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 债 还 文 天 经 地 义,
日 常 爬 墙 于 情 合 理。

关于

『异能事故真是个好东西呢·下』【all敦|Dead Apple衍生梗|沙雕日常】

肝完啦......但是已经到了芥川生日的日子呢,呜呜呜。


—— —— ——


03.

 

芥川龙之介作为在龙的吐息中成功夺回自己异能的少数人之一,现在看来并不是一件好事。

 

罗生门本就是生性较为暴烈残忍的异能,想要驯化压制其中花费的精力可想而知,如今又因为与主体剥离过一段时间,芥川只觉得自己的外套愈来愈躁动不安,常常失控地伸出利刃怼天怼地,导致他的办公室成功缩短使用寿命,等待着装修队来复活。

 

以防万一伤害同胞,无奈之下只好先离开了黑手党大楼,本想寻一处僻静的地方能够消磨时间,却在目的地的附近看到了两个他并不想打招呼的熟人。


 

直到巡视的目光接触到那对立在白发上显眼的虎耳朵,扑棱扑棱的。


 

浅淡的眉毛以微小得不易让人察觉的幅度向上挑起,连带着原本躁动不安的罗生门也从背后探出一个小怪兽头出来。

 

“太宰先生……人虎?”

 

“哦,是芥川啊,看起来也处于异能事故中呢,”太宰治抹掉眼角笑出的湿润,直起身淡淡地半阖着眼,瞥过对方躁动的黑色外套,“这么久了依然没有长进啊。”

 

“人虎应该也与在下彼此彼此吧,用这样一副软弱的面孔招摇过市?”芥川龙之介眼中的嫌弃如同根根尖刺戳在中岛敦的身上,似乎还往上移动了一点,但并没有持续多久便移开了视线,只有背后的罗生门给了对方一个狰狞的笑容。

 

中岛敦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要冲动换成虎耳了,毕竟那双虎爪的攻击力还是很高的,可以把芥川那副令人厌恶的嘴脸揍成表情包。

 

芥川龙之介也并不准备多待,正准备转身离开另寻僻静之地时,从背后传来一股拉力,硬生生地停住了他的脚步,随之而来的还有人虎的惨叫。




 

“哇——啊——疼疼疼……芥川!管好你的异能啊!”




 

惊讶地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便是哇哇乱叫的人虎以及他头上死死咬住虎耳朵的罗生门。芥川龙之介像是被踩到不知从某处伸出来的尾巴般,整个人惊得一颤。

 

“啧……罗生门!给我回来!”顶着对面太宰治脸上的仿佛窥视到真相又欠揍的暧昧笑容,芥川只感觉丢脸到无以复加,最终化成恼羞成怒的命令。

 

“哇啊!轻、轻、轻、轻一点!很痛的!”可怜的中岛敦拽着耳朵被扯成了陀螺。

 

“芥——川——君——”太宰治笑眯眯将手拢成喇叭状,“异能就算是失常也会服从主人的意图的,不要害羞嘛,坦然一点,喜欢毛绒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喔——”


 

“在下不是!在下没有!”表情空白的芥川立刻义正言辞地否定了。


 

一时间他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徒劳地加重命令,但背后又冒出来一条黑黢黢的布刃,露出罗生门委屈的脸。


 

然后拉扯虎耳朵的力量又加大了。


 

“哇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过去还不行吗——”耳朵与头皮连接处被拉扯地生疼,中岛敦终于忍无可忍,只能破罐子破摔直接朝着力道方向全力走去。

 

直到头顶撞到了芥川龙之介的肩膀,疼痛便停止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一般。

 

芥川正好与抬起头的中岛敦对上了视线,头顶叼着虎耳朵心满意足的罗生门欢快的扭动着,力道适中,动作轻柔,与方才粗暴的拉扯简直判若两门。

 

感受到这种毛骨悚然又异常舒适的触感,中岛敦的表情一时间一言难尽,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导师的喊话:“……芥川,喜欢毛绒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喔——”

 

芥川用力地撇过头,隐过一边红透的耳尖,只想着务必要与自己的异能好好谈谈了:“闭嘴人虎,都说了在下没有!”

 

“其实你想摸,我直接给你摸就是了——”

 

“你在嘲笑我吗!?”

 

“不要害羞啊,虽然给你摸又不会掉块肉,但我的牺牲还是很大的——”

 

“中岛敦!”



 

正当一场大战爆发在即,太宰治适时插入进来,一手抓住还在咬耳朵的罗生门,一手摸上了中岛敦的头顶:“好了停战——”

 

芥川此时才惊醒般发觉自己与人虎由于拌嘴而越来越近的距离,立刻像是不小心接触了脏污之物般猛地后退:“太宰先生,请不要干扰在下,今日在下一定要将这狂妄的人虎碎尸万段!”

 

但太宰治像是快大难临头的模样推攘着中岛敦的肩膀准备离开,敷衍地答应道:“任何时候把战帖送到侦探社都欢迎,不过不是现在。”



 

“——比起约架,芥川你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掉比较好哦。”



 

此时被提醒的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才听见远处穿来的,由远及近的轰鸣声——就像是发动机燃烧转动,激烈的气体碰撞金属的声音。



 

“啊,糟糕,走不掉了。”太宰治头痛地喃喃着,揉揉太阳穴。



 

失算了,是重型机车,不是跑车。

 

 

 

 

04.

 

当重型机车以技巧性极高的漂移稳稳当当地停在中岛敦面前,巨大的轰鸣声合奏的层层音浪震得耳膜发疼时,他才由衷地佩服着太宰治的深谋远虑。

 

若是换做灵敏的虎耳,应该会受不了被改造机车所发出的声音,太宰先生真是太厉害了。

 

小老虎这么欣慰地想着,摇了摇尾巴。

 



摇了摇……



 

尾巴……。



 

中岛敦:“……。”



 

太宰先生,真是,太、厉、害、了、呢。



 

“哟芥川,刚刚打电话你没接,手机坏了?”中原中也由于骑机车的缘故没有披平时的黑色风衣,只穿了一身干练的短款西装,待他潇洒地侧翻身跨下机车座位时才扭过头不情不愿地跟太宰治抬抬下巴当是打了声招呼。“啧,怎么到哪儿都能看到你。”

 

然后又将视线移到对方身后了想要努力藏起毛绒尾巴的中岛敦,轻笑道:“呵……还带了个小尾巴?”

 

“我更烦恼好吗,好不容易找到的自杀地点都被蛞蝓的味道熏臭了——”太宰治夸张地捏住鼻子吐出舌头,一副显然快要被晕倒的绝望感演示地惟妙惟肖,连司空见惯的芥川都想要为自己的前导师鼓鼓掌。

 

“混蛋太宰你——”

 

刚想冲上去用拳头讲道理的中原中也像是被按了暂停键般,在太宰治面前只剩一步的距离定住了脚步,对面的芥川也微微瞪大了眼,然后被噎住似的咳了几声。

 

太宰治抓准机会刚想接着前言继续嘲讽,却见中原中也缓缓抬起左手,一条毛茸茸的虎尾巴缠绕在挽起袖子的半截手臂上面。片刻,嚣张又得意的笑容浮现在那个可恶小矮人的脸上。


 

“哦呀,看起来,你的小老虎似乎很喜欢我?”


 

“诶!”原本静止还不在状态的中岛敦慌忙地扭头去看身后,又扭回来看了看缠在手臂上那条黑白相间的不明物体,最终只能掩面接受自己的尾巴有意识地缠住中原先生手臂这样羞耻的事实。“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因为异能事故我没有办法控制老虎的部分,所以——”

 

“哦,没事,我觉得手感挺好的。”之前仅仅只是听说过闻名黑手党界的七十亿白虎之名,却从未正面对峙过,如今却发觉两次拯救横滨的少年竟如此腼腆青涩,简直与残暴的凶兽异能大相径庭,饶是中原中也也乍然间起了浓厚的兴趣。行动比言语更为地直接越过面前的太宰治,收着手臂连带虎尾巴的主人一起扯了出来。

 

以一种仿佛是犯错误的小动物躲在沙发缝里,被主人揪着尾巴想扒住地板逃跑却无力反抗,踉跄着后退跌出来的姿势。


 

救命!


 

中岛敦在心中哀嚎着祈祷这一切都是梦境的同时,身后尾巴被揉捏的酥麻感觉通过身体里的异能传来,他想要微微使力挣脱出来,却被攥得更紧。

 

 

“真是有趣的异能事故呢,比芥川那个又丑又凶的好多了。”中原中也肆意揉着七十亿白虎的尾巴尖,力道不大不小,正好维持在对方不会感觉到疼痛又挣脱不掉的临界点。“原来这就是七十亿的触觉吗,果然比我家的虎皮垫要舒服太多了呢——”


 

无辜躺枪的芥川咳了声。


 

而中岛敦骤然间打了个冷颤,只能乖乖站住不再动弹,毕竟对方是个会把虎皮垫这种违禁品风轻云淡地说出来的黑手党干部,听说还拆了一栋整楼捅了怪龙的嘴,这么想想还是先束手就擒比较好……

 

“够了,没想到港口黑手党现在都那么闲了吗。”被冷落许久的太宰治终于出声,一把扯过下属被蹂躏许久的虎尾,还未感受到小矮子口中叫嚣的柔软触感,便被自己的异能抵消化成了光斑。他低头揉揉指腹不甚在意,偏过头拍拍僵直的中岛敦以示安慰。

 

“这么有趣的异能却只能屈就于侦探社,真是可惜,”中原中也挑起一边眉毛,然后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啊对了,毕竟混蛋太宰你是接触不到,也感受不到这种奇妙感觉的呢——”

 

 

太宰治无所谓地耸耸肩,与平时无二的风轻云淡。



没能达到预想效果,中原中也不虞地从牙缝中发出气音。

 


两人之间的气氛更加紧张,一触即发。




 

不,不好意思,我可以打断一下吗——”




 

 

一只新鲜出炉的虎爪横在了硝烟弥漫的昔日双黑二人中间,弱弱的声线顿时吸引了所有战火。

 

 

正在对峙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同时低头将目光转移到声源出处,而不远处已经目睹全程处于消化状态的芥川龙之介选择轻蔑地收回目光,同时也掩住深藏于眼底某种蠢蠢欲动的渴望。

 



 

“……太宰先生,在您与中原先生吵起来之前,可以再帮我一个忙吗?”



 

 

散发着浅蓝色微光的大老虎用虎爪扒住太宰治的驼色风衣下摆,可怜兮兮地用虎脸摆出人类哭泣的模样,显得滑稽又悲惨。



 

 

“再帮我解除一次异能事故吧……我不想这样上街,会被通缉的……”

 


 


05.

 

 

“唉,异能事故真是个好东西啊,这样可爱的敦君真是不多见了——下次等小矮人和芥川不在的时候再变一次给我看看吧~”

 

 

请您闭嘴,这是对我受伤心灵的最好慰藉,谢谢。”

 

 

 

 

END.

 

 

 

 

 

 

 

 

 

一个小甜饼>>>

 

 

异能事故之后的巡逻日。

 

“啊,太宰先生请等我一下。”中岛敦似乎在身边的商铺中捕捉到了什么,径直走进琳琅满目的商品货架里。太宰治便站在原处等待,翻出口袋里被国木田连番轰炸的手机,当做饭余笑话欣赏起来。

突然,右边脸颊似乎被什么轻柔的东西蹭过,只留下微痒的痕迹挠过心间。太宰治讶异地抬起头,一对黑白相间的圆耳朵落在少年雪白的发间,随着主人微微的晃动在阳光下浸出柔柔的光。

 

“跟真实的耳朵是不是还是有些不一样?”中岛敦苦恼地伸手调整了一下头上的兽耳发箍,太宰治才发现对方的手上也带了仿兽爪的保暖毛绒手套,“我找了很多店铺了,似乎就这个最像,希望太宰先生不要太嫌弃——”

 

感到对方凝视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中岛敦越来越感觉到一种真实cosplay的羞耻感,只能低下头手足无措地继续解释:“因,因为侦探社的大家都摸到了,就只有太宰先生没有摸到,所以……”

 


 

“谢谢。”


 

 

一只大手盖在没有生命力,却散发着融融暖意的兽耳上,连着银白发丝都一起揉乱。

 

 

太宰治倏地很想笑,想要笑出声,笑到胸腔振动地发疼,似乎这样才能告诫自己,别妄想这短暂的一瞬心动能够代替肮脏如泥沼般的世界。

 

但他又不舍得笑出声,唯恐过于沉重的气息惊破了来之不易又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小幸福,就像一个胆小鬼,伤痕累累的手指连棉花都不敢触碰,唯恐被未知的虚妄伤害。

 

白发少年低着头错过的,是那双鸢色双眸不经意间显露的,不同常日淡漠清冷的温柔,倒映于眼中那团毛茸茸的白色就这样冒冒失失,跌跌撞撞地触碰到了心底最柔软的一处。

 


 

“我很喜欢。”


 

 

中岛敦整愣了一瞬,然后轻轻松了口气,抬起头重整精神和脸皮,把仿真爪子伸到对方面前:“太宰先生快摸快摸!现在是春转夏带着手套真的是超热!”

 

 

 

“诶——敦君好没诚意啊——”

 

  

“太热了嘛!” 

 

 

“那敦君下次还要戴虎尾巴才行!”


 

“请不要得寸进尺!”

 

 

 

 

真END.

 

 

 

 写完都到一点了哈哈哈哈真的是爆肝写文了,文野圈的大家我又回来啦!非常感谢DA这部粉丝向的电影,虽然剧情比较乱,但作为福利向电影真是大!爆!炸!大家都很帅气!!!!他们都超好的呜呜呜呜呜呜!


听到主题曲的时候真的是热泪盈眶,这部动漫和里面的角色陪我度过了高中最痛苦的时期,我真的是从中汲取到了很多力量。四月小野犬冲鸭!希望能够被更多人知道和喜欢!!












评论(15)
热度(899)

© 木今幺白幺今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