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与九个逗比共度青春之塔罗诅咒事件

Ⅱ.
谁来告诉我刚刚都发生了什么!

k3震惊地望着眼前的景象,有些趋于石化。

[小三,快来吃饭,等你好久了。]

[啧,慢死了。]

波点老大你是变性了么这么温柔的语调是闹哪样,还有老四你这么霸气侧露哦漏我怎么不知道。

k3还以为自己的脸盲又犯了,但是确认了几次,发现那个温柔地不像话的男人,确实是穿着波点裤的k1。

[波点裤你没事吧!我记得饭里没毒啊!]惊恐的k3又后退几步,每次他作死提起k1的底线时都会下意识的后退,尽量减小被人道毁灭的几率。

[我没有事啊。]k1笑着向他招招手,对于k3的作死完全没有反应。[菜都要凉了。]

……才怪。

似乎预见到这是暴风雨的前兆,k3眼一闭心一横,向饭桌走去。突然手臂被使力一拉,k3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窝进了k1的怀中。

什……什么情况。k3的大脑有些当机。

[看来那家伙成功了啊。]k4的声音从耳边传来,k3愣愣地朝他那里望去,理因温柔的人现在却多了一股霸气。

[什么意思?]

[这里可是镜中世界,和现实都是反的啦。]k2在旁边好心地提醒道,纯真的语调让k3有些怀念腹黑的那款了。

[所以说,我现在……]

[在镜子里啊!]接话的k6笑眼弯弯,吓得k3差点从k1怀里摔下去。

面瘫晚期的老六都这样了,那小透明的小九……

k3僵硬地扭过脖子,咽了咽口水。

果然,他看到了一个格外清楚的k9,红白条纹格外显眼。

他信了。

k1轻轻地蹭了蹭怀中已经石化的k3,拥得更紧。

X

k神们都发觉k3叫过k8后有些怪怪的。

却不知道是哪里怪。

[诶,你们吃饭啊,干嘛都看着我。浪费食物可不好。]

[三哥不应该说你们随便吃,不好吃小爷我再买嘛?]必须出手阔绰才对啊。

[呃……]k7也有些奇怪,但现在事情有些突然,转半天脑子恐怕也得不出结论,索性闭嘴吃饭,以学神的智商计算着时机。

[老大你们慢慢吃,我先下桌啦。]k3细心地收起碗筷,在其他人疑惑的眼光下离位,走向厨房。

[老五,你掐我一下。]k6面瘫脸有破碎的现象,[老三不应该作死吗?]

记忆中k3不是应该潇洒地把碗筷弃之一旁然后自动开启嘲讽技能顺便提起波点裤然后再被老大瞪回去吗!这种展开不科学啊!

[恩……大概是今天知道心疼自己了?]k5也同样迷茫。

k1咀嚼着米饭,皱着眉望向k3离去的背影。

接下来的几天,众人开始惊奇k3的大改变。

说话彬彬有礼,举止简直从土豪转变成高富帅。也很少炫富,用钞票拍人脸的举动也没有了,最重要的是——

k3竟然不跟波点老大对吵了!就算k1主动挑衅拐k4也只是淡漠一笑!

真是少了一大人生乐趣好吗!

而且平时走得很近的k4也很少搭理,其他几个k遇到了充其量打个招呼。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平时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的土豪k3突然就成了冰山冷都男,再配上雄厚的资产,简直是冰山总裁爱上我的调调。

妥妥的。

[喂,我说k3,你最近……受了什么打击?]k5瞅到时机,凑上前去问正在看书的k3。

啧啧啧,这么高雅的兴趣k3以前怎么没有。

哦对了,闲时间都去想着怎么呛老大了。

[没有啊,只是想对自己改造一下试试看。]k3难得有这般安静的时候。

[哦,那老大刚刚又把k4拐走了,似乎是要说什么事情。]

[与我何干。]

……果然是受了什么打击吧?

k5其实注意到了一点点东西,虽然现在k3对老大收敛了很多,但是他眼中,明明是满满的厌恶。

这是以前的k3,不曾有过的。

见套不出话来,k5也没有过多停留。看着缓缓关上的门,k3突然翻开了身旁倒下的小镜子。

只见镜中有个同样的k3,正在愤怒地敲着镜面。

[靠!赶紧把小爷我放出来!]不然分分钟甩你一脸钞票,再加上限量版ipad!

[我们都是k3,谁在里谁在外不都是一样的么?]镜k3慵懒地放下书,揉揉眼睛。

[这里不是我的世界!]

[温柔得要死的波点老大,你很喜欢吧?]镜k3突然转移了话题,直直地盯着k3有些慌乱的眸子。[都说了我是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事。但毕竟我们是相反的。]

[……你想说什么。]k3咬紧下唇,面色有些发白。

[我待他虽然很好,也没有骂过他,但心里却是很讨厌的。那么相反,什么都和他作对的你……]

[闭嘴!快跟我换回来!]k3还在叫嚣着,镜k3却抬手将镜子一扣,镜中世界和现实世界的通道便关闭了。

[镜中世界可是很好玩的,慢慢享受吧。]镜k3嘴角勾起坏笑,拿起书靠在墙上继续翻阅。

评论(18)
热度(45)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