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健之中的咸鱼写手。

枔樂

『WHO are YOU?!』【太敦|中敦|神经病向】

★放飞自我。

 

★欠了仿佛有几十亿年。      @_陆卿焕.    太→敦 中→敦 太敦隐性双箭头修罗场

 

★阅读后请关爱作者。

 

 

—— —— ——

001.

 

太宰治中原中也此时正面对面坐在一家不起眼的咖啡馆落地窗前。

 

桌上放着两杯苦咖,飘忽着热气,是在这安静的如同图画中唯一存在动图格式的事物。

 

没有硝烟,没有大战,连一点火星子都没有,甚至可以确保这两杯苦咖里没有下毒,桌子下也确实没有定时炸弹,安静平和的连柜台服务员都可以在这两个臭名昭著的黑手党和前黑手党前打个小盹。

 

有个人先动了。

 

一瞬间的虚假和平被打破,硝烟开始弥漫,大战开始酝酿,火星子即将打燃,服务员突然感觉一阵杀气将他凌迟了一遍又一遍,一个激灵端端正正地立在服务台后不敢轻举妄动。

 

中原中也小幅度地动了动手指,他还是不能习惯被皮革包裹皮肤的感觉,既闷热又束手,太阳底下简直是优质烤炉。他首先打破雕塑状态伸手去拿咖啡杯,丝毫不受对面来自太宰治的杀人瞪视的影响。

 

“嘁 ,你倒是有闲情雅致。”

 

“不然呢?反正都这样了,不如就好好地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哪方面?你那个破烂侦探社?还是一大堆烂桃花债?老子可不帮别人擦屁股。”

 

“这才刚刚开始诶,中也,你至少要好好尊重一下我的人设吧。因为智商问题而暴露,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也太愚蠢了点——把桌子放下,中也,你的银行卡现在可是在我这里哦?”

 

中原中也熟练地从肩上大衣的内置口袋夹出一张炫亮的金卡,配上一副人蓄无害的笑容,一双蓝眼刷出日元货币的符号,可谓是衣袋阔绰心情大好。太宰治突然感到一种来自于贫穷的无力,虽然说他是真的想一拳捣过去把那人的脸揍到开花——虽然那是他的脸。

 

 

——

 

 


今天的横滨依然和平。

 


虽然稍有不慎就会毁灭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002.

 

“扣扣——”两人座位旁的玻璃被人敲了敲,两人同时回头,当然同时保持着太宰治的一贯凶狠,以及中原中也的一贯灿烂。

 

但保持的姿势不到一秒,两人如同相斥磁铁同时弹回自己的座位,太宰治迅速整理了因为刚才大幅度的动作而出现褶皱的米色风衣,翘起优雅的二郎腿,端起面前的咖啡倾斜三十度,眼眸下垂让灯光恰好投影出额发的阴影,显得有那么一丢丢的冷清寂寞。中原中也则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因为没带打火机就只好这么咬在嘴角心中暗骂对方道具不到位,一只手则随性地横搭在沙发背上,上身前倾,蓝眼微挑,肌肉匀称的长腿不经意地交叠,显出有那么一丢丢的野性锐利。

 

戴着手套的手快速在桌上的点餐单上写下“No mistake”,缠着绷带的手立刻抽走纸单迅速毁尸灭迹。

 

窗外的中岛敦惊讶地看着迅速平和的两人,拍拍胸口欣慰道:“看来相处的很顺利呢,至少这家店还能存在至今。”

 

他走入店内,驾轻就熟地坐在太宰治身旁,身后的太宰治眼睛亮了亮却差点呛到喉咙,惹来对面咬着香烟的嗤笑。

 

“好巧啊,没想到中也先生也会在这里。是要和太宰先生谈什么事情吗?”

 

沉静了半晌,中岛敦朝依旧咬着香烟装酷的中原中也投去疑惑的眼神:“中也先生?”

 

“啊?有什么事吗,敦….”中原中也差点咬到舌头,“……小鬼?”

 

“呃……没什么,就是太宰先生今天所要执行任务所以就约了这个咖啡馆看资料,看到中也先生在这里有些惊讶而已。”

 

随着中岛敦乖乖透露来意,身后的太宰治表情却越来越见鬼,忙朝对面的中原中也做口型。

 

什么鬼的任务?!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哎呀呀这个嘛……

 

“话说到底是什么任务?太宰先生,请不要害我一起和你翘班哦。”

 

“一看肯定就是混蛋蛞蝓想去自杀了找你帮忙啊小鬼。”中原中也立刻胡编了个理由应付过去。

 

“虽然不想承认,但青花鱼少有的聪明嘛。”太宰治想也不想连声应下。



“… …。”

 

“… …。”

 

 

太宰治中原中也突然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绝望。

 

 

来自于习惯——连太宰治也不可战胜之存在。

 

 

…..啊咧?敦眨眨眼睛,感觉刚刚出现了幻听。

 

 

 

 

003.

 

虽然不知道灵魂交换的成因,两人就只好顶替着对方的身份暂时生活了。

 

中原中也适应了几天,终于找回几年前即使装备一身黑也能在烤炉中行动自如的抗热神技。但有些问题仍待解决——比如说身高,比如说原主人的污浊异能。

 

不过幸好最近都只是日常任务,指挥手下基本上能够完成。但他依旧执念于原主的异能,蛞蝓没脑子当然不知道这样的重力异能简直是撩妹神器。中原中也操控着眼前的硬币努力将它升到眼前的高度,却在不到他身高一般的高度就夭折,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远处收拾残局的中岛敦见状小步跑来贴心地捡起来递给中原中也,附赠一个微笑。

 

中原中也顿时心神气爽,虽然听不到敦君天天让我回去工作的催促,但是这样又乖又听话的敦君就存在于刚入侦探社涉世未深的时候了啊!

 

但又转念一想,敦君在那混蛋蛞蝓面前都是这样态度? 有点气。不行,看来恢复过后是要和敦君来一次促膝长谈了。

 

趁着偷懒时间,中原中也又以自身做实验,试了几次异能确定掌握了一点点诀窍后决定实践一次。

 

“敦…..小鬼,过来。”

 

“嗯?”中岛敦乖乖凑过去,却又被勒令停在了一个距离之外。

 

中原中也酝酿了一会,嘴角浮起一丝志在必得的微笑,缓缓抬起手,早已脑补到白发少年的惊呼和两人之间的距离消失时对方羞窘的脸——

 



【异能:污浊了的悲伤之中】发动!

 



——然后中岛敦看着中原中也犹如离弦之箭刷的一下从他的头顶飞过。

 

 

 

白发少年吓得虎耳支棱,在一众港口黑手党的注目礼下幻化成虎,焦急地追逐异能失控的干部大人。

 

 

 

 

啊,今天天气真好啊。

 

……

 

 

 

 

“中也先生,我觉得你需要这个。”好不容易用虎爪把人从树上拍弄下来的中岛敦气喘吁吁从港口黑手党下属手中接过一把风筝线, 默默给人系在腰上了。

 

 

 

 

飞了足足有几十里地最后挂在树上才停下来的中原中也单手扶额,他至今不知道剧本到底错在了哪里。

 

 

 

 

004.

 

没过多久,中原中也就被左手和右腿全部骨折的太宰治上门寻仇,后者由于不满后勤任务同时异能失常以至于熄火也没能失格别人的异能,就只好一捋袖子干起老本行,却忘记当前的身体是个战五渣,身体素质跟不上体术大师什么的也就只能在床上躺个几天了。

 

依靠身形优势逃过对方猛烈袭击的中原中也后知后觉,反正到时也会换回来,何不在特殊时候进行特殊方案呢?

 

于是一有机会,中原中也便十分不要脸地抓着中岛敦滔滔不绝的说起太宰治的好话。

 

“小鬼,我知道你对蛞……青花鱼有一些误解,虽然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他由内而外散发的魅力,任何人都无法挑战他缜密的思维,连我都自惭形秽恨不得以头抢地,甚至他会进行像自杀这般伟大而我等凡人不能理解的艺术活动,但你一定要相信他会是你生命中犹如迷雾灯塔一般的存在。”

 

中岛敦:“???”

 

时间一长,太宰治也发现了中原中也的险恶用心,于是借职务之便也开始给中岛敦洗脑。

 

“敦君,即使我与青…..蛞蝓过去争斗频繁,但我在内心是佩服他的,在枪林弹雨之中血战的潇洒身姿,面对骚乱时的从容不迫,绝佳的领导能力,港口黑手党四大干部之一的地位无可撼动。身形外貌毫无糟粕,浓缩就是精华,完全不像我除了白长的身高和到处招摇撞骗的脸皮外什么都没有!”

 

中岛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非常赞同最后一句话。

 

 

中岛敦在两人轮流轰炸之下也有些头晕目眩,这段时间他不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异常,只是没有去细想。但突如其来的犹如自虐般的自黑让他不得不开始梳理头绪。

 

嗯,最近一段时间太宰先生常常翘班——虽然平时也是如此,专门跑去和中也先生在咖啡般定期见面商谈重大事项。

 

嗯,最近中也先生在他提到太宰先生时没有火冒三丈,而是拍拍他的肩膀欣慰地说:“他是个很好的人。”

 

嗯,最近太宰先生常常接到中也先生的短信或是电话之类的,似乎和黑手党的工作事项相关所以都会偷偷跑到一个角落里接。

 

嗯,最近中也先生会在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扯着他询问太宰先生最近的情况。

 

 

 

嗯….一切正常,一切正常…..

 

 

中岛敦突然回想起最近直美看的恋爱科普书,其中有一条是:【如果两人开始频繁关注对方的生活起居,那么就为他们送上小小的恋爱祝福吧~❤】

 

 


......正常个鬼啊!!!!还有那个波浪线和爱心配上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就完全OOC了啊!中岛敦抱头开始做深蹲冷静以转移自己深似海的脑洞。

 


 

不过细细想来……似乎是全中呢。

 

 


中岛敦愣愣地看着散在地板上的光线,本该是应该为他们高兴的事情,却不知胸口为何有些闷闷的痛。

 

 

有些难受。

 

 

 

 

005.

 

又是那一家幸存的咖啡馆。

 

太宰治中原中也之间的低气压已经开始成形,三个星期过去,两个人依旧没有换过来。这样下去有些不妙,难道就要顶着天天早上从镜子里看到都要把宵夜吐出来的脸度过余生了吗?!而且再加上两人之前在中岛敦面前的卖蠢行径——

 

“……无论如何,一定要换过来。”

 

“……嗯。”

 

 

出乎意料地高度统一。

 

 

“扣扣扣——”正当两人开始想恢复办法时,一阵熟悉的敲玻璃声再度传来。中岛敦隔着玻璃朝略显意外的两人挥挥手,转身准备进入咖啡店。

 

 

“又是死青花鱼你约的?”

 

“不,这回真的没有。”中原中也耸耸肩:“不过敦君也有可能来找我。”

 

“嘁,之前的自黑都忘了?找你那就不一定了。”

 

“彼此彼此嘛。”

 

互怼期间,中岛敦已经来到桌前,一脸严肃地看着两人相互用眼神厮杀,并进行了一定的艺术加工。他深吸一口气,眼眶有些红红地,说道。

 

 

“那个,我已经知道了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的事情了,请放心,我是不会歧视你们的。”

 

中原中也太宰治:“?”

 

“我,我查了一下,虽然这一条路非常难走,但我一定会支持你们的!”

 

中原中也、太宰治:“??”

 

“毕竟中也先生和太宰先生都是很好的人呢!”

 

中原中也、太宰治:“?!!!”突然全部好人卡红牌罚出?!

 

 

“等等,敦君,你刚刚,是什么意思?”中原中也震惊地连称呼都忘记伪装了,他有一种感觉,一种即将跌入某种无尽深渊的感觉,并且一去不复返。

 

 

中岛敦吸吸鼻子,忍住想哭的冲动,弱弱回答。

 

 


 

“……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不是在交往吗?”

 


 

 

… … 

 

 

 


 

今天的横滨依然和平。

 

 


虽然稍有不慎就会毁灭的可能性还是有的,比如说今天早晨不知为何原因突然拆迁的咖啡店。

 

 

 


END.

 

 

 


今天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有追到敦君吗?

 

 

没有,滚。






开始全面清除点文梗。你们好,我是正在放暑假的枔楽。


评论(23)
热度(174)

© 枔樂 | Powered by LOFTER