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粘着系波点十五年的纠缠不休』【K13|一看标题就知道LO主要写什么系列】

[Cp:K13]

 

 

BGM: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

 

 

●◎没错我来虐了我第一次的虐给了K13。捂脸。

 

●◎一看题目就知道LO主要写什么系列

 

●◎没关系要撕逼的看完文LO主自动躺床任君撕_(:з)∠)_

 

 

<<< 

 

【第一年】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

 

刚起床的K1将一沓信纸摆在已经蒙尘的写作台上,旁边摆着从K7那里借来的中性笔。乱糟糟的头发,布满血丝的眼球以及眼下的黑色给他增添了一丝颓废的气息。

电水壶咔的一声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突兀,墙上相框里那抹灰蓝色的笑脸被氤氲的蒸汽熏得模糊不清。K1转身穿好了外套,把泡面泡上,娴熟地用一个盘子盖住了碗口,将泡面碗颤巍巍地端到了写字台上。碗底出现的水渍晕染了中性笔的笔迹上。

趁着泡面还未泡好的空档,K1将地上散落的信纸一张一张摞在一起,敲击地板的声响跟凌晨三点的相同声音重叠。他粗略地数了数信纸张数,又把一旁柜子里一大叠信封和邮票搜了出来,全部摆放在地板上。

K1因为睡眠不足而有些失焦的双眼此时盈满了俏皮的笑,拿起一张邮票放在嘴角舔了舔,然后狠狠地用手指摁在了信封的右上角,抬笔在上边一笔一画地写着。

 

【给Karry-3的情书。】

 

就这样带着我的唾液,啊不对,是心,向你而去吧。老三。

 

 

【第二年】

 

第二年是不顾一切的,到了家里着火都没注意到的地步。

 

K1的房间着火了,原因是电灯的电源老化。

K7和K5将K1救出房间的时候,站在冰箱顶上的K6差点破功。K1全身上下就只剩牛仔服的领口,以及右手被熏黑的中性笔,还有左手没有写完的情书,已经被烧了一半。

[大哥怎么这么不小心?]K9担心地看着K5勾着自己的衣服,K4拿着医疗箱围着烧成碳的K1团团转,K6冷着脸捧着湿毛巾在一旁待命。

[不就是给老三写信太入神了嘛。]K1接过湿毛巾把脸上的黑色擦掉,也正好掩盖了脸颊上淡淡的粉色,以及微微露出的小虎牙。[下次会注意的。]

 

写情书这种事,要是说出去,准会被红毛衣笑死啊。老三。

 

 

【第三年】

 

第三年已经得心应手了,达到了文学的领域。

 

[比以前的狗爬字好了不少。]K7撑在自己的写字台上,转着笔百无聊赖地翻看K1新写的信,作为K1写作的导师,他可是被波点老大寓意不明的外星球文字折腾的够呛。虽然说现在好了很多,但语气里的嫌弃依旧从K1左边的耳朵钻进,然后又从右边的耳朵钻出。

他伏在一旁凝视着自己移动的笔尖绽放的唯美字句,满意地弯起嘴角落了款。伸手搭上K7的肩膀热络地叫道[谢了老七,晚上我请你吃饭啊。]

K7突然转头淡淡皱眉望向K1的笑脸,墨色的眸子明明灭灭看不出情绪。最后恢复一片澄澈,不着痕迹地挥开K1的手臂。

[算了,我可不想吃红烧牛肉味的泡面。]K7站起身抬抬下巴示意K1打开电脑。[你写的那些在博客里点击率还是挺高的,看看吧。]

K1挑挑眉打开一直由K7帮他管理的博客页面,关注他的人数让他自己都吃惊。

 

没想到我写给你的情书很多人都喜欢啊。老三。

 

 

【第四年】

 

第四年向杂志投了稿,已经发展成社会问题了。

 

K1挂断了电话,正好隔离了老板挽留的请求。然后戴上黑框眼镜仔细阅读书社编辑给自己发来的出书协议。

 

我给你写的情书,马上就要出书了呢。老三。

 

 

【第五年】

 

第五年已经是职业诗人,在年轻女性中特别受欢迎。

 

K1看着长长的队伍从自己所坐签字台一直排到了会场门口,然后又扭头看了看脚边铺了一地的新书,蓝莓色和薄荷绿交汇在小小的书面上,被白色的顶灯闪烁地微微发亮。心中暴躁地抬头剐了一眼头顶上的横幅,愤恨自己为何要自找麻烦。

【著名职业诗人波点裤首次携带新诗集《给你的十三篇情书》签售!】

无奈地收回目光,提着笔在递过来的书页上行云流水地签上了波点裤三个字,甩了甩酸痛的手腕,抬首礼貌性地朝对面羞涩的女孩微微一笑,将书递了回去。

垂眼正好可以看到桌面上摆放的样书,浅浅的薄荷绿就像一阵清风吹拂到了心中,K1的食指轻轻地描绘着书面上的轮廓,眼底无限的眷恋在刘海阴影的掩饰下全部倾泻而出。

——那人笑得没心没肺,甩出一叠钞票硬生生地砸在他的脸上。那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泪从眼角滑落。那人红着脸手足无措,最后凑过去轻轻地在他的上唇咬了一口。

这些画面,最终是融化在了那片绿色中。

K1压下烦躁轻笑一声,拿起笔继续工作。

 

谁都没有你好看,我可是一心一意的哦。老三。

 

 

【第六年】

 

第六年身体坏掉了,诗已经超过两千首。

 

[K1,张嘴。]K4平静地举着勺子,另一只手端着一碗药,望向K1的眼神里都是不可抗拒的光。僵持了几秒,因为手臂骨折没有办法推开药碗的K1只好屈服于命运,屏住呼吸一口全干。

[小可爱,糖。]K1病怏怏地躺在床上,装作虚弱般半阖着眼张了张嘴。

床边看不下去的K8剥开一颗薄荷糖塞进了K1的嘴里。

[怎么?]收拾好空碗的K4对上了K1略期待的眼神,叹了口气。[还要写?]

K1认真地点点头,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支起身体,K8见状好心地在他背后放上了一个贴满符咒的抱枕。K4转身深深吸了一口气,却没有叹出。K1接过K4递来的纸笔,架起腿继续旁若无人地写作。K4拉走旁边布阵的K8,在门关上之前探出头轻声提示道。

[十一点之前必须睡觉。]

[知道了,小可爱。]

 

这一年我总是生病,总是弄伤自己,难道是被你感染了吗。老三。

 

 

【第七年】

 

第七年痊愈了,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老二手织红毛衣的毛线团呢,还是老六坐在冰箱顶上睥睨世界的日记念想呢。

 

 

【第八年】

 

第八年也没变,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老七苦心钻研的天利三十八套呢,还是老五超级手速测试器的成果呢。

 

 

【第九年】

 

第九年遭遇事故,好像脑袋被很厉害的撞到了。

 

好疼…..啊。

K1困难地睁开了眼睛,白花花的天花板在眼前就像隔了一层毛玻璃似的,不甚清晰。连带着心也朦朦胧胧的,脑子空空荡荡的,好像什么也没有。

轻轻动了动手,瞬间从四肢八骸传来的刺痛感还有略微的钝痛交织在一起,不断侵蚀着撕咬着K1微弱的神经。

耳边立刻传来了也许陌生也许熟悉的欢呼声,K1努力侧过头,半眯着眼看着从病房门口一个个冲进来到自己床边嘘寒问暖的人,略微皱起了眉头,越来越多的疑惑充斥了胸口。

蓝色的,白色的,红色的……好像,都不是。

他抿了一口一个人递来的水润了润喉咙,眨了眨眼,那几人的面孔才清楚起来。

这些面孔慢慢地重叠起来,最后在漂浮成碎片的记忆中组成了一个熟悉却怎么也叫不出名字的身影。

[你们,是谁…..?]K1咽了下口水,最终是问出了这句。

原本嘈杂的病房突然就沉默下来。

K1睁着眼睛一个个掠过了那一双双惊诧的目光,落在了雪白床头柜上的一个信封上,心中泛起点点涟漪。

 

自己,似乎喜欢着一个人…..?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记忆也还没有恢复。

 

K1出院后在兄弟的帮助下又重新认识了他们。然后继续写着情书,他不知道要写给谁,但是他明白这些情书送达的终点站是他喜欢的人。

 

他们说,那个人叫K3。

 

可是,却一直没有回音。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记忆还是没有恢复。

 

我还是,还是喜欢着你,除此之外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K1写下最后一个句号,瞥了一眼占据了一张信纸的文字,坐在窗台前望着大门口的信箱发呆。

 

 

【第十四年】

 

第十四年也还没有恢复,每天都很害怕很不安。

 

K1带着一身酒味闯进了房间里,紊乱着步子倒在了铺满了信纸的床上。酒气上涌的刺激让K1清醒了一些,坐起身甩了甩头却感觉更加晕眩。轻轻按了按鼻梁,K1随手捡起一张发皱的白纸,扶着额角颤抖着唇轻声读着,上面每个字充满了自己内心的思念还有想知道真相的迫切,但却一次又一次地被喜欢的人忽视。

不安,害怕,疑惑,想念。

已经快要把自己逼疯了。

哪怕只是看你一眼也好啊。

哪怕只是听到我的一句话也好啊。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K3,为什么不给我回答呢。

一种莫名的悲伤仿佛从心底一点一点地蔓延,像一双手轻柔地覆盖住了K1的充满着灰蒙的眸子。

最后划过脸颊。

 

 

【第十五年】

 

第十五年记忆恢复了,想起一切后哭了出来。

 

K1沉默地站在一方坟墓前,颤巍巍地伸出手指就像划过诗集上的轮廓一样,划过墓碑上黑色的刻痕。

大理石冰凉的表面透过微热的肌肤,K1却感觉刺骨的冰冷缠绕上他的神经,就好像被推入了无尽的深海,浅蓝色,湛蓝色,过渡到深蓝,最后便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扼住了他的咽喉,令他窒息,甚至说不出话来。

原来。

十五年前你就已经死去。

K1自嘲般笑着,不断抖擞的肩膀仿佛是来自海洋最深处的绝望。

 

墓碑前堆放着K1还未装进信封的情书,绚烂的火花点燃了这一切,上面包含着最深思念的文字还未尽到自己的职责便化作飞灰,消散在被火灼热的空气中。

而那份沉甸甸的爱。被墓园里的微风轻轻地托起,传达到那天空最远最高处的天堂。

 

 

但是,我喜欢你这件事,却没有戛然而止。

 

 

 有一个人一直是十五年前的装扮,但愿意叫他波点裤的人却永远地沉睡。

 

 

 

所以那个人十五年后,在喜欢的人的墓前,哭得像个孩子。

 

 

 

FIN。

评论(34)
热度(62)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