“说是这样……”郭雨尘撇撇嘴。如此好酒入肚,口齿间都已记住那清甜,那普通的酒又如何能入了他的眼?



真真是把嘴养刁了。



“我已经对其它酒没兴趣了。”



“……那你去那千羽亭去求咯?”


“这么好的酒……应该会很贵吧?!小爷我可等不起!”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尹未央翻了个白眼,即使他性子不怎么活泼,但还是被他这个话唠师兄惹得心烦。



“诶……对了!”郭雨尘似乎想起什么,眼睛灿灿发亮,尹未央却背脊一寒,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的预感。“我可以去拿一坛嘛,反正有那么多……”



咦等等……拿?



“喂喂,师兄你不会……”



“很好,我明日踩好了点便去!”郭雨尘兴致勃勃,没有听到尹未央的话,自顾自地放开了他的衣摆,心情颇好地运起轻功向自家飞去。




留下一副大事不好脸的小师弟。



如果是他所想的那样……



尹未央谈了口气摇摇头,希望他那个笨蛋师兄能全身而退吧。





骑马回府的李凌风还未脱去外面的布甲便被一团柔软抱住了腰。



他踉踉跄跄地后退一步稳住身形,将手中沾土的酒壶放在了桌上,摸了摸怀中小包子的头,恰如寒潭的眼中含笑。“歆儿,不可胡闹。”



李歆儿在师兄怀里蹭了又蹭,方才抬起头调皮地朝师兄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放了手。刚刚跟师姐习完枪法的她还没有脱去习武袍,头顶两根红羽毛随着她的头摇来晃去,甚是可爱。



“哟,师兄你执行公务还带回来什么玩意儿?”李歆儿睁着水亮的大眼睛,发现了漆木桌上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酒葫芦。



“那是……一个丐帮的。”李凌风没有阻止,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心中却随着师妹的动作忆起那个摆摊丐帮流里流气的痞子样儿。“是因为摆摊……”



“不交税!”李歆儿立刻接嘴道,随即呵呵直笑,这句都快让她耳朵起茧了。她这师兄十分尽职尽责,还有些铁面无私的感觉,而且总板个脸看起来冷冰冰的叫人不敢亲近,但其实个很细心的人,只是不怎么爱笑。


师兄笑起来,那才叫英俊爽朗呐。


在心里坏笑乱想的小师妹打开了那酒葫芦,熟悉的香味瞬间弥漫开来,讶然道。“这不是醉桃花么?那丐帮喝的起?”


“不知。”李凌风怔愣片刻,将酒壶接过塞好,“这还需下次当面问他。”


“咦?一个摆摊的师兄你感兴趣?”李歆儿似乎发现什么新奇事般眨眨眼盯着师兄嘴角的弧度。


“身手……”李凌风淡淡一笑,回想起对方发招的狠劲儿,倒有些战意未酣的意犹未尽,“还算不错。”


奇怪啊奇怪……


“……”李歆儿疑惑地吧唧吧唧嘴,只是吐了吐舌不知在想什么,最后摆出一副讨好的笑脸道,“师兄啊,明日不归你值日吧?”


看到师妹的惯用技巧,李凌风知道她又有什么事有求于他了,所以挑了挑眉道。“怎么?”


“嘿嘿,”李歆儿眨眨眼,“刚刚闻醉桃花那味儿,我想吃千羽亭的荷花凉糕啦……”


“……”


“我这几天都很努力地跟师姐学怎么骑马踩人哦!”


“……罢了,带你逛逛也好。”



“耶!师兄英明!”


李凌风无可奈何地按按眉头,嘴角笑容却未消。


TBC.


—————————————————


我争取五章内搞完!qwqqqq

评论(8)
热度(52)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