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天后再见。

枔樂

与九个逗比共度青春之塔罗诅咒事件

Ⅵ.
围在镜子前的几个,无视了门前k8的抵抗,依旧聚精会神地关注镜子里的情况。

关注着作死的老三被单方面调戏的模样,全神贯注。

而镜子背后的k1并没有在意因为捏爆杯子而被玻璃割伤的手,只是动脚将地上的碎片扫开,抬眼向对面拿着塔罗牌努力降低存在感的k7投去一个眼神,蕴藏着狠戾。

他现在很不爽!

[我打扰一下,]被k1的低气压感染的k7尴尬地清清嗓子,[三哥并不是你们那边的人,他属于这里。如果你知道方法,请说出来好么?]

[啊,可我真的舍不得小三呢,]镜k1望着k3一脸三观尽毁的样子,噗哧笑出了声,爱怜地摸摸他的头,压低了身子,轻声道[不过呢,如果我能亲小三一下,我就说。]

哈!?k3闻言瞪大双眼,只觉得难以置信。见镜k1的脸越来越近,才晓得挣扎起来。

[我去你发什么神经!]k3连忙抬手拦住镜k1的主动进攻,一边大声嚷嚷,一边手忙脚乱地想要挣脱。

妈蛋,力气怎么跟波点裤一样大!镜像不应该都是反的吗!

[呜哇,三哥贞操不保啊……]k9皱着脸十分主动乖巧地遮住眼睛,却食指大张,露出一条缝。

[小九……]k5抽搐着嘴角,兵长脸隐隐有出现的痕迹。但望向镜子的眼神夹杂着满满的忧虑。

k8依然被k2压制着不能动,满脑子都是如何拿到符咒或者魔法棒惩戒这个暴徒。

救三哥什么的,完全忘了好嘛。

k4,k6还有k7几个还能帮上忙的站在镜子前,目光不断在镜中的混乱和k1的脸色之间穿梭。k4为k3捏了一把冷汗。

当汉堡包的感觉真不好,而且当的还是青菜。

[你不愿意吗小三?]镜k1见k3的反应如此激烈,于是停了下来,眼中盈满了委屈,嘟着嘴的样子让k3联想到了大型哈士奇。

要不是眼前这个做着类似撒娇动作的人穿着波点裤,他绝对不会承这个人是k1的镜像!

[我我我警告你啊,别发神经!]k3在心里痛骂自己没出息,干嘛要结巴![识相的就赶快说出方法!不然我们来大战三百回合!波……]

k3猛然噤声,堪堪将视线转向一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哦。]镜k1突然放低了声音,悦耳的低音晕染着蛊惑的味道,脸上的表情也恢复平静,有些让人琢磨不透[那……不出去,也见不到外面那个“我”……也可以咯?]

什么?k3怔住,愣愣地望着镜k1面无表情的脸。一瞬间,他竟然感觉k1就站在自己面前,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盯着他,让他动弹不得,好像双手双脚被禁锢,无法逃离。

[呵。]镜k1嘴角溢出一抹轻笑,紧了紧箍住k3的手,慢慢倾上身,眼睛暧昧地划过k3紧抿的双唇。[你分不清的。]

五厘米。

我分不清?我分不清谁?是镜k1和波点裤,还是我自己和镜k3?

四厘米。

这个温暖的怀抱,不应该是我梦寐以求的温度么?那这种陌生感,又是什么?

三厘米。

.......不对!虽然他们有同样的外貌,声音,但是,他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他不是k1!

二厘米。

k3你给我醒过来!思春思久了太饥渴了吗你!这不是k1,给我认清楚!

一厘米。

……小爷我特么喜欢的是那个混蛋波点裤啊!

在镜k1就快要触到k3的嘴唇时,k3如梦初醒,伸手用最大的的力气向镜k1的肩膀推去。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的围观群众还沉浸在“三哥要被波点老大的镜像强吻”这样的崩坏之中,镜子却突然被人大力地翻过。

镜子转动的缝隙间,k4看到k1垂下的眼,泛着如野兽般残忍的光,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

[喂……k1你冷静点。]k4皱着眉刚想站起来,却被k1打断。

[小可爱,你不用管。]k1扶住转过来的镜面,瞥了一眼那头因为镜k1的突然消失而有些发呆的k3,向对面的k7伸出手。[老七,把【月亮】那张给我。]

[站在镜子前捡到这张牌时,就进去了,是吧。]k1用受伤的那只手接过,向k3摇了摇。殷红的血在牌面上画出诡异的花纹。

[是啊……那啥,你的手在流血。]反应过来的k3隔着镜面凝视着刚才闹剧的本尊正在流血的手,莫名有些心虚。

[呵。]而k1却没有在意,缓慢地逼近镜面,嘲讽之意在话语间透露[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去隐瞒这么简单的办法,动机很不纯啊。]

[…… 啊?]k3指了指自己,无辜地望向k1。诶等等,他可是受害者喂受害者!躺着也中枪简直不能更冤!

k6面瘫着脸歪歪头,他怎么感觉老大不像是在说三哥的样子。

k1转过身走到k8床上被世人遗忘许久依然处于掉线状态的镜k3身边。而镜子没有了遮挡,自然也就映出了床上的镜k3,k3则在镜子里也跟对方一样躺在床上闭着眼,不明情况。

[既然是拿着这张牌,照着镜子进去的,那么,]k1将手中的牌倒了个位,按在镜k3的身上,回头满意的看到镜子将这个画面全部容纳。[再将这张牌换个方向再做一次就行了。]

镜k3身上被k1故意倒放的塔罗牌——正位【月亮】此时散发出如月亮般皎洁而柔和的光,覆盖住了镜k3的全身。

而镜子里的k3眼前的黑暗,也闪过当初进来时那道耀眼白光。于是他在心里大喊坑爹。

我勒个去!原来这么简单就能回去了啊!咦等等,k1是怎么知道的……

[唉,还是被发觉了啊。]

这谁的声音?混沌中k3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不自在地动了动。

[结果最后你还是要回去了啊小三……]

啊又是那个镜k1啊简直神烦……!

[好吧,就当做你陪我玩了那么长的时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做送别礼吧。]

……原来这么久自己是被玩了吗混蛋!

[我其实……非常讨厌你哦小三。]

啊?

白光变得越加耀眼,k3紧紧地闭着眼睛,镜k1的话在他脑袋里盘旋,有些不知所措。

……

不知过了多久。

身下柔软的布料触觉让k3心中一颤,连忙伸手摸了摸。

这种触觉,是真实的。

眼前的混沌变得清明,k3迫不及待睁开了眼。

真正的k1站在他旁边,眼里是他熟悉的光点。

不同于镜k1的温柔与戏谑,是一直和他合不来的波点老大。

他回来了,这个真实的世界。







评论(18)
热度(43)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